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三十章 夏可病倒了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061 2017-02-17 19:04:09

  Susie的动作很快,与其说她业务熟练,倒不如说她是心急如焚。她下班离开公司之前,调出了自己权限内所能够拿到的所有顾淇枫的作品,连带杜姗姗给自己的那一叠“疑似”孟熙秋的作品一起,拿回了家。草草的吃过晚饭,Susie便在电脑前开始一张张比对,分析,圈出夏可每一件私服上,和顾淇枫作品元素重合点,再将所有内容整理列表,一直做到深夜才结束。

第二天一早,杜姗姗看见放在自己桌上的已经整理好的文件,都有些惊讶,她没想到Susie动作会如此之快,也很高兴自己没有选错人,Susie果然比自己预料的更加重视顾淇枫的事情。

“Susie,你把这个资料直接交给法务部,让他们去处理。不用提夏可,更不用提孟熙秋,就说是你整理资料的时候发现的,他们会按流程处理的。”杜姗姗当然不会让这件事经自己的手,她也知道这种侵权其实说不清道不明,她也从未想要真的和月影或者和夏可打官司,她只是想借此事打击一下孟熙秋,让孟熙秋自己知难而退而已。

“可是,经法务部的话,应该就只是公司层面的沟通,您昨天说的那些……”Susie被杜姗姗的态度给弄糊涂了,她以为杜姗姗要这些资料是想要告孟熙秋抄袭,可现在看来并不是。

“我昨天也并没有说要针对孟熙秋本人啊,能够通过这件事警告她不要接近淇枫就好,我并没想对她怎样。”杜姗姗的回答让Susie有些失望,但是细想起来自己也确实没什么资格针对孟熙秋什么,就事论事,交给法务部是最好的决定。

“好,那我拿去给法务部。”Susie说完,拿起杜姗姗桌上的所有材料,准备离开。

“还有,我给你讲淇枫和小秋的事情,是想让你明白,淇枫不是故意那样对你的,希望你能体谅他。我不希望有任何人知道,我告诉了你这些事,包括淇枫。”在Susie离开之前,杜姗姗说了这样一番话。

“嗯,杜总,我明白,我不会乱说的。”Susie点了点头,认真的答应了,然后离开了。

夏可去年接拍的两部大戏接连上映,凭借在剧里面不俗的表现,人气又暴涨了一番,最近通告多有些过分。有时候一天甚至有两场或三场通告等着他去跑,加上天气越来越冷,经常穿着单薄的衣服拍摄、录制,终于在一场综艺节目的录制现场,夏可高烧晕倒了。

孟熙秋在夏可身边这两年,他也生过病,但从未这样严重过,所以夏可在片场直接晕倒的时候,着实把孟熙秋吓了一跳。在叫救护车的过程中,孟熙秋听到有个年轻的工作人员问她夏可今天能否继续拍摄,直接把她问恼火了。

“人现在什么样你看不到么?还问我能不能继续拍?是人重要还是节目重要?”孟熙秋这一年来,接过来不少翁浩的工作,不再单单是助理,有些时候也会负责一些通告联络,所以大多时候她和夏可工作中的合作方都是笑脸相迎,在圈里也是口碑很好,出了名的好相处,像这样直接黑脸的情况从未出现过。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她是新来的,不会做事,你别见怪,先送夏可去医院要紧。”一个年长一些的工作人员过来圆场,孟熙秋也没继续说什么,很快救护车到了,孟熙秋陪夏可去了医院,节目组没有人跟来,跑前跑后只有孟熙秋一个人,这是她第一次体会到,原来演员那些风光耀眼都不过是营造出的假象,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关心他的只有那些真正的朋友和亲人,很不幸,夏可还没有亲人。

翁浩来的很快,几乎是一结束自己另外一边的通告就赶到了医院,夏可已经醒了,陪着他的除了孟熙秋,还有韩宇,因为刚刚孟熙秋实在一个人忙不过来,翁浩的电话也打不通,不得已叫来了今天正在休息的韩宇。

“小可,怎么样了?”翁浩看着夏可惨白的一张脸,很是替他担心,他很少生病,没想到这次这样严重。

“没关系,就是最近通告太多了。没休息好。”夏可有气无力的说着,孟熙秋在一旁没怎么理翁浩,她本来就因为翁浩最近给夏可安排这样多的工作在生翁浩的气,今天夏可晕倒,让孟熙秋更将所有的事都怪在了翁浩头上。

“小秋,你是怎么照顾小可的?怎么让他病到这样严重?”翁浩其实也没想多怪罪孟熙秋,只是夏可病了,孟熙秋作为助理,他觉得终究是难辞其咎。

“你让我怎么照顾?浩哥你现在不怎么跟夏可的行程了,所以就不知道他工作有多多了是么?他这一个月来,几乎每天都只能睡三四个小时,从早到晚的跑通告,全国各处的飞,我作为助理有时候在他录节目的时候,还能偷懒打个盹,都快要熬不住了。可他呢?困的在机场候机那几分钟都能睡着。我给公司打过好几次报告了,说夏可工作太多了,请求少接几个通告,你们有谁回应过么?夏可觉得公司有恩于自己,出道就签了这里,是你们一手捧起来的,不好意思多说什么。我打了报告,你们没有回应,夏可也就让我别再说了,一直用自己的身体硬扛着。现在病了,浩哥你倒是先埋怨起来了。”翁浩不知道,孟熙秋竟然是这样一个能说会道的人,不知道孟熙秋发起飙来竟然这样厉害。

“小秋,你怎么跟浩哥说话呢?”夏可连忙制止了孟熙秋,确实像孟熙秋说的,他虽然觉得工作累,但是是月影将自己从一个跑龙套的小演员成就成现在的自己,公司对自己是有恩的。而且,他没有家,公司对于他就像家一样。

“我不是针对浩哥,我只是在说事实。”孟熙秋头也没回,直接甩给夏可这样一句话,眼神依然盯着面前的翁浩。

“好了,小秋,我知道了。我回去就调整一下夏可的通告,主要是他最近正好在宣传期,观众的期待很高,有许多合作又都是公司长期的合作,你知道的,这个行业都是靠面子靠关系吃饭的,谁的面子也驳不得。你关心小可,有些情绪我也是理解的,可是这些情绪千万不要带到工作中,知道么?”翁浩刚刚在来的路上,就接到了刚刚那个节目组的电话,有要解除和夏可这次合作的意思,翁浩好说歹说才将事情圆了下来,翁浩见孟熙秋气势汹汹的样子,怕是刚刚她也没有给节目组好脸色。

“带不带到工作中,刚才我也已经和节目组吵过了。艺人晕倒了,他们想到的第一件事居然是今天还能不能录,这样的节目组,以后合不合作也不打紧。”孟熙秋今天像是吃了火药桶一样,倒是像极了当年她在决赛场上掷地有声的说自己不会出卖对行业的尊重的时候。夏可躺在病床上,看着孟熙秋,突然有那么一刻,将那时和现在两个身影重叠了起来。

“小秋,我知道你是担心夏可,好了,今天的事先不说了,他们那样做也确实不对。小秋,小宇,你们先好好照顾小可,我回公司还有些事情。后面几天的通告,我重新给小可排一下,小可,你先安心养病。”虽然孟熙秋态度不好,可说的并没有错,公司高层压下来给夏可的工作确实太多,翁浩因为不经常亲自跟夏可的活动了,也确实没注意到夏可的通告已经超出了他的负荷。不过,对于公司来说,艺人就是赚钱的工具,翁浩知道,凭借自己的说和,也并不会拿掉太多通告。夏可病好了之后,依旧会忙很长一段时间。

“谢谢浩哥,我问题不大,就是感冒,今天烧起来了。等烧退了,就能继续开工。”孟熙秋任性,夏可不能由着她任性,夏可客气的和翁浩说了这样一番话,翁浩也给了他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然后离开了。

翁浩离开后不久,夏可收到一条短信,是翁浩发来的,“小可,你应该再多招一个助理了,我现在没太多时间跟你的活动,小秋性子太硬,我怕她给你惹事。”

夏可看着翁浩发过来的话,其实翁浩说的没错,孟熙秋平日里作为助理照顾自己的一应琐事,还还算稳妥,但是小秋的性格单纯又直率,加上对自己的关心,为人处事上难免失了分寸,让她接替翁浩做经纪人的一摊事,不遇事还好,一旦遇事,一定回事今天这样的结果。可是,夏可抬头看了看坐在床边给自己削着苹果,一脸气鼓鼓样子的孟熙秋,他真的不想弄一个百转心肠的人过来,和孟熙秋一起共事,纵然自己会维护她,可她一定会吃亏的。

夏可想了想,还是回给了翁浩一句,“谢谢浩哥,先不用,小秋刚接手这些,她会成长的。”虽然夏可也知道,孟熙秋想要成长成翁浩那样圆滑处事的人,简直是天方夜谭,可他信任她,就像她也渐渐信任自己了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