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四十章 林羽陌醒了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834 2017-04-14 18:17:43

  “喂?杜总,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有事么?”顾淇枫下午的谈判结果,在他准备出去见林羽陌的时候,已经打电话告诉了杜姗姗。杜姗姗很少在顾淇枫休息的时候打扰他,就像当时顾淇枫从巴黎回来,将自己憋在房里不出来,杜姗姗也只是派Susie来照应,所以他有些诧异。

  “哦,下午的时候你说的比较简单,我想问问谈判的细节。毕竟咱们和李总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他们的意见咱们这边很看重。”杜姗姗随口编了个理由,不过她听见顾淇枫只是声音微微有些嘶哑,并没有其他的异常,稍稍放心下来。

  “这样啊,那回头我写份报告发给你吧。我今天有些累了。”顾淇枫在他和林羽陌约好的咖啡厅整整等了很久,林羽陌都没有到,打电话不是占线就是忙音,最后干脆关机了。这倒是让顾淇枫有些诧异了,明明说要和自己谈谈的是林羽陌,可到头来不见人的又是林羽陌,反而让顾淇枫有些好奇林羽陌在耍什么把戏,于是他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最终好奇心被耐心消磨殆尽。可这一个小时里,却让顾淇枫想起了许多曾经在学校的时候,他们三人之间的故事,甚至想到了他第一次见到林羽陌和孟熙秋时候的样子,那是他们开学那天,他俩手拉着手,那个背影依然在他心里很美。

  “这样啊,那你先休息吧。”杜姗姗彻底放心下来,这一次危机总算是解除了。

  夏可和孟熙秋在ICU病房门口守了一夜,病房门口也看不到里面的状况,除了焦急也拿不出别的心思。终于,天蒙蒙亮的时候,护士将林羽陌推了出来,转到了普通病房,说他各项生命体征都稳定了,只是还没有醒过来,不过已经彻底脱离了生命危险。夏可给林羽陌安排的单人病房,想着照顾方便些,孟熙秋很是感激。

  孟熙秋知道,这些钱自己拿不出,一时半会儿也还不起,自从夏可出现在自己身边,无论是租房子,还是以前给她开工资,过年过节给她包红包,从来都毫不吝啬,遇到些大事小情,更是能帮自己的都会帮自己。夏可总是说,自己赚钱比他们容易些,大家都是朋友,他能出手的地方,自然不会看着,可孟熙秋知道,这些都是人情,还是要还的。只不过欠的越来越多,孟熙秋也不知该如何还起了。以前还能尽全力的照顾他,现在这个也做不到了。

  “夏可,谢谢啊,又让你破费了。”孟熙秋除了感谢的话,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和你说过,不用和我客气,咱俩之间不讲这些。”夏可悄声回了这样一句,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床,“小秋,你先去歇会儿吧,小陌醒了我叫你。”

  “不了,熬了一夜反倒不困了。你去睡吧。”孟熙秋说的是实话,同时也是想让夏可去休息,“你去休息会吧。”

  “我也不困。”夏可宽慰的冲孟熙秋笑了笑,然后突然想起什么来,“不过,这眼看快过年了,你准备怎么和小陌的家里说啊?”

  “这得等小陌哥醒了再看,昨天小陌哥的手机响了好几次,都是陌生号码,我也没敢接,他向来不存他爸妈的号,我也记不清是不是他家里打来的。”孟熙秋昨天搂着林羽陌在巷子里等救护车的时候,林羽陌的手机就响过两次,后来到了救护车上,又在不停的响。当时林羽陌生死未卜,夏可也不在,孟熙秋慌的不行,只好先把手机关机了,免得那一遍遍的铃声,更绕了心神。

  “这话我去年这时候和小陌说过,也巧,今年和你说。你也得提前打算打算,万一小陌一时半会醒不了,他家里那边,你得想法交代。你是他的亲人。”这是夏可唯一帮不上孟熙秋的事情,他很早就没了家,对于和家相关的事情,他永远不知该如何处理。

  林羽陌整整昏睡到了第二天的晚上才醒了过来,与其说是醒了过来,不如说是疼醒了。麻药劲过了,林羽陌本就是对疼痛很敏感的体质,开始是渐渐睡得不安稳,不一会儿就彻底醒了过来。

  林羽陌努力的睁开眼,屋子里拉着帘子,灯光亮着,却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只有监视仪器发出的滴滴响声。林羽陌努力的回忆昏迷之前发生过什么,却也只能回忆起自己被撞到了,然后不久自己就晕倒了,除了当时腿上钻心的疼,倒是没有其他的记忆。现在,疼痛感还在,但是明显已经不是当时那种戳刺感的剧痛,只剩下了伤口的皮肉之痛。

  自己是怎么到了医院?又是谁送自己来的?林羽陌努力的想要看看自己的腿究竟怎么样了,却立刻感觉到了厚厚的石膏包裹在腿上,根本动弹不得。

  林羽陌低头,想要掀起被子看一看,却在低头的那一刻,看见了他最熟悉的人的发顶上,好看的发旋。孟熙秋,是小秋送了自己来医院?可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出了事?自己这个样子,她被吓到了吧。孟熙秋趴在林羽陌的床边,整整守了一夜,又守了一白天,傍晚的时候终于顶不住困意稍微睡着了一点点。

  林羽陌抬抬手,想要摸一摸孟熙秋的头发,突然听到了另一侧的说话声,“小陌,你醒啦。”

  “夏可?”林羽陌明显有些以外,夏可竟然会也在这里给自己陪床。

  “小秋一整天都没睡,刚睡着。你感觉怎么样?”夏可悄声的说,怕吵醒了孟熙秋。

  “你们怎么来的?”林羽陌连忙问出自己心中疑问。

  “先不说我们怎么来的?你出去是要找顾淇枫吧。”夏可想着,林羽陌应该还不知道自己为何被撞,因为自己一个荒唐的提议,造成了这样的结果,真的是始料未及。

  林羽陌警惕的看了孟熙秋一眼,怕被孟熙秋听到,他不想在尘埃落定之前让孟熙秋知道这事。林羽陌的这个眼神,夏可立刻就明白了,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小秋都知道了,而且,这场车祸就是杜姗姗安排的。有人不小心听到了消息,告诉了小秋,这才救了你。小陌,对不起,我不该这样莽撞的,应该听你的。”夏可惭愧的说,昨天他对孟熙秋说出抱歉的话,孟熙秋并没有怪他,可是林羽陌是有理由怪自己的。所以夏可才毫不犹豫的抛下了所有的工作,一直守在这里,这里终究有自己的责任。

  “什么?”林羽陌难以置信,身体更是随之一震,却不小心牵动了伤口,“啊!”忍不住的疼哼从口中泄了出来,也立刻惊醒了孟熙秋。

  “小陌哥?怎么了?”孟熙秋睡得并不沉,如果刚刚不是他们可以压低嗓音说话啊,孟熙秋或许早就醒了。

  “没事的,刚不小心碰到了伤口。你再睡会儿吧。”林羽陌努力的忍着疼,头上立刻渗出了一层汗珠,却还是安慰着孟熙秋。

  “不了,我睡好一会儿了。你醒了多久了?有没有叫过大夫来看?夏可,小陌哥醒了,你也不叫我。”孟熙秋关切的问候着林羽陌,连带着埋怨了夏可一句,这一喜一嗔的表情,她自己不知道,看在林羽陌的眼里,却记忆深刻,记了很多年。此刻他并没有仔细理解有什么不一样,随着岁月慢慢流逝,才渐渐体会得到。

  “大夫下班了,临下班来检查过,也嘱咐过了,只要醒来就没事了。”夏可耐心的回答着,对于孟熙秋对自己的坏脾气,没有丝毫怪罪。

  孟熙秋听完,安心下来,接着就赖在林羽陌身前,一眼不离的看着林羽陌。就在昨晚,她经历了她过去二十多年来最害怕的一段时光,她差一点就要失去了眼前的这个人,这个从小护自己到大的人。

  林羽陌看着孟熙秋赖着自己,记不清已经有多久,孟熙秋都不这样赖着自己了,是从上大学的时候开始?还是从她认识了顾淇枫开始?还是更早?从他们过了青春期就开始?林羽陌记不清了,他只觉得此刻,孟熙秋就像小时候一样,孩子似的。

  夏可识趣的离开的病房,留给他们安静的空间,去安慰彼此的情绪。他们都没经历过分别,而夏可从小到大经历过许多次,爷爷奶奶,父母,这种情绪,他太明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