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三十八章 底线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971 2017-04-12 17:37:47

  陪林羽陌坐在救护车上去往医院的一路,仿佛是孟熙秋经历过的最长的一段路程,她看着林羽陌毫无知觉的被抬上车,看着医生护士在车上娴熟的为林羽陌插上各种管子和生命体征监测仪器,又看着他们飞奔着推着林羽陌进了手术室,孟熙秋一路上就这样呆呆的跟在后面狂奔着,始终没有撒开过林羽陌的手。他们好久没拉手了,曾经总是孟熙秋的手很冷,林羽陌手里暖暖的,冬日里林羽陌总会嘲笑孟熙秋想个小雪人,然后笑着给她暖手,后来有了顾淇枫,给她暖手的人便不再是林羽陌了,再后来,顾淇枫走了,孟熙秋却不敢再接受林羽陌伸过来的双手了,这一个推拒就是四五年。可林羽陌依然对孟熙秋的事情,如此尽心尽力。小陌哥,你要是少关心我一点,又怎么会这样。

  也许孟熙秋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刚刚打不通林羽陌电话时的感觉,仿佛被人扔进了冰河里,一瞬间从头到脚都在战栗,都在颤抖。孟熙秋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没有接到Susie打来的那个电话,林羽陌会怎样;孟熙秋不敢想象,如果Susie再多纠结一会儿再打电话给自己,林羽陌又会怎样;孟熙秋不敢想象,如果她没有很快的在这条巷子里找到林羽陌……孟熙秋什么都不敢想,她现在能做的只有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静静的等林羽陌出来。

  夏可这是头一次在出通告的时候临时离开,纵然翁浩,小韩都不同意他这样冲动的行为,但他还是连脸上画了一半的妆都来不及洗掉,就准备离开。“叫宇哥来替我,我这边是关系到人命的大事,节目组怪罪下来,事后我会亲自去道歉。浩哥,抱歉。”

  “小可,你……”翁浩还想说些什么,夏可已经披上衣服冲出了后台。翁浩生气的摇了摇头,自从孟熙秋出了事离开月影,夏可做事越来越没有分寸,再这样下去,几年来在圈里赚下的好名声,都要被他败光了。

  “浩哥,这……”小韩刚接手工作不久,更是手足无措。

  “赶紧给韩宇打电话吧,小可的忙他是一定会帮的,我先去跟节目组沟通。”翁浩生气归生气,可还是按照夏可的提议做了。

  夏可赶到医院的时候,林羽陌已经被推进手术室有一会儿了,孟熙秋除了呆呆的等在手术室外,已经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她不敢离开,怕自己离开一步,林羽陌就会永远从自己的生命里消失。

  夏可和周围的医生护士询问了一下状况,偷偷的先交了手术费,住院费,安排妥了所有事情,才来到孟熙秋身边。

  “小秋,怎么样了?”夏可轻声的询问,唤醒了一直呆呆的孟熙秋,孟熙秋在手术室外一直憋着的眼泪,立刻像泄了的洪水一样,涌了出来。

  “夏可,你可来了,小陌哥他流了好多血,医生刚让我签了好几张病危通知,我好怕。他是我哥哥,比亲哥哥还亲的哥哥,他不能有事啊。”孟熙秋扑进夏可怀里大哭起来,泪水再也止不住。

  “好了好了,不哭了,医生们不是在抢救么,你得对小陌有信心啊,对不对?”夏可见过许多次孟熙秋心灰意冷的样子,却是头一次在她清醒的时候见她这样崩溃,她虽然一直拒绝林羽陌的爱,可并不代表她不爱林羽陌,只不过那种爱,不能回应男女之情罢了。

  “夏可,都……都怪我,都怪我……我……,是我太自私了,如果我早能放手,小陌哥他……他也……不会因为我……因为我遭遇……这些……”孟熙秋一边抽抽搭搭,一边还不停的唠叨着,“小陌哥他……他其实是很怕疼……疼的,从……从小就……是,可刚才……刚才他得多疼……疼啊……”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会好起来的。”夏可搂着孟熙秋,宽大的手掌在她后背上一下一下的抚着,想让孟熙秋尽快平静下来。夏可想问问孟熙秋是如何得知杜姗姗要设计害林羽陌的,夏可也想对孟熙秋坦白是自己提议去和顾淇枫说明真相的,可现在他什么也不能问,什么也不能说,只要林羽陌没脱离危险,任何再都一点波澜都有可能让孟熙秋崩溃。

  “杜姗姗……她……她就那么恨……恨我么?可既然……她恨我,她……她为什么……不……不直接冲我……冲我来?为什么要伤害……伤害小陌哥?”孟熙秋咬牙切齿的说着,这是她头一次这样恨杜姗姗,从前杜姗姗做过那样多的事情,只是让孟熙秋感觉无力,无奈,失望,痛心,可今天,孟熙秋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恨,从心底升腾起来的恨,让她浑身颤抖。

  “小秋,你平静平静,先别说了。”夏可将孟熙秋的头搂在自己的怀里,心疼的看着她颤抖的样子,所有劝说的语言都显得那样无力。夏可终于体会到了自己在孟熙秋面前的无奈,他从前有无数种办法让孟熙秋振作起来,平静下来,开心起来,可此刻,这些都毫无用处,杜姗姗终于刺到了孟熙秋的底线了,再深的感情,也比不得亲情,杜姗姗低估了林羽陌在孟熙秋心中的分量,同时也用林羽陌的血,将事情彻底做绝了。

  孟熙秋和夏可并排坐在手术室门口的长椅上,孟熙秋的头靠在夏可肩上,泪水还在不停的从眼角一行一行的淌下来,夏可时而帮她擦一擦,时而就由着她这样流泪,这个时候越劝她,她反而会哭的越凶,能够停止让她流泪的,只有林羽陌脱离危险的消息。

  三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孟熙秋立刻扑上去问出来的医生护士林羽陌的情况,在听到医生说是“腿骨骨折刺破大血管,其他脏腑并未受伤,手术很成功,只是失血过多还要继续观察”之后,终于松了口气,悬了一晚上的心也总算是落地了。

  “医生,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见见他?”孟熙秋忙继续问。

  “他还要在重症监护室观察12小时,这期间你们一定要留人在这里,以防万一。”医生的嘱咐让孟熙秋的脸色立刻又变得凝重起来。

  “这么说,他还是有危险啊。”孟熙秋伸手紧紧的拽住医生的袖子,眼神里的急切说明了她全部的心情。

  “从现在看是暂时脱离危险了,就怕他一下子输了这么多血进去,会有异常反应,所以要观察观察。放心吧,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事的。”医生见惯了病人家属各种缠问,自然也知道如何回答最能让家属安心。“你们就安心等着吧,他要是恢复的快的话,明天一早应该就能醒。”

  医生说完这些话,孟熙秋终于稍稍安下心来,医生也终于可以抽身离开。

  孟熙秋总算能够稍微恢复些正常的思考,这才想起来问夏可,“你今晚没有工作么?”

  “我直接从电视台过来的,我让宇哥去替我了,他今晚有空,不会有事的。”夏可心不在焉的回答着,他心里想着的是其他的事情。

  “我一时慌了,就打了电话给你,抱歉,耽误你工作了。”孟熙秋知道她即使道歉,也补救不了什么,夏可对工作向来认真,就连他自己病倒都是病刚一好又直接去工作。他今天为了自己的事情丢了工作直接过来,这份恩情,孟熙秋暗暗发誓永远会记得。

  夏可见孟熙秋不再像刚才那样情绪激动,想了想,还是应该讲事情原委告诉孟熙秋,毕竟是因为自己说了那样一番话,才让林羽陌最终下定决心去找顾淇枫的。

  “小秋,我想和你说件事,希望你不要生气。”夏可没有理会孟熙秋的抱歉,因为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更加抱歉。

  “怎么了?”孟熙秋一脸疑惑,想不出夏可此时会有什么事情会让自己不开心。

  “小陌今天去找顾淇枫,是我劝他的。”夏可说完这句话,低下头,不敢看孟熙秋,这是他第一次在孟熙秋面前不敢抬起头来。林羽陌原本是不同意的,因为他相信孟熙秋的决定,也尊重孟熙秋的决定,是自己的一力劝说,才最终造成了现在这个结果。

  “我不怪你。即使没有你,小陌哥从前也和我说过,他想要去告诉顾淇枫事情的真相,只不过每次都被我拦了下来。也难怪,你们都不了解杜姗姗,其实我也不了解她,我知道她做事不留余地,却从未想过她会真的伤人性命。”孟熙秋的回答让夏可意外,夏可以为孟熙秋会生气,会愤怒,却没想到她只是有些埋怨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低下头看着脚下的地砖,不再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