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二十一章 知情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622 2017-01-16 18:24:38

  顾淇枫感觉自己睡了好长的一觉,做了许多许多美丽的梦,每一场梦里面都有孟熙秋陪在自己身边。恋恋不舍的从梦中醒来,顾淇枫立刻敏锐的觉察到自己的屋里进来了外人。

顾淇枫宿醉醒来,头疼的很,但还是立刻起身,因为他听见了从厨房传出来的动静,告诉着自己,家里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进来了外人。他想不明白会是谁,但是已经清醒的他明明白白的知道,无论是谁也不可能是孟熙秋。

“Susie?”顾淇枫走到厨房门口,看到Susie扎着围裙做饭的时候,感觉有些不真实,她是怎么进来的?

“淇枫,你醒啦!我做了些早饭,也不知道你爱不爱吃。”郑思湫回过头,笑的明艳,但她对自己的称呼,让顾淇枫却不禁拧起了眉头。

“你怎么进来的?而且,不要叫我淇枫,如果你觉得是在公司外,不方便叫我的称谓,可以直接叫我全名,顾淇枫。”顾淇枫冰冷的态度,让郑思湫的笑容立刻尴尬的僵在了脸上。

“你怎么了?是昨晚你让我叫你淇枫的啊?”郑思湫可以当做顾淇枫昨夜是因为喝过酒情绪高涨,可她不会听错,顾淇枫当时果然叫的是自己的中文名字小湫,怎么会一夜醒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昨晚?你昨天一晚上都在这?”顾淇枫听见郑思湫的话,说话声突然提高了许多,你怎么进来的?

“看来你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你的心思我都知道了,你昨晚一直抱着我叫我小湫。”郑思湫说这些是希望顾淇枫能够想起来昨天的事情,哪怕是想起来那么一点儿,她只是希望顾淇枫不要再掩饰对自己的感情。

“行了,不要说了。抱歉,让你误会了,我不知道你的名字里也有一个秋字,不过我叫的小秋,不是你。”顾淇枫声音冷冷的,也不再看郑思湫一眼,“谢谢你昨天照顾我,如果冒犯到你,我非常抱歉,对不起。”

郑思湫像是被浇了一盆凉水一样,立刻从头凉到了脚,她呆呆的站在那,任凭锅里煮的粥还在咕嘟咕嘟的冒着泡,她看向顾淇枫,希望从他的脸上找到哪怕一丝犹疑,可是没有,他说的是真的,看来昨夜真的是自己自作多情了。那个温柔的吻,那些温柔的情话,没有一丝一毫属于自己,她就这样直挺挺的站着,泪水从眼角瞬间便流了下来。

“可是,昨天我和你上过床了,这个你想要怎么办?”郑思湫想着,看顾淇枫昨天的样子,他口中的小秋也是早已翻过页的往事,他既然那样珍视贞洁,或许自己能够用这种事一时要挟住他,至于感情,日子久了总能够慢慢培养的。

“既然我将你错认成了小秋,那么便不可能发生你说的事情,我答应过她娶她之前不碰她,无论我和她之间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会违背这个诺言。我隐约记得我强吻了你,所以,我向你道歉。你如果觉得继续做我的助理会尴尬,我会和杜姗姗说,给你安排新的岗位,你不用担心。”顾淇枫职业化的说辞,让郑思湫又嫉妒又尴尬,她用她平生最快的速度扔下手里的厨具,离开了这间屋子。

而顾淇枫无力的将灶台上的火关掉,看着锅里的泡泡一点点冷却下来,有些无奈又有些懊恼的捂住头,叹了口气。自己果然是喝太多了,怎么会把别人错认成孟熙秋?这下好了,又无端伤害了一个无辜的人。

夏可离开了医院,回到家换了身衣服,开始细细想着从他带孟熙秋去巴黎之后的每一件事,孟熙秋去见顾淇枫之前明明那样开心,为何见了一面之后变得如此失常?林羽陌不肯告诉自己孟熙秋和顾淇枫的故事,可夏可突然觉得自己必须要知道这个故事,林羽陌太过宠着孟熙秋,事事都由着他,纵然他爱她,可他根本没办法拯救她。孟熙秋是那样阳光快乐的一个女孩,他绝不允许她因为一个顾淇枫,永远这样消沉暗淡下去。

“娟姐,你在忙么?”孟熙秋的手机已经交给了林羽陌,夏可只好找娟姐帮忙,他隐约记得娟姐曾说孟熙秋去美艺做化妆师助理的时候,是何凝介绍的。何凝,是那个当初在比赛的时候给自己化妆的姑娘吧,她们是室友,她应该会知道的。

“小可啊,我正陪小宇拍杂志呢。你什么事?”娟姐还挺奇怪夏可给自己打电话的,他平日里如果找韩宇大多都会直接联系韩宇,所以很少给自己打电话。

“娟姐,你帮我跟美艺的晓琳姐要一个人的电话,叫何凝。就是当初介绍小秋去美艺的那个人。”

“怎么让我找?她不是熙秋的朋友么?”娟姐有些诧异的问了一句。

“嗯,我有些事想和她问问,不想通过小秋。娟姐,麻烦你啦。”夏可说的有些吞吞吐吐,他知道自己求娟姐帮忙,本不该瞒着娟姐,可是事情说起来太长,他也并不想说给娟姐听。

“好,我一会儿把电话发给你。”娟姐每天事情很多,也没太多功夫去好奇别人的事情,夏可既然不肯说,她也没去细问,说起来,她与孟熙秋不过是见过几次,对她的照顾劝说,也全都是看在夏可的面子。

何凝接到夏可电话的时候,有些意外,夏可直接明了的说想要问孟熙秋和顾淇枫的事情,何凝当然是不肯告诉他的,这件事孟熙秋和他们早就约定过,不会告诉任何人,这是他们对孟熙秋许下的承诺。

“孟熙秋现在躺在医院,昏迷不醒。顾淇枫就是她的症结。所以,我必须要知道这件事。”夏可见何凝也是和林羽陌一样的说辞,有些生气,气他们的守口如瓶,更气孟熙秋为何一定要自己独自硬抗。

“熙秋昏迷不醒?在哪个医院?我去看看她。”何凝听见夏可说孟熙秋昏迷了,立刻着急起来。

“你现在去看她也没用,她没有求生意识。”夏可毫不客气的说着,“你必须要告诉我这件事,我才能帮她。”

“医院里有医生,而且我们自然也能帮她。我对熙秋承诺过不会说的,你别难为我了。”何凝不知为何夏可会这样好奇孟熙秋和顾淇枫之间的事情,毕竟对于夏可来说,那些都是与他无关的陈年旧事。

“你们?你是说你?或者说林羽陌?还是还有其他的谁?我在孟熙秋那里见过一本册子,一本撕过又粘好的册子,我猜她应该和顾淇枫比赛结束没多久就分手了吧?两年,两年间,你们有谁真的帮到过了她?你们若真能帮她,她今天又怎么会这样?”夏可纵然知道自己带孟熙秋去巴黎是导致她崩溃的罪魁祸首,但是,他还是要用这样的话激何凝,他必须要知道事情的原委。

“你怎么会知道熙秋和顾淇枫以前比赛的事情?她从不对人说的。”何凝本以为夏可只不过是知道顾淇枫的名字,没想到他知道的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多。

“我如果说那时候我就认识她,你相信么?”夏可觉得何凝微微有些动摇,言辞也变得恳切“你觉得我为什么平白无故要她来做我的助理?如果我不认识她的话?你们都离她太亲近,你们帮不了她的,这件事,就让我来做吧,好不好?”

“好吧,那你来我家吧。我和我男朋友都在,他是顾淇枫的朋友,有些事情,可能要我们一起说给你听比较好。”两年来,何凝唯一庆幸的是,孟熙秋允许自己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付嘉佳,她曾经体会过隐瞒真相的滋味,所以对孟熙秋心里的痛更多一分感同身受,只可惜,她却帮不上忙,这是他们所有人的无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