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血海相见2

离雪曲 猫线线 2203 2016-01-26 23:24:47

  “是你,是你在呼唤我吗?”

耳畔忽然传来陌生的声音,如泉水般沁人心脾,即使在炎热的夏日,也能让人倍感清凉。他的声音顺着耳畔流进柳幻雪的心田,因恐惧和愤怒而狂跳不已的心也倏的平静了下来。

“是谁,谁在说话?”

“只有你知道我的存在,只有你能看到我,你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看着自言自语的柳幻雪,为首的人心想:难道受的刺激太大,疯了吗?还是快些让她解脱吧。

一道强光闪过,带着仿佛要撕裂了天空般的气势,直直的向柳幻雪这个方向冲来,直接打落了为首黑衣人手中的刀,震得他连退了好几步,其他黑衣人见此,也纷纷拔刀向前,却都被光挡了回去,严重得甚至当场吐血身亡。

强光围绕间,一把剑若隐若现,让人觉得怪异不已。周围渐渐变得朦胧起来,好似另一个世界般,隔绝了一切。

那个声音依旧不停地浮现在柳幻雪的耳畔,声音清澈如泉水,却又带着丝落寞与期待。

柳幻雪说不清,究竟是怎样的声音,但却让她直觉地选择相信。

其实她并不清楚说话之人在哪,但耳畔却有个声音在耳畔不断回响:回头看,回头看。

柳幻雪缓缓转过头,却在那一瞬间迷失了心智。一片幻雾中,一个人就这么缓缓飘落在她的眼前。

淡淡的银色光晕笼罩周身,长及腰身的乌发束着白色丝带,月牙色的袍子襟摆上绣着朵朵寒梅,更显其风华绝代。他是那样的清雅,那么的高贵,那么的圣洁,让人觉得对他任何不轨的念头都是一种亵渎。柳幻雪不由得被吸引了目光,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直直地盯着他。

月牙色的身影犹如幻梦,一步步向她走来。柳幻雪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痴痴地望着他。她从未见过如此俊秀的人,也从未见过如此清雅高贵之人,此刻的她才明白了什么叫做惊为天人!

那个月牙色的身影一直从眼里走进了她的心中,那么的突然。有什么在心中无法抑制的疯长,占据了她整个心房。

玉笙寒带着百年的期盼一步步向柳幻雪靠近,每一步,都那么的高贵脱俗。

“竟然是一个小女娃娃。”

他的声音温柔似水,融化了所有。点点滴滴流进她的心房。近看时,她才发现,他的眼里,有着难以言喻的忧伤,那么的让人心痛,心痛到她想付出一切为他拂去眼里的忧愁。

初看时,她以为他不染纤尘,无悲无喜,但那双写满愁绪的双眼,却给他添了丝人气。

高贵却不难接近,疏离却不冷漠。

她从没见过如此清新脱俗,高贵圣洁,不染纤尘之人,也从未见过如此满身愁绪之人。

“也罢。”他缓缓笑开,幅度虽小,却也是真实的。蹲下身,他轻柔地拂去她眼角的泪痕。“我叫玉笙寒,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父母,定会护你周全。”

他眼里的温柔仿佛一个漩涡般,让柳幻雪措手不及的沉溺下去,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仅仅是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句话,便让柳幻雪耳根发烫,心如擂鼓。

从此以后,柳幻雪再也不是柳幻雪了。

“你是谁?”

玉笙寒站起身,优雅地伸出他的右手,示意柳幻雪把手放于他的手上。

那是双怎样的手啊!骨节分明,纤细修长,仿佛是最美的事物般不容人亵渎。

柳幻雪忐忑地将手轻搭了上去,顿时一股凉意顺着手传来,他的手掌很宽,她小小的手搭在上面,小的好似可以忽略般。

一幕幕奇异的景象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她害怕地想要逃离,手,却被他紧紧握住,莫名地感到心安。

一片朦胧间,她看到了他,可是却又无法让她确定那就是他。他手执把剑,傲然立于无数尸体之间,即使剑端的血不断落下,即使周围尸体遍布,他的眼依旧空洞而又无神,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没有她刚开始看到的高贵清雅,也没有那一刹那的温柔,有的,只是冷漠。

柳幻雪不禁倒吸了口凉气,如此淡雅的他,竟也有这般无情的一面,正兀自发呆时,她的耳畔又响起了他的声音。

“你愿意承担所有的杀戮,愿意手染鲜血,愿意背负罪孽,愿意此生与我相连吗?”

景象渐渐消失,再看时,只有他,直直地注视着她。

杀戮,柳幻雪是极其厌恶的,可看着他灿若星辰的眸子,她却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许是他的手虽然冰凉却温暖了她的心,又抑是他之前的承诺过于美好而蛊惑了她的心神,或是他脸上的忧愁过于令人心忧到让她想付出一切为他拂去,柳幻雪终究只是点了点头。

在她未回过神来时,玉笙寒忽然俯身在柳幻雪唇上留下轻轻一吻,如蜻蜓点水般,稍瞬即逝,但却扰乱了柳幻雪的心。

“那么,契约成立。”

刚欲质问,柳幻雪便感到一阵眩晕,随即便重重向地上倒去,幸而被玉笙寒一把拉入怀中,才避免了摔落在地的惨象。

“好好休息吧。”

笼罩在柳幻雪周围的光晕渐渐消散,在外的 黑衣杀手们也面面相觑,不敢轻举妄动。

“安静离开,我便放你们一条生路。”

她的声音冰冷刺骨,如从地狱中爬出来般,带着丝丝冰凉,竟让他们也不自觉地抖了抖。

“小娃娃好大的口气。”

虽然内心是恐惧的,但为首的黑衣人却依旧强装镇定,用笑声来掩饰着内心的恐慌。

明明依旧是刚刚那个女孩,可他却感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他不由得心生怯意。他也是经过生死考验的人,但此刻的他却不由自主的想要臣服。那是实力与实力间的绝对差距!那是在经过无数杀戮洗礼,视人命如草芥的人身上才会有的威慑力。

不会的,不会的,她只是个小孩子。他一遍遍地在心中劝慰着自己,可一感受到她身上的气势,他无法说服自己。

叹息一声,人类都是愚昧的,永远不知珍惜眼前的机会。

“那么,休怪我无情。”

语毕,玉笙寒的手上便出现了把剑,那剑碧如秋水,剑身满布菱形的暗纹,剑上还泛着丝丝寒意,给人寒如冰雪又吹毛可断之感。轻抬起剑,只是随意一指,霎时间,气势逼人,让人心生寒意。

谁都没有注意到,在暗处的屋檐上,一个人影长舒了口气。“看来还没到我出现的时候。”

说完,便消失不见,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