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青楼际遇1

离雪曲 猫线线 2539 2016-01-26 23:24:47

  多日的日夜兼程后,他们来到了丰都。丰都,城如其名,除帝都外,是国家最富庶的地方之一。丰都除了商人多外,妓院也多,其中的佼佼者,当属于碧涴居。碧涴居驰名全国,自然引得不少人前来,再加上南来北往的商旅,丰都也成了各色人等混杂之处。

临近夜晚,各家店铺都已关门,家家忙碌了一天,准备好好休息,而此刻的碧涴居,却正值一天中生意最好之时。轻歌曼舞,言笑晏晏,勾勒出一幅靡丽之图。碧涴居

的正中央舞台上,一女子身着轻纱,勾勒出她绝美的身姿,巧笑倩兮,每一个眼神都勾人心魄。她轻扭腰肢,每一个动作都吸引着台下观众为之沉醉,为之呐喊疯狂。

“怎的,臭书生也爱看舞?”柳幻雪一手撑着下巴,虚抬只眼看着傅玉玄。“还是说,是看上了跳舞的红羽姑娘?”

“舞姿甚美,奈何举手投足间魅惑他人之意过于明显,倒也失去了观赏的兴致。”傅玉玄没有理会柳幻雪言语中的调侃之意,淡淡地说。

“我倒是没想到,臭书生竟然也会来烟花之地,这不是你们读书人所瞧不上的吗?”

毕竟这么多天的相处,柳幻雪对傅玉玄还是有些了解的。虽然他有些无赖,有些胆小,但也绝对不是那些冠冕堂皇之士,他的骨子里,还是有些读书人所有的傲气的。

“你怎可这么说?我以为你是一介侠女,自然会有所不同,但没想到,也是被世俗所缚。”傅玉玄斜看了眼柳幻雪,眼里满是意外。“这里的人,都有着各自的苦楚。若不是被逼无奈,又怎会如此?这也是她们谋生的手段,傅某理当尊重。”

他,言之凿凿,满面真诚,言语间,不急不缓,仿若在陈述着一个事实。

柳幻雪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她,现在虽为江湖中人,毫无踪迹,四处漂泊,但她从小却也是富家之女,虽然家族破灭,但自幼接受的教育却刻在了她的骨髓。她一直认为她同情弱者,却不曾想,她的心中,竟也是有些轻视青楼女子的。

“他,倒是有些不同。”

一直静坐着的玉笙寒缓缓开口,也拉回了柳幻雪游离的思绪,柳幻雪面色郝红地抬头,却看到他眼中对着傅玉玄的一抹极淡的赞赏,虽然细微,却也是存在的。

柳幻雪愣愣的看着玉笙寒,不发一言,心底,却五味杂陈。

他有多久,未曾用这样的目光,看过她?

柳幻雪极久地沉默让傅玉玄有些不适应,照理说,柳幻雪此刻应该张牙舞爪地驳回他的话,这般的安静,反而让傅玉玄有些忐忑。他觑了眼柳幻雪,说:“怎么了嘛?”

“无事。”

“雪儿,你又在闹什么脾气?”玉笙寒也察觉到柳幻雪的反常,皱了皱眉,问。

虽是关心责备的话语,却被他说的没有一丝感情的起伏,亦或是一丝恼意。

他对她,一直都是如此,适时的关心与体贴,可她却知道,他的关心,一直未曾入他的心底,他只是在执行着一个任务般,用平缓的语气,疏离的态度来履行着初见时的承诺。

柳幻雪紧抿着嘴角,不发一言,眼里,满是一片倔强与苦楚。只是,玉笙寒看不到,傅玉玄亦看不到,徒有她一人,独自舔舐着伤口,掩盖着心中的痛楚。

玉笙寒没有得到柳幻雪的回答,叹息了一声,没有再追问下去。傅玉玄看着身侧紧盯着舞台的柳幻雪,亦没有再说什么。

一时间,气氛竟有些尴尬。一舞终了,各处掌声阵阵,唯独这,寂静无比,如此一对比,显得尤为突兀。

掌声响了好久才停下,老鸨满脸笑意的走上舞台,微微一笑,媚态自成,足以见她年轻时是何等妩媚,想必也曾名动一时。“今儿来的客人可真是有福了,今日乃碧池姑娘的最后一场表演,各位可得好好珍惜。“说罢,便行了一礼,施施然地退了下去。

一瞬间,台下人思绪各异,有惊叹,有惋惜,其中夹杂着议论声传入了柳幻雪的耳中。

“她说的碧池姑娘,可是一月前以一首乐曲技惊四座,声名鹊起的那个碧池姑娘?”

“碧涴居可还有第二个碧池姑娘?”

“人都道碧池姑娘琴技高超,倾国倾城,只一眼,便让那些富家公子为她争得头破血流,更是让权倾朝野的大将军包下了她,禁止他人染指。没曾想,我也能有此荣幸,见碧池姑娘一面。”

“人都知碧池姑娘是王妈妈悉心栽培的人,这么快就妥协让给了大将军,看来大将军也是下了血本了。”

正议论间,舞台上的帘子缓缓拉起,众人不由屏息期待。舞台正中央,一女子身着白纱,气质清冷,丝毫没有这烟花之地的俗气。高冷地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她削肩细腰,身材长挑,身材曼妙纤细,有种清新而淡雅的自然之美。她芊芊玉手轻抚琴弦,美妙琴音随之倾泻而出,那琴音,悠悠扬扬,琴声如诉,溢满了她的一片心思。众人呆坐在那,叹服于那天籁之音。连柳幻雪和傅玉玄都收敛了心神,沉醉于琴音。唯独玉笙寒目光紧锁在台中的女子身上,幽深的黑眸里满是诧异。只是柳幻雪专心与琴音没有看到,其他人,则无法看到。

柳幻雪本就是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琴棋书画自是精通,虽然因为习武懈怠了不少,但琴,却是她学的最好的。她懂碧池的琴音,更懂那琴音中所包含的浓浓的哀愁与寂寞,那是一人面对命运的不甘与无奈,也是独自一人的孤独与寂寞。碧池的琴音触碰到了柳幻雪心中最柔软的一面听着听着,柳幻雪竟落下了泪来,一滴一滴,如断了线般,不停地落下。

“小雪,你怎么了?”一曲终了,傅玉玄才看到身旁满脸泪痕的柳幻雪,急急地走到她的身边,关切地问。

“无事。”柳幻雪摇了摇头,说:“只是过于哀怨,感同身受罢了。”说着便抬手想要拭去眼角的泪痕,却有只手先她一步,轻抚于她的脸颊。柳幻雪呆愣愣地看着俯身的傅玉玄,手就这么僵硬地悬在半空中。

他和她靠得很近,所以她能清晰地看待他墨黑色的眸子里她呆愣愣的样子。柳幻雪微微有些晃神,忆起她和玉笙寒初遇时,他也是如此轻柔的拂去她眼角的泪。

只是,他们还是不同的,傅玉玄的眼里满是关切,那墨黑的眼里好似只有她。他的手带着丝暖意,让他觉得温柔而舒服。而玉笙寒的眼里的暖意并未到达眼底,暗沉的眸子深不见底,竟没有一物,能在他的眼里留下痕迹。他摸着她眼角的指,冰冷入骨。

从何时起,蛊惑她多年的画面已不再像当初那般美好,那些她无意刻意忽视的细节,却在她一次次的回忆中愈加清晰,让她清醒的无处可逃。

似是察觉到他们此刻的姿势过于暧昧,傅玉玄脸一红,急忙收回了手回到他的座位上。犹豫了良久,才嗫嚅着说:“刚才一时情急,你,你不要多想。”

看着傅玉玄一脸窘迫的样子,柳幻雪刚才烦闷的心情顿时一扫而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明明吃亏的人是她,他为何一脸郝色?看着傅玉玄愈加铁青的脸,柳幻雪收敛了笑容,故作正经地说:“我去打探下地形,你在此等我。”说完,拿起桌上的“水兮”便提步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