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四十四章 伤离别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051 2017-04-21 09:05:06

  “他们都知道了,你就瞒着我一个人!”林羽陌很少冲孟熙秋发脾气,可这一次,他真的发火了。

  最终也不是孟熙秋亲口将出国的事情告诉林羽陌的,是章雅静,她最近来的越来越勤,有几次还是她陪着林羽陌去医院做的复健。林羽陌觉得有些不正常,估计套了章雅静的话,章雅静这才一不小心将孟熙秋出国的事情说了出来。而此时,孟熙秋的出国手续已经办的差不多,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走了。

  孟熙秋沉默着,任凭林羽陌冲自己发火,她早就预料到了会有今天这么一次,原本她还想再拖的就一些,却没想到被章雅静说破了。

  “小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觉得我腿折了,人都废了?所以你也不稀罕和我商量了?还是嫌我累赘了,一走了之?是不是章雅静也是你故意叫来的?都是为了你出国吧?”林羽陌是真的急了,有些口不择言,这些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孟熙秋这半年一直在自己身边照顾,他一点没有忘记,只是一想到孟熙秋瞒着自己马上就要出国了,就生气的不行。

  “小陌哥,你先别生气。先坐下吧,去做了一下午复健,应该很累吧。”孟熙秋没有因为林羽陌口不择言的指责而生气,林羽陌还肯这样对自己生气,证明他还是坦诚的对待自己的,是自己瞒了他,确实是自己有错。

  “小秋,我话说重了。不过,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要是雅静今天不说,你还准备瞒我多久?”林羽陌虽然有些后悔的收回了那些胡乱说的言语,但语气却依然并不和善,这一次他是真的气得不轻。

  “小陌哥,我不和你说,是怕你担心我。其实就在刚才,我也是不打算对你说的,不过我改主意了。”孟熙秋蹲在林羽陌的脚边,这些日子以来,她经常给林羽陌揉腿,倒是渐渐习惯了这样斜倚在林羽陌身边和他说话的感觉,像亲人一样,“小陌哥,我去进修是为了报仇,我要整垮杜姗姗。”

  “什么?”林羽陌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原因,很是意外。

  孟熙秋又开始娴熟的给林羽陌揉腿,一边揉一边轻声的说,“小陌哥,从前我岁数小,杜姗姗设了那样一个局,让我和顾淇枫分开了,我当时觉得那就已经是天塌下来的大事情了,我当时什么反抗都没做。后来在巴黎,我和顾淇枫重逢,她又逼着我再一次说了许多狠话,那一次伤了我,也肯定伤了顾淇枫,可我当时还是什么反抗都没做,我怕她,我怕她对顾淇枫不利。再后来,她伤了你,这件事,她做的太过了,我也长大了,这件事,我忍不下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命重要。小陌哥,你不知道我当时在那个黑黑的小巷子里搂着浑身是血的你的时候,是什么感觉,那种感觉我此生不想再遇到了。她逼我的,我一定要报仇了。”

  林羽陌听了这番话,不再生气,有些怜惜的摸着孟熙秋的头,“小秋,哥错怪你了,可是,她不是好惹的,我怕你有危险。”

  “哥,我就是知道你会担心我,所以才一直不敢告诉你。”孟熙秋抬起头,冲林羽陌笑了笑,“我现在全都准备好了,哥,我知道你拗不过我的。我不会放弃的。”

  “你呀,为什么总要自己扛起所有的事情?”林羽陌叹了口气,孟熙秋总是能够拿住自己的死穴,确实自己无论何时,从来都拗不过她。

  “哥~”孟熙秋开始撒娇攻势,林羽陌果然就再拿她没有办法了。

  出发的日子一天天近了,孟熙秋除了回家一趟和父母道个别之外,每天都陪着林羽陌,剩下的时间就是见见何凝和章雅静。这一去不知道会经历什么,也不知道会去多久,回来之后更不知会有多艰难,如今这岁月静好的时光,孟熙秋很是珍惜。

  陈灵也找过孟熙秋几次,听了她和顾淇枫的事情之后,陈灵总算是解开了这几年来的疑惑,如果说当初她看上顾淇枫,是因为他的才气,那后来认识孟熙秋,则更加喜欢她的灵性。孟熙秋毕业的时候,陈灵听说她不再做这行的时候,无比惋惜,所以这一次孟熙秋找到她的时候,陈灵非常热心的帮了她,不止是为她的遭遇不平,更是希望她能回到这里,回到最适合她的地方。

  陈灵帮孟熙秋联系的老师,Boris,是当年她去欧洲访学时候的认识的,艺术造诣非常高,不仅仅在服装设计上,在其他艺术领域也有所涉猎。这个老师刚好明年有采风的安排,孟熙秋过去学习半年,便可以跟着他去欧洲各地采风,这些都是孟熙秋从未经历过的艺术形态,陈灵相信这一趟下来,一定会有所建树。

  孟熙秋虽然没有将自己的计划详细的告诉陈灵,可陈灵也知道,孟熙秋这一次是要蜕变的,她有坚定的信念,就一定能成功的。

  夏可进了组,进组之前和孟熙秋见过一面,他怕到时候万一抽不出时间,只怕这一别就至少要一年了。夏可在进组前给孟熙秋准备了一笔钱,虽然孟熙秋这次去学习是有奖学金的,可毕竟出门在外,手头不能没有准备,可夏可并没有提前给孟熙秋,他知道孟熙秋不会接受。

  终于还是到了离开的日子,孟熙秋本不想让人送她,她怕自己会哭,可林羽陌虽然还需要拄拐走路,却也还是在章雅静的陪伴下来机场送孟熙秋了。

  “雅静,小陌哥,你们回去吧,我这就登机了。”登机广播已经响起,离别的话总说不尽,却还是要离别。孟熙秋虽然离开家已经六年了,可这才是她真的第一次完完全全自己面对陌生的世界,她有些怕,却也有些期待。

  “小秋,出去万事小心,有什么事也记得要立刻打电话给家里。”林羽陌真的有些伤感,这么多年来,这是孟熙秋离开自己最久的一次了,还未离开,已经想念。

  “嗯,我知道,哥。”孟熙秋最近越来越喜欢这样叫林羽陌,自从林羽陌因为自己受伤之后,孟熙秋越来越觉得,林羽陌真的像自己的亲哥哥,那种感情已经远远不是男女之情可以比的。

  章雅静始终没说话,只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他们,想多年前他们相处时一样。换做是其他人,早就会因为嫉妒,在心里默默的高兴“情敌”的离开,而章雅静其实也真的非常不舍,她们在最好的年华遇到了彼此,在一个屋子里生活过四年,那种感情也远大于爱情带来的嫉妒。

  挥手告别,孟熙秋回过头向登机口走去,突然听到了一声急切的呼喊,“小秋,等一下。”是夏可,孟熙秋转过头,那一刻,写在脸上的表情,林羽陌和章雅静看的清清楚楚,错愕中带着喜悦,她从未想过登机前还能再见到夏可,孟熙秋放下手上的行李,有些激动的回身向夏可跑过去,林羽陌和章雅静有些了然的相互看了一眼,他们对彼此的依赖,其实只有他们自己不知晓。

  “小秋,我赶了最早的一班高铁过来。”夏可和孟熙秋面对面站定,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心在怦怦的跳动,不知有几分喘嘘,几分悸动。

  “剧组里那样忙,干嘛还要赶来。”孟熙秋嘴上虽然在抱怨,可还是细心的抬起手帮夏可擦掉了头上的汗,她知道夏可是从停车场一路跑上来的,登机的广播已经响了许久,他也定是早就听到了。

  “没关系的。等我有空,去欧洲看你。”夏可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不由分说的塞在了孟熙秋的口袋里,“另外我还想交给你这个,这里面有三十万,我知道你有奖学金,你也不愿经常用我的钱,但是出门在外,一时没了钱会很别扭。就当我借个你的,等你学成回来,继续给我做衣服。这个就算是定钱。”夏可这个时候,依然有心思开玩笑。

  “夏可……”孟熙秋想将卡从口袋里掏出来,却被夏可一把按住了手。

  “小秋,听话,你可以不用这个钱,但是必须有它以防万一。密码是你的手机密码,抱歉啊,你按手机的时候我偷看的。”夏可说完,笑着吐了吐舌头,孟熙秋见他这样,也冲他皱了下鼻子,两个人相视而笑。

  广播声再一次响起,孟熙秋不得不走了,刚刚离别的伤感,被夏可这一逗,倒是一丝伤感都没有了。孟熙秋笑着对夏可说再见,夏可却搂过孟熙秋,紧紧的抱了她一下,在她的额角轻轻落下一吻,孟熙秋没有拒绝,只是静静的在夏可怀里,听他轻声对自己说,“小秋,我等你回来。”

  夏可感觉到,孟熙秋埋在自己胸前的头,轻轻的点了几下,安慰的笑了。小秋,未来的路无论多艰难,我都会陪你一起走。未来是什么样的,从来不在于命运,而在于自己。我相信,我一定在你的未来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