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件风衣引出的风波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839 2017-02-14 18:17:50

  机场还是一如既往的人多,扛着单反的妹子们,跑起来体力一个个好的不得了,孟熙秋每次见到这样的场景,都不禁感慨,偶像的力量还真是强大,真有些可惜自己在十几岁的年华,如果当初这样疯狂的爱过一个偶像,是不是就不会那样将全部的身心都赌在顾淇枫一个人身上?

飞机还没有在北京落地,夏可今天的机场图便传遍了微博,这件风衣本就是孟熙秋专门按照夏可的气质和身材为他画的,纵然已经许久不画了,可孟熙秋的天分丝毫没有随着时光的流去了泯灭,再加上夏可不俗的穿搭,这一身瞬间在饭圈,甚至是时尚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就在众多粉丝舔屏高呼“太帅了”“太有型了”的时候,这次活动的赞助商也立刻有所反应,本来借着这次夏可参加品牌活动,为夏可拍了机场、街拍、活动现场好几套穿搭,配合春季的宣传,可没想到却这样一不小心被夏可的一套私服穿搭给夺取了所有视线,更难以置信的是,公司的宣传部门找遍了今年全部春季各大品牌的新品,都没能查到这件衣服的来源。

夏可和孟熙秋、翁浩一行人,飞机落地之后还未出关,翁浩的手机便被公司和品牌方接连打爆,说的都是同一件事,那便是面前夏可身上这身穿搭。

“张姐,是这样的,我刚刚简单和小可这边问了一下,这件衣服不是什么品牌的,是他一个做设计的朋友过年送他的礼物,他想着正好季节合适,就拿出来穿了。这样,我回公司马上去联系宣传部门,立刻将这个热度压下去,绝对不会影响到你们品牌的宣传进程。我保证。”翁浩在保姆车上一边和赞助商的张副总解释着,一边有些抱怨的冲夏可皱了皱眉,也是自己一时不小心,刚刚在酒店见夏可和孟熙秋从楼上下来,他就看着这身衣服,总感觉有什么不妥,可能是因为早晨刚刚起来,脑子还不是很灵活,加上翁浩本身对时尚穿搭的敏感性就不强,也没往这方面细想,一下飞机铺天盖地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翁浩立刻意识到问题出在了哪里。

“小浩,你能不能和夏可问一下,他这个朋友是哪个公司的设计师?相比这件事的处理,我们倒是更感兴趣这位朋友。”张姐是公司里负责市场十年以上的老员工,商业敏感性极强,这样一个设计师,凭借一件衣服,就能轻轻松松让一个人超凡脱俗,如果能够笼络到公司来,带来的绝对不仅仅是效益,还会是公司再整个业界的地位提升。

刚刚翁浩已经问了夏可,夏可也坦白了告诉了他这件衣服只是孟熙秋过年时随手画的,翁浩在震惊的同时,也自然明白,现在这个时候,夏可一定不想放孟熙秋离开去做什么设计师,况且,孟熙秋明显是熟手,当初没有进那个行业,应该也有她自己的原因,“张姐,小可这个朋友就是个学画画的,估计这衣服也是碰巧。”

“有时间你把这个朋友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下吧,我亲自和她联系。”张姐在行业里这么多年,这样有天赋的设计师,她还是很少见到的,翁浩竟然敷衍自己说她只是个学画画的,张姐又怎么会相信?

孟熙秋在一旁能够隐约听到翁浩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她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然后示意翁浩把手机给自己,悄声用唇语对翁浩说,“浩哥,我和她说吧。”

翁浩有些意外,但看着孟熙秋笃定的眼神,真的将电话递给了她,“张姐,她就在我身边,让她直接和您说吧。”

“喂,张姐您好,我是夏可的助理,衣服也是我画的。”孟熙秋声音与其说冰冷,倒不如说漠视,不带一丝情绪的,夏可和翁浩平日里都很少听到孟熙秋用这样的语调说话,似乎说话的人和自己之间有过很深的过结一般。

“你好你好,请问你怎么称呼啊?我想找个时间和你谈谈。”若论求贤若渴,张姐也算是姿态很到位了。

“张姐,我叫孟熙秋,我想您应该听过这个名字,如果您没听过,您公司高管里也有其他人听过。您知道这个以后,应该不会想要再和我聊什么了。”孟熙秋已经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样冰冷了,她毕竟要为夏可未来的合作考虑,但这家公司当年是第一个拒掉自己的,给她的理由不过是简单的四个字“专业不符”。

张姐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有些尴尬的停顿了一下,她当然记得这个名字,当初她的简历材料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放了整整一夜,和它对方着的就是和至美的那一纸协议。其实每一个和至美签过那份协议的公司,都希望能够得到像孟熙秋这样一个设计师,来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可是至美在业界实在太强,更重要的是至美背后的支撑资金太雄厚,这是他们这些公司根本很难去抗衡的,所以他们都不想为了这样一个刚刚毕业的小姑娘,和业界大佬闹僵。当初她放弃孟熙秋和众多公司一样,都有万般不舍,可最终却也只能那样选择。

“熙秋啊,张姐还记得你呢。你现在在月影做事啊?也挺不错的。”张姐没有告诉她自己当初放弃她的纠结和对她才华的认可,木已成舟,多说无益。

“嗯,谢谢张姐。我现在是夏可的助理,以后合作的地方还有很多,还要仰仗您多多提携。”孟熙秋推掉了刚才的事情,态度也和蔼了些,夏可和这些赞助商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不会给夏可找麻烦。“至于今天这个事,也是我不小心,没有安排好夏可今天的服装。先给您道歉,我们回去之后,一定妥善解决,绝不会影响这次的宣传。”

“好的,好的,那先这样,你把电话给翁浩,我再和他交待几句。”张姐听出了孟熙秋一前一后语气的不同,可见对于当初那件事情,她还是在意的,不过对于现在的工作她也足够珍惜,这样心思纯善的女孩,以后应该也会有不错的运气。

孟熙秋把电话递给翁浩,夏可微微歪头,看向孟熙秋,“喔,你发起脾气来好可怕啊,平日里都没见过你那个样子。”

“还不是怪你,我就说这趟全程赞助,你非要穿着臭美,看一会儿浩哥怎么骂你。”孟熙秋丝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自从两年前离开了这个行业,她早已不奢望再和这个行业扯上半分关系,因为每一次接近它,都是一次锥心蚀骨的痛。

“刚刚在机场里,浩哥接了几通电话之后,已经骂过我了。”夏可嬉皮笑脸对孟熙秋说,还顺便朝一脸不满的翁浩做了个鬼脸。

“什么时候骂的?我怎么错过了?好可惜。”孟熙秋忍不住继续这样说着。

“你推着箱子在前面走那么快,把我和浩哥在后面给挤的啊,你自然听不到。”听夏可的语气,倒还是一副很自豪的样子。

“你那些粉丝每次看见我走你身边了,回去就在网上对我一顿口诛笔伐,我才不要找骂。”孟熙秋说完有些后悔,粉丝无论怎样都不过是因为喜爱,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到显得自己的小心眼了一样,“不过我也知道啦,粉丝们都是好意,怕你交友不慎。”孟熙秋笑的有些尴尬。

“能够成为你的朋友,是我的幸运。”夏可突然一改往日和孟熙秋互怼的节奏,突然这样深情的一句,不仅噎的孟熙秋不知该接什么话好,更让刚刚挂了电话的浩哥也饶有兴趣的凑了过来。

“哎呦,夏可难得这样一本正经的讲话啊,小秋你面子不小啊。”刚刚因为孟熙秋和张姐聊了几句的缘故,张姐似乎对这件事也不想起初那样在意,浩哥也没再对夏可任性做的这件事多说什么。

“那是,脸长得大,面子自然小不了。”孟熙秋没有回答夏可的话,而是借着浩哥的调侃,巧妙的躲过了夏可的话。她不怕夏可调侃自己,不怕夏可为难自己,不怕任何事情,唯独怕的就是夏可对自己深情的样子。她怕夏可不小心越过那条他们小心的在彼此间筑起的界限,她怕任何人越过自己心里的那道界,因为自己早没有完整的一份爱,能够重新捧给任何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