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夏可,谢谢你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777 2017-04-18 10:48:20

  “小秋啊,你都知道了?”林羽陌看着孟熙秋,轻轻的抚着她的头发,很多年没这样摸过她的头发了。孟熙秋这几年一直折磨自己,头发都没从前厚了。

  “嗯,是杜姗姗。”孟熙秋点点头,光滑的头发在林羽陌的手心蹭了蹭,纵然没有从前的头发厚了,却还是同样的质感。

  “哎,可惜了。如果我能躲过,或许……”林羽陌就算此刻躺在病床上,想到的第一件事仍然是如果自己没有出事,那么现在孟熙秋和顾淇枫或许已经解开所有的误会,重归于好,这就是林羽陌,将孟熙秋放在心尖上的林羽陌。

  孟熙秋的泪立刻涌了出来,“小陌哥,不是的,你躲不过的,杜姗姗她……”孟熙秋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她又想到了昨晚在黑暗的巷子里见到林羽陌时,他在一滩血泊中的样子,那估计会成为她永生都忘不掉的记忆,那是林羽陌为自己而受的伤,为自己而流的血。

  “好了好了,不说了,我现在不是好了么?”林羽陌连忙安慰孟熙秋,将她的头搂在自己的胸前,他没有多少力气,但还是尽量能给她温暖。

  孟熙秋怕不小心压到林羽陌的伤,所以略微在林羽陌的胸口躺躺,便擦了擦自己的泪水,坐了起来。

  “小陌哥,你左腿大腿的腿骨骨折了,还刺透了血管,医生说至少得养三个月,然后还得恢复。这眼看要过年了,我这咋和叔叔阿姨交代啊。昨天一直有电话打进来,我也没自己看号码,不知道是不是你家里打来的,我没敢接,你看……”孟熙秋说着把电话递给了林羽陌。

  “是顾淇枫。”林羽陌打开手机,顾淇枫的8条未接来电之后,弹出来一条短信,——你今天没有来,往后也就不要再找我了。

  林羽陌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短信递给了孟熙秋看,因为自己和夏可的冒失,不仅让自己造此横祸,也彻底失去了将真相告诉给顾淇枫的机会。

  孟熙秋无关紧要的看了一眼,就将手机放下了,此刻任何事都比不过眼前受伤在床的林羽陌。况且,自己早就放弃了。顾淇枫,也早就对自己如此绝情了。这样的话,再也不算是打击了。

  “怎么和叔叔阿姨说?”孟熙秋没有理短信的事,接着问林羽陌刚才的话题。

  “正好前几天我和家里说起来,公司要派人去国外做一个项目的事。我就和爸妈说公司派了我去,正好我们一个项目的时间大约就两三个月,然后我努努力恢复,夏天的时候回家,应该就瞒过去了。我妈最近身体不好,不敢让她知道。”林羽陌从醒来其实就在盘算着这件事情,正好是年关,也只有这个理由能正大光明的瞒过去。

  “好,那我就说我和夏可进组拍戏了,我留下来陪你。”孟熙秋立刻这样说。

  “不行,你必须回去,你也不回去,爸妈会起疑的。”林羽陌一是了解自己的妈妈,她确实一向敏锐,也是不想让孟熙秋不能回去过年,去年三十,她已经没能回去了。

  “那总得有人照顾你啊。你现在连床都下不了。”孟熙秋立刻反对起来,林羽陌是因为自己而受伤的,她不能在这个时候还抛下他,自己乐呵呵的回家过年,那样反倒是更容易露出破绽,说不定自己一激动,说漏嘴了也未可知。

  “那也不行,听话,小秋。”两个人因为这件事,倒是犟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夏可推门进来了,手里提着刚买来的饭,清单的小米粥,可口的咸菜,最适合病人和像孟熙秋这样因为忧心许久没进食的人。

  “小陌说得对,你好歹回家去几天,我照顾他。”夏可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然后一盒盒打开,摇起林羽陌的病床,支好小桌,将清粥小菜一碟碟摆好,最后一脸炫耀的表情,冲孟熙秋一笑,“怎么样,这业务水平,还信得过吧。”

  瞬间逗笑了从昨晚开始就眉头紧锁的孟熙秋,和病床上的林羽陌。这便是夏可,体贴却又让人轻松惬意。

  最终孟熙秋还是拗不过林羽陌和夏可,回了趟家,父母不知道孟熙秋已经被公司辞退了,原本孟熙秋是不想让父母担心,这下倒是更方便作为托词。初五一早,孟熙秋便以夏可有工作,叫自己回去为理由,离开了家。

  在家这几天,孟熙秋比在北京的时候心里清净,也想明白的了许多事情。孟熙秋仔细回想了自己和顾淇枫分开之后的所有事情,包括杜姗姗对自己做过的所有事。每一件都伤害着自己,又伤害着自己身边的人,孟熙秋终于,不再想要这样的结果。

  孟熙秋一回到北京,就立刻来到医院,想要替下在这里整整陪了林羽陌五天的夏可。林羽陌现在还不能动,连最起码的坐起来都做不到,虽然请了护工在,但是夏可也一直陪着,有多辛苦可想而知。

  孟熙秋坐下和林羽陌、夏可聊了会儿天,说了说家里的情况,让林羽陌放心,又说家里人也都挺惦记夏可的,让他有时间就回家去玩,就当是自己家。

  “夏可,你回去休息休息吧,我送你。”聊了一会儿之后,孟熙秋抬头冲夏可说。

  “我还行,不累,你刚坐车回来,先回去休息吧。”夏可见孟熙秋行李都没来得及送回家,直接从火车站赶来了医院,便想让孟熙秋先回去。

  孟熙秋微微侧了下身,这样躺在病床上的林羽陌便看不见她的表情,然后孟熙秋朝夏可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自己出来,夏可也就没再继续推脱,配合的冲林羽陌说了声,“那小陌你先歇着,我回去一趟。”然后和孟熙秋一前一后的出了病房。

  走到走廊的尽头,夏可停下了脚步,“外面怪冷的,你就别下去了,你要跟我说什么在这说吧。”

  孟熙秋会心一笑,夏可果然立刻就明白了自己有事要找他,也是,出了这样大的事情,她如果什么都不做,才不像她的性格。过年之前,因为林羽陌的伤实在严重,夏可再任性,当时也最多只能推掉三天通告,陪孟熙秋在医院看了林羽陌三天最难熬的时候,然后就又去工作了,后来直到过年前,都几乎是孟熙秋一个人在照顾林羽陌,林羽陌当时一点儿都动不了,任何一点儿小事都需要人,孟熙秋当时很累,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想,去做这些事情。

  可现在,面前的孟熙秋,眼神里的坚定,神情中的平静,让夏可明白,他记忆里的那个孟熙秋,终于回来了。这才是他心里孟熙秋最该有的样子。

  “你能联系到顾淇枫么?他去年给我的电话,我已经扔了。”孟熙秋知道林羽陌那里有顾淇枫电话,但她不敢去要,她知道,林羽陌不会轻易答应自己,尤其是经过这样的变故之后,他为了自己的安危,也不会答应自己。

  “浩哥能弄到,我给你问问。你……”夏可微微停顿了一下,就在孟熙秋以为他也要阻止自己的时候,却意外的听见夏可接着说,“你想好了?”仿佛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决定。

  “想好了?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啊。”孟熙秋笑着反问夏可,挑眉看着他。

  “总不可能是告诉他真相,重修旧好啊。”夏可也挑眉看着孟熙秋,很自然的拉起孟熙秋的右手,孟熙秋也并没有躲,夏可将拇指轻轻的按在孟熙秋掌心的伤疤上,温柔的抚了抚,然后淡定的说,“你准备要对付杜姗姗,也是该向他道个别。我支持你,去吧。见过他之后,如果心里难过,一定要和我说,别再难为自己。”说完重重的握了握孟熙秋曾经受过伤的手,然后放开了她。

  “夏可,谢谢你。”孟熙秋有些感激的对夏可道谢,不仅仅是他肯帮自己,更是他能够这样理解自己,明白自己。

  夏可微微的笑了笑,孟熙秋也笑了,阳光从他们身侧的玻璃窗照进来,茶色的玻璃挡住了阳光过于刺眼的照射,只剩下了温暖,两个人长长的身影投在地上,简单而美丽,就像此刻他们之间的友谊,简单而美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