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三十一章 孟熙秋的改变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100 2017-03-21 09:07:54

  “从前不知道小秋也是有脾气的。”韩宇在一旁看着孟熙秋气鼓鼓的脸,也觉得好笑,因为和夏可关系好,韩宇见孟熙秋的时候很多,大多时候,孟熙秋都是一脸笑容,可笑容背后却有着蔫蔫的略带伤感的情绪在,难得见到她像今天这样。

  “我也没想到啊,啥时候还给你惯出脾气来了?”夏可放下手机,看向孟熙秋,正好对上孟熙秋翻了个白眼的眼神。

  “我从来脾气就不小,给你,平日里给你带去的水果从来不好好吃,就是因为不吃水果,抵抗力才这么差。”孟熙秋臭着一张脸,把削好的苹果塞到夏可的手上,顺手又拿起一颗苹果,给韩宇削了起来。

  “小秋,别忙了,我不吃。”韩宇从来到这里,小秋就一直楼上楼下拿单子缴费,坐下不一会儿,除了和翁浩吵了个架,就又在这削苹果,一直都没闲下来。

  “没关系,反正放着他也不吃,让他吃水果比吃药都费劲。宇哥,你多吃些。”孟熙秋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更没停下嘴上对夏可的絮叨。

  如果说这一年来,孟熙秋对夏可有什么变化,应该就是能够更加肆无忌惮的怼他了吧,从前他们互相还都有瞒着对方的秘密,孟熙秋的顾淇枫,夏可的家庭,而现在,两个人毫无秘密,成了最毫无嫌隙的朋友之间的样子,孟熙秋虽然感谢夏可救了自己,但两个人之间如果一直只有感谢,是不可能成为朋友的,夏可有他特殊的魔力,让孟熙秋的心越来越对自己敞开,越来越靠近自己,虽然那不是爱,但那也是一种依赖。

  “宇哥,你看看她,现在真是不像话,这哪里是我的助理啊,这简直就是个管家婆啊。”夏可连忙向韩宇求救。

  韩宇看着他俩的样子,如果不是因为和他们太熟悉,知道他俩之间没有一点儿暧昧,真的要以为他们爱上了彼此。韩宇接过孟熙秋削好的苹果,朝夏可举了举,“吃人家的嘴软,我也不好说什么。”

  “宇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夏可佯装生气,重新趟回枕头里,期间手还不小心在桌角磕了一下,铛的一声。

  “哎呀,你倒是慢点儿啊。疼不疼?”孟熙秋听见夏可磕到的声音,很自然的问了一句。

  “当然疼。哼。”夏可哼了一声,躺在床上,啃着苹果。这样一折腾,虽然还在发着烧,但是身上好像没有刚才那样难受了,估计一会儿再挂一瓶点滴,烧应该会退了。

  “不过小秋,小可虽然不说,我还是要说你两句。干我和小可这行的吧,不比别的,圈子就那么大,不知道哪天又会求到谁。笑脸对人是最重要的。人脉就是发展的唯一出路,你今天和人翻一次脸,不知道日后会惹来多大的麻烦。有些该忍的时候,要忍得下。”韩宇知道,这些道理,夏可其实也明白,但他不好意思对孟熙秋说,夏可虽然很少对孟熙秋说些好听的,多数时候还会找茬整她,但他很少对孟熙秋说重话,更不愿用这样教育的口气对孟熙秋说话,除了最开始孟熙秋刚到他身边,整天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的时候。外人都知道,孟熙秋维护夏可,可其实夏可更维护孟熙秋,尤其在这个圈子里,孟熙秋又长得那样灵动可爱,陪夏可出去应酬,不是没有人对孟熙秋动过歪心思,都被夏可一一挡了,这些事,夏可不愿让孟熙秋知道,但是韩宇都知道。

  “可是,每个人的承受都是有限度的,健康是最重要的,不能拿生命来搏出路啊。更何况,你如果总是在容忍,是遂了那些所谓人脉的心愿了,可那些人又有谁会真正关心夏可想要的是什么?我们一直在遂他们的心愿,谁又来遂夏可的心愿?”孟熙秋之所以会说出这番话,恰恰是因为她真的去了解过夏可的内心,夏可最初进入这个行当,拼命拍戏,跑通告,是为了搏出路,为了赚钱,他无依无靠,他得养活自己。可是,他虽然喜欢演戏,但他并不喜欢那些无休止的娱乐节目,杂志拍摄,各种品牌活动的站台,他不喜欢,这些都不过是他对公司知遇之恩的报答,所以公司为他接的所有通告,他都不去推辞,但是这些从未让他觉得快乐,只有在片场,在舞台上的他,才是最快乐的,最真实的。

  夏可也是第一次听孟熙秋说这些话,孟熙秋虽然没有把话说透,但他知道,孟熙秋是真的懂自己,也真的为自己着想。只是,夏可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心疼,纵然韩宇在身边,夏可依然没有忍住,“小秋,你会这样对我,可为何要那样残忍的对自己?”

  是啊,孟熙秋随了杜姗姗的愿,圆了顾淇枫的梦想,放手给林羽陌了一个广阔的人生,却单单委屈了自己。她用自己并不强大的身躯和心灵,承载着一个巨大的秘密,用这个秘密托起顾淇枫的梦想,托起杜姗姗的宏愿,托起林羽陌未来的幸福,从未想过自己的未来会怎样,孟熙秋,你什么时候能为自己遂一次心愿?

  “我,我现在很好啊。”孟熙秋听了夏可的话,停顿了几秒钟,她知道夏可说的是自己的那个秘密,但在韩宇面前,她不想表现的太明显,所以她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继续怼了夏可一句,“至少,我现在没躺在病床上,烧的晕过去。”

  夏可翻了个白眼,他想说,你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时候,比我还要吓人。可是夏可没有说,他很少在孟熙秋面前提起那件事,他在孟熙秋面前只提未来,对于那段过往,他虽然了解,却不去触碰,孟熙秋需要的是忘记,不是提起。

  “嘿,你俩少在我面前,说些我听不懂的哑谜。”韩宇听得出来,他们刚刚说起了一个彼此都尴尬的话题,所以打了个岔,将话题给支开了。

  输液的药劲上来了,夏可昏昏欲睡,不一会儿就躺在床上睡着了。韩宇和孟熙秋有一搭没一搭的小声聊着天,他们之间虽不如彼此和夏可那样熟悉,但因为夏可的缘故,也早就成为了朋友,韩宇本身就是模特,孟熙秋又是做服装设计出身,两个人自然对时尚,穿搭,衣品,等等这些有聊不完的话题。

  “小可一开始还舍不得告诉我,后来告诉我说他的那些衣服都是你设计的,我还不信。这么看来,你真是设计师啊。”两个人聊着聊着,孟熙秋突然来了兴致,随手从床头柜上拿了张纸,用桌子上摆着的圆珠笔,便给韩宇画了一些她觉得蛮适合韩宇的搭配样子。韩宇第一次知道,孟熙秋原来如此深藏不露。

  韩宇还记得年初的时候,孟熙秋在巴黎的那个寒冷冬夜,失魂落魄,夏可能够用不到一年的时间,让那样一个像丢了灵魂一样的人,变成现在这样自信快乐,侃侃而谈的明艳的女孩子,还真是有他不一般的本事。只是,韩宇顺着孟熙秋的衣领看去,那里系着一条红线,夏可曾在一次酒醉之后,流着泪告诉过自己,那条红线栓的,是在巴黎将孟熙秋的右手扎的血肉模糊的那些碎玉中最大的一块,她将它磨成了一块玉佩,就这样一直挂在脖子上。纵然她再快乐,可她始终不肯放过自己,不肯放过她的过去,所以,夏可也永远都不会有机会,再向前迈一步,韩宇觉得,实在有些可惜。

  韩宇只在那一次,听酒醉的夏可用那样的话语提到过孟熙秋,那是夏可最心底的声音,其实他早就喜欢上了孟熙秋,只是理智的他,知道都是徒劳,所以,他们才成为了最好的朋友。或许这些心思,夏可在清醒的时候,自己都理不清,不过也好,如果真的越了界,夏可就会成为又一个林羽陌,韩宇不希望那样,夏可自己更不希望。

  正是因为有林羽陌的先例在,夏可才能够一直稳住自己的心神,他不会爱上孟熙秋,除非有一天,他们有足够的机会,爱上彼此。

  “什么设计师啊,那时候不过是个学生,参加比赛。现在也大多都是画着玩儿,夏可不嫌弃非要穿罢了。”孟熙秋听见韩宇的夸奖,腼腆的笑了笑,她很少露出这样的笑容,韩宇看的出,她是真的因为自己夸奖了她的设计天分而开心。

  “有机会,也送我几套,好不好?”韩宇从前和夏可问过,可每次都被夏可挡回来,说孟熙秋承诺过只做他一个人的设计师,如今,谁让你小子睡着,我亲自来问,看你还怎么拦着。

  “这个,我倒是无所谓,只是,我答应过夏可,只给他一个人设计,所以还得等他醒了,问问他的意见。”这次,一向谦和的韩宇,终于也受不了的拧着眉摆出了一副无语的表情。这两个人还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哈哈,逗你的,没问题,你想要什么类型的,和我说就好。”孟熙秋突然笑了起来,每次她这样使坏逗人的时候,都是她最可爱的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