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三十四章 意外的吻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542 2017-04-06 09:29:46

  孟熙秋刚刚站起身和顾淇枫握手的时候,另一只放在身侧的手已经在抖了,还是很在意面前这个人,无论自己的心变得多么坚强,面对他的时候依然会变的柔软下来。她是不忍见他那样尴尬的停在那里,才强迫自己起身和他握手,她是不想让在场的人觉得自己和他有任何关系,才那样生疏的介绍自己。可这些在顾淇枫的眼里,却都变成了另外的故事,变成了孟熙秋在夏可面前,故意装作不认识自己的表现。

  孟熙秋和顾淇枫两个人对看着,而双方公司的法务又开始谈一些流程上的东西,其实其他人说的再多,顾淇枫来了,最终决策权就都在他这里了,他既是公司的领导层,又是疑似被抄袭的设计师,只需要他的态度,便可以决定这场谈判要不要继续谈下去。

  然而顾淇枫却什么也没说,他就那样盯着孟熙秋,疑问却又深情的。

  “嘿,我说顾总监,我一会儿还有通告,半小时之后就要走,你别盯了,表个态吧,刚刚两边也都说了很多了,材料我相信你也都看过了。”夏可终于开口打断了顾淇枫的凝视。

  顾淇枫将眼神转向夏可,眼神也变得冷漠了下来,“我刚刚下飞机,还没有看过材料。你有通告可以先走,我想这件事和你也没什么关系,我只需要和设计师谈。”

  “顾总监,我想你理解错了,小秋是我的助理,我出通告,她得跟着我。设计师只是她的副业,她只给我一个人设计。”夏可有些痞的笑了一下,满意的看到顾淇枫明显变的有些不安,原来,你还是很在乎小秋的嘛,既然这样,为什么在巴黎要把小秋伤的那么狠。

  “你不是说你不画图了么?为什么?”顾淇枫顾不得周围的人是否会怀疑自己和孟熙秋之前的关系,他也根本不在乎这场追究是否抄袭的谈判,根本没有抄袭不抄袭这回事,他们的设计图本来就是一体的,他想要知道的,只有原因。

  “所以,你是来指责我重新画图的?”孟熙秋有些失望,她想象过谈判中顾淇枫对自己任何的疑问,却从未想过他竟然会在意自己重新画图,杜姗姗会害怕自己重新拿起画笔,是怕自己重新进入这个行业,对至美造成威胁,可她从未想过,有一天,顾淇枫竟然也会这样问自己。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顾淇枫没有回答,孟熙秋却也就当他是默认了,“当初你直接离开了这个行业,在整个设计界销声匿迹,为什么为了他重新拿起了画笔?”

  “我只是给他一个人设计而已。”孟熙秋想要告诉顾淇枫,自己不会再回到这个行业,可顾淇枫却在乎的是那个“一个人”。

  “你还真是直白。”顾淇枫不得不承认,刚刚孟熙秋亲口说出她只给夏可一个人设计的时候,他还是心痛的,这心痛也促使他说出了后面这些让他接着就后悔的话,“但即使这样,不得不说,你的作品确实和我的很像。”

  孟熙秋呆住了,她想不到顾淇枫竟会亲自说自己抄袭,明明只有他最明白,那根本就是自己和他共有的设计风格,即使几年不在一起,彼此的画风和绘图习惯却并没有改变,孟熙秋被顾淇枫的指责打击的有些哽咽,却还是将那哽到了喉咙的酸胀感,努力的咽了回去,一字一顿的说,“顾总监,你应该知道的,我到底是不是抄袭。”

  “我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顾淇枫说这些话的时候,不敢看孟熙秋的脸,他怕自己一个恍惚,便会在夏可面前,表现出自己对孟熙秋最软弱的一面。

  “好,那么顾总监,你想要一个怎样的结果?或者说,至美有什么最终目的?”孟熙秋却丝毫不移开目光的看着顾淇枫,有了前两次对顾淇枫说出那些残忍的话的经历,如今听顾淇枫残忍的对自己指责,反倒更轻松一些。

  “不再给他画这些设计图即可。”顾淇枫话一出口,Susie连忙咳了一声,顾淇枫一不小心,将自己内心最在意的事情说了出来,他在意的根本不是那些是否抄袭,他只是希望孟熙秋不再单独为夏可一人设计衣服。他始终记得孟熙秋在决赛现场,说过的那句,绝不会出卖自己的任何作品,那么她肯为夏可画图,绝对是她心甘情愿的,没有交易,没有威逼利诱,她爱他,这是最让他在意的。

  “不再画抄袭至美作品的设计图,并且给我们的设计师道歉。”Susie见顾淇枫并没有要修改自己刚刚那句话的意思,连忙补充了这样一句。

  “麻烦你们确定一个统一的说法。”夏可又不屑的笑了一下,这一笑让顾淇枫觉得像是炫耀一样刺眼。

  “Susie,这是我和她的事情。”顾淇枫在听到Susie说到道歉两个字的时候,立刻不满的瞪向她,语气丝毫不和善的说了这样一句。

  “好,顾总监,对不起,我以后不会抄袭你作品了。”孟熙秋站起身,给顾淇枫鞠了一躬,然后一字一句的说完了上面一番话。孟熙秋弯下腰的那一刻,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她不敢扎眼,努力的睁大眼睛,不让泪水掉下来。再站起身的时候,泪水已经憋了回去,孟熙秋一脸平静的面对着对面的一排至美的人,“应你们顾总监的要求,我已经道歉了,我也承诺以后绝不会设计任何和至美相似的作品。请问,我和夏可可以离开了么?”

  至美的法务和Susie都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刚刚一直在努力的为自己辩白的人,竟然突然就承认了抄袭这件事,还道了歉,一切变化的如旋风一般,让所有人都摸不清头绪。

  夏可想辩驳两句,他好不容易让孟熙秋因为这一年重新画设计图,慢慢找回了自信,找回了笑容,找回了曾经的样子,孟熙秋怎么可以就这样放弃。,可是刚刚吸了口气,孟熙秋就像是感应到他要说什么一样,在桌子下面抓住了夏可的手,用很大力气的攥着,夏可看了孟熙秋一眼,她微微的朝自己摇头,夏可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孟熙秋手很凉,还在微微发抖,这些让夏可知道现在不是逞一时之快的时候。

  顾淇枫看到了孟熙秋的动作,也能推测出他们二人在桌下握在一起的手,从前的那些杜姗姗给自己看过的图片,孟熙秋自己说过的话,都比不过面前这一下牵手。顾淇枫有些丧气的垂下头,轻轻的叹了口气,“算了,就这样吧。”

  听到顾淇枫这句话,夏可和孟熙秋直接离开了,孟熙秋在离开谈判桌的时候,挣扎了一下,想要松开夏可的手,可夏可却紧紧的握着,就在顾淇枫的面前,牵着孟熙秋的手,一步一步,离开。

  “好了,如果你想哭,就先哭一会儿吧,没有其他人了。”夏可一路拉着孟熙秋,孟熙秋跟着他,也不知他带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就像前两次和顾淇枫分别一样,魂不守舍的胡乱走着。直到夏可带孟熙秋来到了地下车库,坐到了他们的保姆车上,离去电视台录节目还有一会而,司机还没有到,夏可预计到孟熙秋有可能会遇到的情况,所以提前朝司机要来了保姆车的钥匙,这个时候,只有这里是最安静的。

  “小秋,你还好吧。”夏可见孟熙秋也不哭,也不说话,任凭自己将她带上车,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坐着,像极了在巴黎那次毫无生气的样子,让夏可有些担心。

  “没关系,你东西都带全了么?要不要上去拿?”孟熙秋有些机械的说出这些话,夏可都有些佩服她,这种心情下,还有心思关心自己的工作。

  “今天浩哥也去,一会儿他把东西带下来。”开玩笑,夏可有了巴黎那次的经验,怎么可能今天不安排双保险,如果孟熙秋真的因为谈判过程中,见到顾淇枫,再次触景生情把自己搞晕过去,今天的通告难不成要因为她而开天窗不成?所以夏可一早就联系了浩哥陪自己去下午的通告。不过看现在的情况,他才不要给孟熙秋放假,这时候给她放了假,说不定又得去什么地方把她背去医院抢救,他已经抢救过她很多次了,那种经历,他一点儿都不想再回顾一次。

  “哦,好。”孟熙秋无精打采的点了点头,“夏可,我有点儿累,想睡会儿。”孟熙秋将头靠在靠枕上,就想要闭上眼睛。

  “小秋,你先别睡,你看着我。”夏可没有答应孟熙秋,而是将孟熙秋扳过来,让她看着自己,孟熙秋也是无奈,只好努力的睁了睁眼,看着夏可,等着他对自己说些话,其实她也能想象出夏可要说的那些话,无非就是让自己不要消沉,同样的事情面对了几次了,要慢慢习惯了等等。

  可就在孟熙秋等了许久之后,夏可却什么也没说,就这样在自己面前不到一尺的地方,定定的看着自己。就在孟熙秋以为夏可什么也不会说,只是想让自己不要睡的时候,夏可的脸慢慢的在孟熙秋的眼中放大,孟熙秋突然感觉到夏可柔软温热的唇,贴上了自己有些冰冷的嘴唇,孟熙秋瞪着眼睛,看着夏可闭上双眼吻上自己的样子,一时间脑子短路了一样。

  这是什么套路?孟熙秋想要挣扎,可夏可的手从扳着孟熙秋的双肩,变成了一只手搂住她的腰,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脑,让她完全挣扎不来。

  夏可刚刚看着孟熙秋因为冰冷,而有些泛白的唇,就升起了想要暖热她的冲动,或许是巴黎的那个夜的记忆,孟熙秋将夏可当成了顾淇枫的替身,让夏可记忆犹新,所以刚刚他突然就想要让孟熙秋清醒的记住自己吻她,温暖她的样子,不带一丝情欲,只是温暖,不带更多奢求,只求她能记得。

  孟熙秋挣扎无果,索性闭上了双眼,有些贪心的索取着这一点点温暖,憋了许久的泪水,也终于顺着眼角流了出来。

  他们以为这一吻,会成为他们二人最不为人知的秘密。却没想到,顾淇枫经过他们保姆车的时候,像是心灵感应一样,无意的朝车里扫了一眼,只需一眼,虽然光线很暗,他依然立刻认出了孟熙秋,他们拥吻的样子,击碎了顾淇枫心里最后一片理智和残存的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