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二十五章 远在异乡的春节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886 2017-02-10 18:51:04

  孟熙秋本就以为夏可是哄着自己玩儿的,便也没画太认真,真的半个小时就差不多勾勒完了,细节部分她也懒得处理图,最后还是夏可闹着,才在示意图的旁边,标了些许注释说明。直到这个时候,孟熙秋才发现,夏可或许是真的想把这衣服做出来。也罢,随他去吧,反正都是他自己想要折腾,自己画完就了事了。

孟熙秋放下画笔,电视里已经是接近零点的时候,主持人们轮番絮絮叨叨的耗时间,孟熙秋站在窗边向窗外看去,朵朵烟花开在空中,甚是好看。北京一年中,很少有时间允许大家这样放烟花,所以这样满夜空的烟花更加难得。孟熙秋曾看过一场无比美丽的烟花,纵然当时有缺憾,后来知道了故事的真相,却也成了甜蜜的回忆。孟熙秋倚在窗边,静静的看向窗外,烟花一朵朵炸开,散下点点火星,空气里都是硝烟的味道,这或许就是中国人对春节最难以磨灭的记忆吧,一代一代都是这样,一场相聚的狂欢。

“嘿,又想什么呢?咱们也下去放烟花吧。”孟熙秋听见声音,回过头,发现夏可已经穿戴整齐,站在自己身后,手里拿着许多小孩子才会玩的那种,能拿在手里,会喷出火花的那种小烟花。

“你这么大人了,还玩儿这种烟花?”孟熙秋今天一天发现,她从来没有了解到过夏可如此小孩的一面,他放小烟花,他讨春节礼物,甚至他收藏漂亮衣服,孟熙秋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会不会是因为夏可许多年不能和亲人一起过年,都是独自一人去各地旅游,所以他奢望这种陪伴,奢望这样的春节。

“这种才好玩而,小时候不都是玩这种么。大的左右有别人放,我们看就好啊。”夏可总是能把歪理说的一本正经。

“也对。走吧。”孟熙秋想着,既然夏可这样盼望能够在过年的时候有人陪伴,索性还不如带他回自己家过年,“你机票是改的明天么?”

“明天的没有了,过会儿我再查一查其他地方的。你不用管了。”夏可以为,孟熙秋又要帮自己订机票,“今天我们是朋友,你不是我的助理,不用总这样为我操心。”

“我是想说,要不你跟我回我家过年吧,我家人特别多,也热闹。”两个人在楼梯间一前一后的走着,孟熙秋的话说出来,夏可突然停住了脚步,楼梯间本来就有些暗,以至于孟熙秋差一点撞到夏可,“哎,你怎么停了?”

“真的么?”夏可回过头反问了一下孟熙秋。

“对啊,左右你也买不到想要去的地方的票,换了其他地方也玩不爽,还不如去我家。”孟熙秋认真的看着夏可,“在我爷爷奶奶家呆两天,回来之后还可以和小陌哥一起玩儿,你俩也认识,就是总感觉你俩之间互相看不顺眼,正好我借这个机会,好好板板你俩这毛病。”

“好好好,你这哪里是助理,到像是个管事婆。”夏可心里一是开心,二是觉得孟熙秋的样子实在可爱,竟然凑过来又想吻孟熙秋,被孟熙秋一转头躲过了,夏可的吻落在了孟熙秋的脸颊上。

“夏可,我只当你是朋友,像这种玩笑以后还是不要了。”夏可立刻发觉了自己做错了,但出乎意料的是,孟熙秋并没有太生气,可是话却说的异常坚定决绝。

“好,其实我也是只当你朋友的,只是我的表现形式有些西式,见谅啊。”夏可自己勉强化解着自己的尴尬,倒是换来了孟熙秋一个轻松的笑容。

夏可心里对孟熙秋是有一丝好感在的,但是这一丝好感并不足以让他追求孟熙秋,孟熙秋无论现在的身份,还是心境,都让夏可没有去追求她的理由。夏可是个对爱情很神圣的人,他希望终有一天,会有那样一个人,在自己喜欢她的时候,她恰巧也喜欢自己。所以,他纵然偶尔会情不自禁的对孟熙秋有些亲昵,但在心里,从未越界,孟熙秋始终是他很看重的那个优秀的姑娘,始终是他心里很重要的一个朋友。

而正是夏可这份不远不近的距离,给了孟熙秋最舒服的相处空间,让孟熙秋在夏可身边,能够轻松自在。

这是顾淇枫在美国过的第一个春节,往年虽然假期很短,但顾淇枫总还是能够回家几天,但是今年他和杜姗姗大年二十九还要去谈一桩生意,自然就错过了回家的时间。他心情不好,也并不想回国,想到国内的那个人,心里总是会隐隐作痛。

虽然远在异乡,但是年总还是要过的,虽然顾淇枫想把自己关在家里,可杜姗姗还是强行把他叫了出来,两个人一起吃了顿饭。

“春节快乐!”安静的西餐厅里,两个人就这样端着红酒牛排对坐着,即使杜姗姗嘴里说着春节快乐,却毫无任何春节的气息。

“春节快乐!”顾淇枫敷衍的回答着,明显的心不在焉。其实他从巴黎回来之后,已经这样心不在焉许久了,杜姗姗虽然前两天才在欧洲忙完回到公司,但她还是很快便感觉到了顾淇枫的情绪。

“我听说你把Susie调去Andy的组里了?一直没来得及问原因。她怎么了?”杜姗姗在欧洲的时候就听说Susie被调走了,她以为是顾淇枫因为在巴黎发生的事情,心情不好,迁怒旁人。但她昨天见到了Susie,看Susie也有些别扭的神态,她发现事情似乎并不是这样。

“没怎么,我现在亲自出图的时候比以前少了,本来也不需要助理了。刚好Andy那缺人手,我就让Susie过去了。”顾淇枫试图把事情说的很平常,但显然,他越是努力的去解释,越证明事情并不是这样。

“拜托,Susie早就不是你的绘图助理了,她近一年来一直都是你的秘书,你每天工作那么多,怎么可以身边没个人帮你整理?如果是Susie做的让你不满意,我可以重新给你安排更得力的人。”杜姗姗看向顾淇枫没精打采的面容,“你最近状态不好,要不休息一下吧。熙秋的事,我知道你肯定很伤心,我看的出,你还是在意她的,可是,你和她已经过去了。”

“和小秋无关。是我自己的问题。”顾淇枫急切的否认,让杜姗姗着实心里一惊,即使孟熙秋对他说出那样绝情的“事实”,即使他们已经分隔了两年,却依然阻隔不断他们的相爱,孟熙秋是这样,顾淇枫也是这样。

“淇枫,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因为小秋,总是这样苦着自己。至于Susie,你如果觉得她不合适,等过完年再招人进来就好,她画图的时候做的挺好的,现在只做秘书也确实有些可惜。去Andy那历练历练也好。”杜姗姗看着顾淇枫微微有些松了口气的样子,更加确认他和Susie之间出了什么事情,可杜姗姗没有多问,说了这样一句话之后,便岔开了话题。

两个人的春节,对于杜姗姗来说,是甜蜜美好的。她始终不承认自己爱上了顾淇枫,最初的她只是为了利用顾淇枫的才华,帮自己拿下接手公司之后的市场,而自己对他的依赖也只是因为工作而渐渐产生的错觉。可是,就这样和顾淇枫对坐在一起,她依然会觉得美好和开心。杜姗姗早就被尔虞我诈的生活抹去了所有小女生的心性,所以这仅有的一点点幸福感,她自己并不承认。

顾淇枫时不时的看向窗外,他知道现在国内已经是午夜,刚刚打过电话给家人和朋友,这使得他更加想念孟熙秋。顾淇枫也痛恨这样的对自己,纵然知道孟熙秋早已移情别恋他人,纵然听她亲口说了那样多凉薄的话语,纵然事实都证明了孟熙秋仿佛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可他依然忘不掉她,放不下她,无论面对她的时候彼此的话说的多么决绝,他却依然不肯相信,他们的感情真的到了尽头,再无回头的可能。他总是隐隐觉得孟熙秋有什么难言之隐,就是这一点点的怀疑,让他始终无法放下那段过往,放下那个人。

就在刚才,顾淇枫好想给孟熙秋发个信息,哪怕只是简单的问候一句春节快乐。可是他没有这样的勇气,纵然他又千言万语想要说给孟熙秋,可他依然害怕,孟熙秋看到自己的懦弱,因为如果那样,她会更加对自己弃之如敝履吧。他爱孟熙秋,也恨孟熙秋,曾经自信狷狂的摇滚才子,终究还是难逃情字的困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