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二十四章 春节礼物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117 2017-02-09 18:05:06

  电视开着,放着春节晚会,不过夏可和孟熙秋都没心思去看,权当是个背景音让屋子里显得不那么寂寞。两个人闲闲的聊着,平日里夏可工作忙,孟熙秋从前也只当她是一个工作伙伴,很少和他聊这样久,今天倒是像是朋友一样,互相说着一些自己经历过的故事,相互嘲笑,相互打趣,又因为彼此经历的那样不同而相互欣赏。

春节晚会总是少不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海外游子贺电的环节,从来很少有人会在意那些环节。孟熙秋无意间扫了一眼电视,刚好看见来自美国华人的贺电的时候,心里还是微微动了一下,原本聊的热络的对话,微微停顿了几秒,孟熙秋的双手也无意识的相互揉搓了几下,很快又装作若无其事的和夏可继续聊了下去,可明显已经有些心不在焉。

夏可当然没有错过孟熙秋这一瞬间的停顿,从她的眼神里也显而易见看得懂她想到了什么。孟熙秋不知道顾淇枫春节能不能飞回国过年,只知道在这个团圆的日子,除了父母亲人,她好想念他。如果没有那件事,他们现在应该已经结婚了,说不定已经怀了可爱的宝宝,两家人在一起过年。

夏可盯了孟熙秋一会儿,突然灵机一动,“小秋,年夜饭是我做的,那你是不是应该送我个新年礼物啊?”

“啊?可我没准备什么啊。”孟熙秋仔细想了想,好像手头确实也没什么可送的,她就是个小助理,靠着每月那点工资过活,又能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礼物?

“你等等啊。”夏可突然跑到屋子里拿出几支铅笔,和一个画本,出来塞到孟熙秋手上,“你送我套衣服怎么样?”

孟熙秋表情有些尴尬,将笔和本也立刻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开什么玩笑,好多年没画了,早就生疏了。”

“胡说,送你去医院那天,在你家里看到了好些你的画稿,不少都是最近的呢,都是男装,怎么就生疏了。你不拿我当朋友。”孟熙秋的新画稿大多也都夹在那个她和顾淇枫记忆之作的本子里,夏可这话的言外之意,也便是他也已经知道了那本册子的事。

“你怎么乱翻人家东西啊。”孟熙秋有些埋怨的看了看夏可,她能够接受夏可知道了她和顾淇枫的事情,却不曾想他连那本册子都翻看过了。那是她和顾淇枫之间最伤害彼此的记忆,他亲手将他们的回忆撕碎。

“哪里是我翻的,那本子就在那敞着,想看不到都不行。”夏可一脸无辜,大呼冤枉。

孟熙秋那些画稿大多也都是想念顾淇枫,睡不着的时候画的,所以大多都是比照着顾淇枫的样子画的,顾淇枫的身材,顾淇枫的年纪,顾淇枫的风格,夏可这样一提,孟熙秋仔细想了想,突然发现那些画稿倒是也蛮符合夏可的气质。

“那索性你从那些画稿里挑一张你喜欢的好了。就是你还得自己找地方做,几年不接触这个,我现在可不认识什么订制的地方了。”孟熙秋从巴黎回来之后,再也没拿过画笔,也不是心里多在意,可就是不想画。既然夏可提了这要求,自己也不好一直推辞,索性这样。

“我才不要你给别人设计的衣服,我要你给我画。左右现在也没事干,大过年的,你就给我画一张么,我知道你半小时就能画一幅的。”夏可才不想要那些孟熙秋想念顾淇枫的时候,给他画的衣服。

“你怎么知道?”原本孟熙秋是想反问夏可怎么知道那衣服是给别人画的,可听到最后一句,她突然意识到,夏可可能真的很早之前就认识自己。

“知道什么?”夏可不知道孟熙秋问的是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半小时就能画一幅画?我不记得我在你面前画过设计图。你总说咱们从前认识,咱们到底在哪见过?”孟熙秋从前只是略有好奇,今天倒是有些想要刨根问底起来。

“咳,你画图的事是何凝说的,至于见过么,你真的不记得了?一点儿影响也没有,对我没印象,那么对宇哥呢?对他有印象么?”夏可并不想告诉孟熙秋自己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三里屯的那次挑战,只是因为那件事是杜姗姗所为,大过年的夏可不想让孟熙秋想起更多的旧事伤怀,所以拿何凝当挡箭牌遮掩了过去。可其实,他们之前的哪次见面,都少不了让孟熙秋想起旧事,只不过快乐些的记忆总归会好些,所以夏可还是选择告诉孟熙秋第二次。

“最初听到宇哥名字的时候,倒是有些印象,不过现在也想不起来是什么印象了。宇哥我应该也没见过,第一次见他还没第一次见你熟悉呢。”孟熙秋认真的回忆了一下,确实当时对韩宇的样子根本没有一丝熟悉感。

“好,你等我去换身衣服。”夏可说完,径自去了卧室,孟熙秋被夏可这说一出是一出的劲儿,弄的一头雾水,这两个人的大年夜,因为夏可的折腾,也显得没那么寂寞了。而且,经过他这么一打岔,刚刚因为想起顾淇枫而思念的痛,也渐渐消散。孟熙秋笑了笑,靠在沙发上,静静的等着夏可换衣服。哼,换衣服,你天天让我给你准备衣服,你那些衣服我哪件没见过,你还能穿出什么奇怪的衣服来?

夏可这个衣服换了好久,似乎是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孟熙秋在外面边看电视边无聊的喊了句,“好了没有啊,大姑娘一样。”

孟熙秋话音刚落,夏可便穿着孟熙秋和顾淇枫比赛时候的那件红枫叶礼服出来了,孟熙秋立刻站了起来,“你怎么会有这件衣服?”

“所以,你想起我了么?”夏可走到孟熙秋面前,发现孟熙秋连看都不敢多看这件衣服一眼,赶忙反手想要将衣服脱掉。

“没关系,穿着吧,我也好久没见过这件衣服了。”孟熙秋用余光看到了夏可的动作,抬手制止了他,然后抬手扯了扯衣服的袖口,想要把长久不穿折出来的折痕抚平一些,“对不起,我不该忘了你的,是你当时替宇哥来走的秀。”

“嗯,后来我觉得这衣服特别好看,当时娟姐正好在组委会工作,她和宇哥一直是朋友,我便托她把这衣服买了来,其实后来你俩穿的那套更好看,不过娟姐说你们把那套带走了。我就买了这套,礼服裙也在我这里,你要不要看看?”夏可出名之后,便搬到了这里,这套衣服本就是买来收藏的,平日里也没怎么穿过,便和礼服裙一起都收在箱子里,搬来之后没再拿出来过,今日倒是借这个机会,一起拿了出来。

“算了,这衣服不是这样放的,皱了很不容易熨平的。你既然喜欢,我来帮你熨熨这件,然后挂起来吧。”孟熙秋依然看着夏可的袖口,那折出来的印痕让她觉得扎眼。

“也好。”夏可将衣服脱下来递给孟熙秋,孟熙秋熟练的拿了熨板熨斗出来,认真的熨烫着。

“夏可,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你才要我过来当助理的?”孟熙秋低头做事,嘴上却继续问着刚才的问题。

“嗯,当时我看你在晓琳姐手下,那样心不在焉的样子。和我印象中的你千差万别,我当时不知道你为什么没有继续在这个领域里做下去,我觉得可惜,更觉得你原本那样干练,却被生活所迫,不忍心让你那样,所以硬让娟姐将你要了过来。”虽然只有短短半年,但夏可如今说起这件事情,两个人都觉得有些恍若隔世。

“夏可,谢谢你。在我最落寞的时候,拉了我一把。”孟熙秋终于熨好了衣服,将衣服提了起来,递给夏可,然后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我这可是原始股投资,你看如今这不就有回报了?”夏可见孟熙秋笑了,也笑的明艳起来。

“什么回报啊?给你熨衣服啊?”孟熙秋一脸不解。

“你不是要给画一套衣服送我么?怎么?又反悔啦?我当初在你那么落寞的时候,把你捡回来,如今你都不肯报答我一下。”夏可开始耍赖。

“你这个人帮别人还图回报的啊。”孟熙秋无语,亏得刚才自己还有些感动,这一晃神的功夫,他又变回了这副模样。

“本来是不图,可是,哎呀,你就画一张嘛,又难为不到你。”夏可再次把画本塞到孟熙秋手上。

“好好好,画啊,画,你哼唧了,大过年的。”孟熙秋翻了个白眼,从茶几上拿起笔,“说吧,要什么衣服?”

“就来个春装吧,马上过完年就能穿的。”夏可见孟熙秋终于拿起了画笔,开心的不得了。

“说的就好像你有地方去做一样。好,就给你画个春装,你这大高个,送你件风衣吧。”孟熙秋从和顾淇枫分开以来,每每拿起画笔总是有些伤怀,像今天这样开开心心的,还是头一次。夏可还真是有魔力,总是能轻易化解孟熙秋的情绪。

“好嘞,没问题,以后我的衣服啊,你都承包了啊。”夏可边说,边走去卧室,将孟熙秋熨好的礼服挂起来,孟熙秋趁着夏可看不到自己,冲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