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两个人的大年夜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134 2017-02-08 18:21:42

  孟熙秋在医院又住了两天就出院了,本来就是因为当时心灰意懒几天没有好好吃饭,又加上旅途劳累,才晕倒的。如今醒了,输了些葡萄糖,也没必要在医院一直住着。

公司给夏可放了五天的假,这样一折腾,竟然只剩下了一天。眼看快到春节,夏可的通告格外多,他又不肯放孟熙秋辞职,孟熙秋也只好强打着精神陪夏可跑通告。夏可知道孟熙秋很累,却并不让她休息,硬是要每天都让孟熙秋跟着自己出来,一应事情也和往常一样,一点儿不少的让孟熙秋为自己去办。

夏可并不是不体贴,他只是不想让孟熙秋独自一个人,陷在悲伤的情绪里。孟熙秋也很感激夏可这样做,虽然偶尔有些体力不支,但是作为助理的那些事情,孟熙秋早已眼到手到心到,没有半分差错。

这种时候,有事可做对孟熙秋来说实在是一种馈赠。当时孟熙秋辞职也并不是因为不想做事,而是怕夏可因为顾淇枫的事情怜悯自己,让她不自在,却没想到夏可竟然在孟熙秋醒来那次提过一次顾淇枫,之后便再未提过此事。这便是夏可的体贴,孟熙秋不想夏可多问,夏可就真的只这样一提而过,再没有半句多言。

春节前夕,各个电视台总是会提前录好许多节目,用来在春节期间放映,所以夏可的通告整整排到了腊月二十九,孟熙秋也只好陪他到了这一天。晚上坐车从录影棚回家,夏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总算是结束了,想想以前没出名的时候,每年小年已过便可以回家了,现在想想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孟熙秋坐在夏可身边,一边刷手机,一边轻轻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有心事?”孟熙秋虽然有情伤,但她却很少在夏可面前叹气,她对工作和生活的界限一向划的很轻,只是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才渐渐在夏可面前偶尔表露一些自己的心情,夏可也渐渐的见过孟熙秋许多不一样的情绪和样子。

“买不到回家的票啊。连着刷了好几天也刷不到。估计今年三十是回不去了,可能要等到初一才能回去。”孟熙秋没有抬头,一直盯着手机屏幕不停的刷着购票网页。

“那我陪你过年好了,你这个助理工作极其不负责,好像也没给我订到票吧?”夏可用一副怨念的语气说着,似是在指责她办事不力。

“我给你订好机票了,明天中午的。前几天订不到,今天上午刚刚订的,你当时在忙,忘了和你说了。”孟熙秋听见夏可的抱怨,抬起头看向他,这才发现夏可的表情好整以暇,根本就是早就知道,“哦,我忘了,订好机票,你手机上有提醒的。你故意整我是么?”孟熙秋一副觉得夏可很无聊的表情,白了他一眼,继续刷着自己的手机。

孟熙秋的家乡本就是个小城镇,没有机场,只有火车和大巴车。孟熙秋从前上学,从未在这么晚买票回家过,也没想到竟然这时候连大巴车的票都是这样一票难求。

“没关系啊,我晚一天走也无所谓,反正是去旅游,早一天晚一天都无所谓。就算不走也没什么,前年过年的时候我还是在剧组过的呢。”夏可在座位上侧过身,将胳膊曲起来撑住头,盯着孟熙秋的侧脸,仿佛在等着她的答案。

“我也是不明白了,你在外面这样忙一整年,好容易过年了为什么不回家陪陪父母,平日里就全世界各处飞,过个年还要飞出国去旅游。再说了,你知道给你订这张机票多难订么?你可别浪费了。”孟熙秋可是放弃给自己刷票的机会,帮夏可刷到的回家机票。

“我父母都过世了,我回家不过是给父母上个坟,过年回去也是去亲戚家过,不回也没什么。”夏可的声音突然低沉下来,眼神也不再像刚刚那样熠熠发光。

孟熙秋听到夏可的话,立刻抬起头盯着夏可的眼睛,她从未想过夏可会有这样的经历,“对不起。”

这是夏可最隐秘的故事,夏可的父母在他刚上大学那年,因为一场车祸双双离世,所以夏可才会刚上学便接许多戏,即使是龙套也无所谓。他当时已经十八岁了,出了这样的事情,虽然亲戚们不会拒绝为他出学费助他读完大学,可是他却并不想那样。所以他当时没有要任何亲戚家的一分钱,从跑龙套开始一点一点挣自己的学费,生活费,那时候日子过得很苦,很累,所以他总是会努力再努力的想要出名,想要红。上学的时候,为了过活,什么样的戏,什么样的小角色都无所谓,可是毕业之后,他觉得想要红就必须要有平台,所以他来了北京,在这里他遇到了韩宇,遇到了孟熙秋,在这里他渐渐打拼出了他的现在。也正是为此,夏可比任何人都更相信,未来掌握在自己手里,不在其他任何人的手中。

孟熙秋最终还是只买到了大年初一火车票回家,夏可则索性直接退掉了机票,反正已经没有了家,也就不拘泥于什么时候回去,左不过是去坟前说说话。

孟熙秋从未见过大年三十的北京,街上空旷的可怕,早就没有了平日里的喧嚣。孟熙秋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不在自己父母身边过年的经历,万家团圆的日子,更是平添了许多思念之情。

“爸妈,你们放心吧,我和单位里没有回家的同事一起过年。而且明天我就回去了。把电话给爷爷奶奶,我再和爷爷奶奶说会儿话。”孟熙秋从天色刚有些暗便一直倚在窗边打电话,整整说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父母在爷爷奶奶家过年,孟熙秋更是和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哥哥姐姐,一个个挨着聊了个遍。终于又一次电话交到爷爷奶奶手上的时候,孟熙秋看到夏可举着锅铲一脸怨念的靠着厨房门,给了孟熙秋了一个极其不耐烦的表情。

孟熙秋和爷爷奶奶又说了几句话,再次道了春节快乐,重复了好几遍明天就回家了,才彻底挂掉了这将近两小时的电话。

“我是你单位里没回家的同事?”夏可早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的春节,也没什么特别的情绪,见孟熙秋想要给家里打电话,便主动承担起了做年夜饭的重任。谁想到,这电话一打就停不下来的节奏,尤其在夏可听见孟熙秋对自己的称谓的时候,再也耐不住性子在厨房里做饭了,便拿着锅铲站在厨房口,用眼神表示对孟熙秋的不满。

“难道不是么?”孟熙秋刚和家人通过电话,很开心,回答夏可的话的时候也是笑嘻嘻的,反倒像是在气他。“哎,你等等,小陌哥电话。”

夏可翻了个白眼,只好又折回厨房继续做饭,指望着孟熙秋打完电话来帮自己,可能他们真要等到凌晨才能吃饭了。

“喂,小陌哥,春节快乐啊。”孟熙秋的声音轻松愉快。

“小秋,春节快乐。听阿姨说,你没有买到票。明天才能回家啊?你自己在北京怎么过年?”林羽陌刚刚给孟熙秋打了好几次电话,一直在通话中,他便知道孟熙秋定是给家里在打电话,又见她语气这样轻松,应该是心情还好。

“夏可留北京过年,我在他家过年。”孟熙秋或许是一时太高兴了,又或许是因为刚刚过去的那些事情,对夏可有了些朋友间的友好,所以一时竟也忘了林羽陌对夏可的非好感,直到说出口才发现说错了话,一时语塞。

“这样啊,也挺好,有人陪你一起过年,我就放心了。你帮我祝他春节快乐。”让孟熙秋意外的时候,林羽陌这一次竟然没有说夏可什么。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便挂了电话。

孟熙秋这才发现,天已经彻底黑了,眼看快到八点钟了,春节晚会就要开始了,孟熙秋有些不好意思,夏可明明是留下来陪自己过年的,自己却让这样一个大明星,孤孤单单的为自己做了两个小时的饭。

“夏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孟熙秋走进厨房,见夏可已经差不多做好饭了,两个人本就吃不了多少东西,夏可只弄了两个菜,煲了个汤,剩下的就是整整齐齐摆在餐台上的已经包好的圆鼓鼓的饺子。

“你可算是打完电话了,吵死了。”夏可倒是也没抱怨什么,反倒是有些打趣了笑了笑,孟熙秋头一次不和父母过年,他能理解,“喏,给你留了两个饺子皮,你来包两个吧。”

“怎么,考验我手艺啊。”孟熙秋在家也不是没干过活的大小姐,拿起饺子皮熟练的包了起来,还漂亮的捏了一排好看的花边。

“不是啊,大年三十只有包过饺子,来年才大吉大利。”夏可一味的胡说。

“这是什么地方的习俗?”孟熙秋从未听过这样的说法,反倒认真的看向夏可。

“我夏可的习俗啊。”夏可说完,自己哈哈的笑了起来,从孟熙秋手里拿走包好的饺子,摆在自己包的那一排排饺子的最中间,左右端详了一下,然后自恋的说,“还是我包的好看。”

孟熙秋还了夏可一记白眼,嫌弃的说了声“自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