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愿意冒这个险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316 2017-05-19 18:37:14

     “田氏毕竟是大企业,不管有什么问题,咱们突然这样说要拒绝谈判,一定会堵了未来咱们和田氏合作的路,所以无论如何,今天晚上还是要去。”孟熙秋坐在桌前,思前想后的许久,发现她们并没有其他的退路可选,唯一的不同就是,她们能够在心里上有所防备。

  “也只好这样了,可是到底能是什么问题啊?”Susie仔细的将邱念的邮件读了几遍,还是没能读出任何隐含的意思,难道说邱念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只是简单的猜测?

  “不管什么问题,既然邱念提醒了咱们,咱们都要提前做准备。晚上咱们两个去谈判,你让公司留几个人先别下班,万一有什么情况,我盯在那里,你回来叫人。”孟熙秋又仔细想了想,“还有就是,晚上还是不要把最新的方案拿去了,先拿备用的那一套,以防万一。”孟熙秋想到了危险的暴力状况,想到了对作品的保护,却还是不够了解这个社会的肮脏,并没有想到真正危险的情况。

  “行,那我现在就先去公司。”Susie边说边收拾桌上的电脑,准备立刻去公司准备。

  “你先去吧,我给邱念回个邮件,让他放心。”孟熙秋没有发现,自己这种时候,还能想到要给邱念回复个邮件让他放心这种事,是有多么的反常。

  Susie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孟熙秋一眼,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直接离开了孟熙秋的卧室。这些年来,她一直以一副女强人的姿态面对着生活,如今能够有这么个人,让她哪怕温柔那么一下下,Susie不忍心去戳破。

  飞机有些晚点,顾淇枫下飞机就立刻查收了邮件,看到Pearl最终还是选择了去谈判,并表示会注意的,心里不免还是一阵焦急。可是,他此刻已经再没有办法联系到Pearl,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以北京的交通状况估计,Pearl她们应该已经出发去谈判的路上了。而且,顾淇枫并不希望她们知道这个邱念,就是自己。

  思前想后,顾淇枫实在放心不下,还是托刘芸千万要打听到晚上的谈判地点。他不敢在机场傻等,于是一边等待着刘芸的回复,一边坐上出租车离开机场,漫无目的的向市里过来。

  顾淇枫在车上焦急的转着手机,手机都被他手上的汗,渐渐的浸湿到有些滑了,终于车开到东三环的时候,刘芸的短信发了过来,是晚上谈判的酒店,竟然在西南三环的一个酒店,时间是晚上7点。顾淇枫看看表,已经六点多了,顾淇枫急忙将地址告诉给司机,并催促着司机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顾淇枫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抱怨过北京这样一个大城市,交通瘫痪到如此地步。从东三环开到西南三环,出租车整整开了一个半小时,一路上车走走停停,就像顾淇枫的心情一样,也跌跌撞撞的焦急了一路。

  车子刚在酒店门口挺稳,顾淇枫扔下三百块钱,便直接冲进了酒店,Pearl,Susie,你们两个一定不要有事,谁都不要有事!

  顾淇枫找到大堂经理,借口说自己是秋水的员工,来晚了,想要询问今晚田氏和秋水订的包房是哪一间。大堂经理询问了他好几遍,才告诉了他包房号是508,顾淇枫一边感谢一边焦急的朝电梯奔去。

  顾淇枫焦急的看着电梯里的数字,总算停在了五楼,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顾淇枫直接冲出了门,而迎面进来三个人,两个男人架着一个走路踉跄,意识模糊的女孩,女孩低垂着头,顾淇枫看不清她的样子,但身形却让他感觉无比熟悉。由于担心Pearl和Susie的状况,顾淇枫没有多想,径直离开了电梯,朝508房间找去。只是与那三个人擦肩而过时,他听到女孩口中微微咕哝着什么,顾淇枫没有听清,只听到了一个“可”字,却也并没有多想。

  直到顾淇枫来到508的包房门口,看到已经人去楼空的景象,才突然意识到,或许刚刚那三个人便是他要找的人,而那个女孩,看身形并不像Susie,那么她就是Pearl?如果真的是Pearl,她怎么会那样意识模糊?又被刚刚两个男人架到了什么地方?顾淇枫根本不敢继续想下去。

  这个Pearl会是他熟悉的人么?为什么身影会那样的熟悉?一个其实在顾淇枫的潜意识里埋藏许久的猜测呼之欲出,顾淇枫不敢去确认它。

  顾淇枫疯了一样的直接从安全通道一口气又跑回了一楼大厅,他要确定刚才那三个人有没有离开酒店,如果没有,那么还可以通过监控查到他们的去向,可如果离开了,偌大的一个北京,顾淇枫焦急的甚至都要哭出来了。

  孟熙秋果然是出事了,可出事的只有她一个人,Susie逃过了一劫。

  有了邱念邮件的提醒,孟熙秋和Susie今晚过来,本就带着万分的警惕,可是场面上又不可以不顾面子,所以在她们进了包房落座之后,田子木敬的酒,孟熙秋并没有合适的理由去拒绝。可是孟熙秋还是留了个心眼,说Susie最近病了在吃药,不能喝酒,才让Susie得以避免了喝酒。

  寒暄过后,田子木却一直都并不急于谈合作的事情,只是天南地北的海聊,顺便一杯接一杯的灌孟熙秋喝酒,孟熙秋知道对方是在刻意的灌自己,可是她知道自己的酒量,而且因为有所提防,她本身也是吃过了醒酒药来的,所以并没有太过分的去拒绝,毕竟田子木是田氏集团的大公子,纵使对方故意使坏,可这个梁子如果结下了,恐怕日后真的很难再合作。

  孟熙秋一直掂量着自己的酒量,也斟酌着田子木一直在说的每一句话,却并没有发现什么更多的异常,直到一刻钟之后,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小腹微微腾起的温热,这才发觉,原来问题的关键不在喝多少酒,而是她被下药了。

  “田先生,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孟熙秋强忍着越来越明显的难以控制的酥麻感和眩晕,尽量面色平静的站起来,礼貌的朝田子木笑了笑。

  “好的,您随意。”田子木狎昵的表情被装出来的彬彬有礼,掩饰的很好。

  孟熙秋尽量慢慢的站起身,一步一步端庄的走出门口,然而刚刚转出门口,便一把扶住墙,大口的喘气,尽力的压制住下腹不断涌上来的温热和难耐的麻痒,如果没有猜错,应该不是简单的迷药,而是,春药。

  扶着墙,总算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卫生间,孟熙秋扶在洗手台上,颤抖着双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刚刚解锁,就看到跳出来了一条短信,是夏可的“小秋,我录节目回来了,听说你今晚要谈项目,什么时候结束,我去接你。”

  孟熙秋强撑着回复了短短几个字,“一会儿让Susie联系你,你来接我。”

  孟熙秋有些庆幸的笑了一下,夏可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孟熙秋预感到了今晚将会遭遇什么,她会努力强撑到Susie找人来救自己,可就算自己强撑着不被凌辱,她也知道等Susie再赶到的时候,自己的样子一定也很是不堪。孟熙秋不想让自己不堪的样子被公司的人看到,更不想让林羽陌知道,他终于和章雅静在一起了,不能再为了自己而分心。能和Susie一起来救自己的,也只剩夏可了。

  有一阵眩晕的感觉袭来,孟熙秋紧紧的攥起一只手,指甲在手心抠出深深的印痕,疼痛短暂的赶走了药物带来的异样感,孟熙秋又深吸了口气,拨通了Susie的电话。

  “喂?”Susie有些诧异的接起电话,不过她还是谨慎的没有叫孟熙秋的名字。

  “你不要说话,听我说就好。”孟熙秋撑在洗手台上,迅速的说着,“桌上的酒你千万不要喝,我被下药了,我现在特别的晕。不过我不能就这么离开,所以,你一定要没事。夏可回来了,一会儿你就借口有事,直接离开,然后马上联系夏可,来救我。如果他们待会儿转移地点,我会尽量保持清醒,将新的地点发给你。另外,手机定位我会一直开着,如果我一会儿实在没有能力发给你们地点,夏可的手机能够查到我的定位。”孟熙秋强忍着,终于将这样一大段的托付说完了。

  “刘总,这样不好吧。”Susie假托刘总这样一个代称,否了孟熙秋的提议,“实在不行,我们就直接撤资。”

  “Susie,你听我的,现在这个时期对秋水很重要,如果我们就这么走了,惹到了田氏,我们再也不会有和他们合作的机会。可如果是你和夏可在案发现场救下了我,我们还有谈判的筹码。而且,刚刚那个田副总明显就是在灌我,这件事就是冲着我来的,就算我想走,也是走不掉的,但你可以。Susie,你放心,我相信自己的意志力,我能扛住。就是,你们一定要快。”孟熙秋说到这里,眼泪突然止不住的往上涌,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了秋水如此拼命,万一出了事,自己会不会后悔,她只是不想再过被杜姗姗摆布的日子了,“有些恩怨,我终是要了断。我愿意冒这个险。”

  “但是……”Susie还想要说什么。

  “好了,不说了啊Susie,我快撑不住了,你一定要快,别耽误时间。”孟熙秋知道,Susie不愿让自己涉险,可是如果一直讨论下去,是不会有结果的。孟熙秋直接挂断了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