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要信任我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211 2017-02-07 18:08:37

  夏可从何凝家离开的时候,心里五味陈杂,半年来,他一直以为孟熙秋是失恋后失了往日的心性,从未想过她一个女孩子,竟然背着这样多的秘密。

天快亮了,夏可也并不想回家,索性直接回了医院。林羽陌还坐在楼道里,孟熙秋还在监护室里观察,他只能一直在那里等。

“小秋她当年做那样的傻事,你为什么不拦着她?你不是她的青梅竹马么?”夏可坐在林羽陌的身边,几分不解几分抱怨的问。

“何凝果然还是告诉了你。”刚刚何凝打电话给林羽陌,问孟熙秋的情况,林羽陌便知道一定是夏可找到了何凝。

“你为什么不拦着她?任凭她自己一个人扛这么多事情?”夏可没有理会林羽陌的话,继续问着。

“她来求我的时候并没告诉我原因,我当时如果知道她会这样在意,而且会在意这样久,我说什么都不会帮她。”林羽陌这两年来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那年冬天出现在花园广场,帮孟熙秋与顾淇枫分手,所以从那之后他便只能更加小心翼翼的护着孟熙秋,只可惜事与愿违,孟熙秋却离自己越来越远,渐渐的都不肯和自己说心事,自己只能眼看着孟熙秋在死胡同里独自痛苦。

“就算小秋告诉你原因,你一样会帮她。她就是你的死穴,你根本拿她没有任何办法。”夏可到底是靠人脉处事的人,看事看人都极其通透,一句话便说中了林羽陌这么多年的症结。他从小就让着孟熙秋,他早已失去了拒绝孟熙秋的能力。

林羽陌熬了一夜,有些累,加上夏可的话,让他忍不住抱住头,叹了口气,“我多希望当年我没有任性和她来一所学校,或许那样的话,这些事情便都不会发生。”

“羽陌,你回去休息吧,我今天没有工作,我在这儿看着她。”夏可终于还是不想说更多重话,这件事顾淇枫是无辜的,林羽陌同样是无辜的,杜姗姗为的是她的事业,孟熙秋为的是她要守护的人,每一个知道真相的人都有各自的理由,每一个曾经或现在被蒙在鼓里的人,又都同样经历着痛苦。夏可一时间竟不知该去抱怨谁,如果说杜姗姗是一切问题的根源所在,那么她当初也并非没有给孟熙秋退路,只不过,孟熙秋将顾淇枫的梦想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她这样用尽全力的去爱,根本没有想过给过自己一丝退路。

“没关系,我等小秋醒来。”林羽陌没有心情回家,孟熙秋不醒来,他根本没有心思去休息。

“小秋要是万一一时半会醒不了,你还得想着怎么和她爸妈说。你是她的亲人,你不能倒下,你要是倒下了,小秋醒来会更伤心。先回去吧,小秋醒了,我打电话给你。”亲人,是啊,林羽陌这么多年,对于孟熙秋终究不过是一个亲人,他早就失去了守护她的机会。夏可的话不无道理,如果叔叔阿姨问起来,有自己遮掩着,还能让他们放心些。

林羽陌走后,夏可便找到医生,为孟熙秋转了一个单人的普通病房,监护仪器虽然还都在,但夏可可以陪护在她身边。夏可这样做,是因为他要唤醒孟熙秋,他不会由着孟熙秋自己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消沉下去,那不是他认识的孟熙秋,更不是他期待的孟熙秋。

纵然医生告诉了夏可,这样强行将孟熙秋唤醒,对她的精神有不利影响,但他还是要这样做。夏可握着孟熙秋的手,开始在她耳边不停的天南地北的和她说话,夏可给孟熙秋讲自己的故事,讲自己在做演员之前的经历,渐渐的开始讲孟熙秋来到自己身边之后,自己是如何折磨她的事情,那些点点滴滴,夏可却也还都记得清楚,许多事情都是自己找茬来专门整孟熙秋的,如今说起来,夏可依然津津乐道。从天亮又讲到天黑,夏可一天没有离开,就这样在孟熙秋的床畔唠唠叨叨,他能感觉到孟熙秋从最初的毫无知觉,渐渐的有了些反应,握在夏可手心里的手,也渐渐有了些动静。

终于,孟熙秋微微的睁了睁眼睛,睡了许久,嗓子也有些哑,孟熙秋用极小的声音咕哝了一声,“你好吵。”

夏可看见孟熙秋略带嫌弃的表情,听见略带嘶哑的可爱嗓音,总算是放下心来,他轻轻的在孟熙秋的手背上吻了吻,揉了揉孟熙秋的头发,然后挑了下眉,微笑着看向孟熙秋,“不吵你怎么肯醒。”

孟熙秋感觉到了身上的疲累,仿佛背过了一座山一样,她努力回想着,她并没有想要轻生,只不过她真的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便晕过去了。孟熙秋感觉自己仿佛做了很长很长的一个梦,这个梦里很宁静,自己在梦境里无忧无虑的生活,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一样,不,那不是小时候,因为这个梦境里,没有林羽陌,也没有顾淇枫,只有她一个人,孤单却美好。孟熙秋在这个梦境里不想醒来,这样安宁静谧的日子,她好向往。不知过了多久,这个梦境开始变得聒噪,起初她并没有找到聒噪的来源,可是渐渐的,那个聒噪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硬要走在自己身边不停的对自己唠唠叨叨,在她终于看清了夏可的样子时,梦境终于走到了劲头,所以她才会醒来看见夏可的时候便对他说了那样一句“你好吵。”

医生进来检查了一下孟熙秋的情况,说除了身体虚弱,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嘱咐她刚醒来要多休息,然后便离开了。

“看来我又要谢谢你了。”夏可将孟熙秋的病床摇了起来,孟熙秋看着夏可眼圈下的乌青,不知他这次又为了自己辛苦了多久。

“不仅是我,昨夜你的小陌哥在这守了你一夜,我刚给他打了电话,他一会儿过来。”夏可信守诺言,孟熙秋醒了之后,他便告诉了林羽陌。

“小陌哥这么多年一直为我担心,说起来,我挺对不住他的。”孟熙秋看向窗外,能看到远处点点灯光,她从何时起变成了这样一个只会给大家带来麻烦的人?

夏可见孟熙秋又要开始自怨自艾,站到了窗口,挡住孟熙秋的视线,让她不得不只能看着自己,“嘿,我救你两次命了,你要怎么谢我?”

“你想我怎么感谢?”孟熙秋反问夏可,她从来猜不准夏可的心思,还不如他自己说。

“我不许你辞职。继续给我当助理。”夏可把孟熙秋的辞职信扔到她的被子上。

“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会耽误你事儿的。我不是不想,是我真的干不了了。”孟熙秋见夏可拿出辞职信,总算知道他为何在休假期间这样快的知道自己出事了,没想到竟然是这封辞职信救了自己的命。

“你以为你刚到我身边的时候,能比现在强多少?”夏可就是这样,纵然他心里对孟熙秋无比疼惜,话到嘴边却依然难听的不行。

“你太忙了,这份工作太累了,我想换一个。至少我想换一个轻松些的艺人。”孟熙秋虽然昏迷了几天,可她依然记得夏可过了这个休假之后,行程有多繁忙。她不是怕累,但她真的怕会耽误了他的工作,所以这样的借口便也信手拈来,对顾淇枫比这严重许多的谎话都说出了口,如今这些,于她倒也简单了。

“小秋,你为什么一定要靠伤害自己来守护你想守护的人?”夏可听了孟熙秋的话,有些疼惜,也有些窃喜,他心疼孟熙秋这样贬低自己来,却又惊喜孟熙秋竟会为了自己做出同样的事情。

“你说什么?守护?”孟熙秋虽不太理解夏可的意思,但她隐约觉得,夏可知道了些什么,这次醒来,夏可虽然依旧毒舌,对自己的态度却和从前明显不同,少了些许调笑,多了许多关心。

“何凝告诉了我你和顾淇枫的事情,从今天起,我会陪你一起承担这件事,你不用拒绝,我不会给你拒绝的余地。我和你的那些朋友不同,我认准的事情从没有商量的余地。”夏可就是这样,原本是感人肺腑之语,他说出来却像是命令一样,也正是这样,让孟熙秋反倒是一时间哭笑不得了。

“你这个人,还真是霸道。”孟熙秋无奈的笑笑,她本想抱怨几句夏可多管闲事,可估计抱怨也改变不了什么,想要拒绝夏可更是没可能,夏可本就是一个比自己还要倔上几分的人。

“对啊,我就是霸道,等到哪一日,我想要你做我女朋友,我一样能将你抢到手。”夏可凑到孟熙秋面前,冲她得意的挑了下眉,眼波流转,让孟熙秋有些尴尬的躲闪着他的目光。正在孟熙秋犹疑的时候,夏可又突然笑着离开,“哈,逗你的,我会做你最好的朋友,只是从今以后,你要信任我。”

孟熙秋微微松了一口气,看着夏可的笑颜,也冲他笑了笑,刚刚的尴尬就在这对视一笑间,轻描淡写的化解,“好,我会的。”

夏可还幼稚的凑过来,和孟熙秋拉勾盖章,还想小孩子一样唠唠叨叨的又碎碎念了许多幼稚的话语,逗得孟熙秋不得不一时忘却了心头那沉重的忧伤,跟着他笑了起来。

林羽陌站在门口,看见的就是两个人拉勾对视而笑的样子。夏可,你是对的,这样的笑容,我已经给不了她了,可是你竟然真的可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