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离雪曲

离雪曲

猫线线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1-26上架
  • 112711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血海相见1

离雪曲 猫线线 2036 2016-01-26 23:24:47

  夜,浓的像化不开的墨,空气似也凝固了般,气氛沉重的让人压抑。一片寂静中,只有一片火光显得尤其突兀。那儿是京城首富柳海的家,昔日的繁华早已消失不见,现在那,只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间炼狱。呐喊声,求救声,哭泣声不绝于耳。而四周,却没有一户人家出门查看。

“救救我,救救我。。。。。”

“不要,不要杀我。”

一个隐蔽的角落处,柳幻雪无神的躲在母亲苏氏的怀里,苏氏的脸上带着惊慌与恐惧的神色,紧紧地捏紧了柳幻雪的肩,让柳幻雪怀疑她的肩是否已被捏碎。

透过柜子的缝隙,柳幻雪看到外面血流成河的惨象。家丁们,婢女们都被吓得四处逃窜,一旦被逮到,立即被毫不留情地砍杀。在她的眼里,那些蒙面的杀手就如鬼般可怕,那么的狰狞。

月光洒落大地,缓缓照向一具具横在血泊中的尸体。明晃晃的刀尖上的血一滴滴落到地面上,让人仿佛觉得身处血海之中。

柳幻雪从小养在深闺,从未见过此番情景,胃里忍不住一阵翻呕,却被母亲紧紧捂住了嘴巴。

“不要发出声音。”

强镇定心神,她强迫自己忍住呕吐的冲动,定定地望着外面的一切,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寒意。爹爹,爹爹,正被一群蒙面黑衣人围到了中间。

“柳海,你落得今天的下场,也是你自取灭亡。”正中间的杀手首领看了眼爹爹,说:“怨只怨你插手官场之事,挡了别人的路。”

“即使宁王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我也绝不会屈服。我柳海虽为一介商人,但也愿意为国而死,为天下而死,为百姓而死。我,绝不后悔!”一字一字,掷地有声,震撼人心。爹爹他就是如此,心系他人,乐善好施,有一颗爱国之心。

“哈哈哈。”蒙面首领大笑一声,说:“我倒是极欣赏你的,但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由不得我。”

柳海微微一笑,脸上带着看透一切的淡然。此生,他已活得没有遗憾,只是担心躲在柜子里的妻女,希望她们能躲过一劫。思及此,他不着痕迹地朝妻女的方向悄悄瞥了一眼,此刻他才发现,他陪伴她们的时间竟然如此之短!

“我此生只愧对你们。”闭上眼,柳海在心里默默地说。

刀起刀落,一瞬间,柳海便已人头落地,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爹爹,爹爹竟然死了!那个温柔善良,疼爱我,世上最好的爹爹,竟然就这么死了!

柳幻雪震惊的瞪着双眼,泪水不断喷涌而出,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发疯般敲打着柜子,却被母亲死死按住。

为什么,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雪儿,我们一定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为你爹报仇,才能不让这么多人枉死。”

抬头望向母亲,透过柜子缝隙处的光线,柳幻雪看到母亲噙满泪水的双眼,以及满脸悲痛的神情。可在那哀痛之中,却有着一种无可撼动的坚定!

爹爹的去世,最哀痛的莫过于母亲,可她却能强忍痛楚,如此冷静!

怔忡间,听到“吱”的一声还未来得及反应,柳幻雪便被母亲死死地抱住,仿佛再紧一点都能窒息般。透过缝隙,柳幻雪看到好几个黑衣人将她们团团围住,从母亲颤抖的双肩中,她能感受到母亲内心的恐惧

“把她们带过来。”

一个杀手的手刚刚碰到母亲,便被她狠狠打落。

“我自己走。”

苏氏挺直了胸膛,拉着柳幻雪一步步向杀手首领走去。

拉紧母亲的手,柳幻雪的眼里满是怨恨。她怨他们的无情,她恨他们的杀戮。每走近一步,她心中的愤怒就无法抑制的加深,好似要把她的心生生撕碎。

面对着周围的一群黑衣人,柳幻雪感觉她们就如待宰的牛羊般那么无力,无法挣脱。

“倒也是个有骨气的女人。”为首的黑衣人赞赏般的点了点头。

苏氏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

“临死之前可有什么想说的?”

“事已至此,说再多又有何用?”

痛苦地闭上眼,她和雪儿终究还是无法逃脱这场灾难,她最终还是没有为柳家留下一个后人,她无法为夫君,为那么多死去的冤魂报仇。

夫君,对不起!

“既然如此,那就安心上路吧。”

沉思片刻,为首的黑衣人缓缓把手指向了柳幻雪:“就从她开始吧。”

黏稠的液体不断地滴落到柳幻雪的脸上,身上,虽然被母亲推倒时浑身都似散了架般,但她却丝毫顾及不上。望着紧紧把她搂在怀里的母亲,她无法接受发生的一切。母亲她,在关键时刻推倒了她,替她承受了一刀。

“好一个刚烈的女子。”为首的黑衣人不禁感叹。“但这不过是早死晚死的差别。”

“母亲,母亲。”

柳幻雪失控的喊叫着,不敢相信面前发生的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爹爹做错了什么?母亲又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他们一定要死?

母亲看着柳幻雪,缓缓笑开,断断续续的说:“雪儿,为娘先你一步离开了。”

不要,不要,不要。。。。。。

柳幻雪发狂般地一遍遍呐喊,她多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醒来后,爹爹依旧取笑他的调皮,母亲依旧会温柔地凝望着她。

可现实,却是这么的残酷。

“母亲,不要,我不要你死。”

泪水止不住地流下,似是在宣泄着一切不满与恐惧,泪水可以洗去铅华,却洗不去她身上的血以及她心中的伤痕。

“傻孩子。”苏氏抬起一只手,似是想要再次抚摸到柳幻雪,可最终,还是无力落下。

“不。。。。。。”

接连的打击让柳幻雪措手不及,她只是无助地抱着母亲的尸体痛哭流涕。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抬头,她怒瞪着那群黑衣人,眼里,闪烁着能灼烧一切的怒火。

她好恨,她好恨,她真的好恨!

如果可以,她愿意付出一切,只求能手刃他们,为双亲报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