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二十章 Susie郑思湫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860 2017-01-13 20:30:35

  与此同时,顾淇枫在美国过得也并不好。原本顾淇枫还要在巴黎参加的会议,他也没有参加,直接委托给杜姗姗之后,便离开巴黎回了美国。

回到美国之后,顾淇枫一反这两年来拼命工作的常态,彻底给自己放了大假,他关闭了所有联系方式,谁也找不到他,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喝酒弹吉他。离开孟熙秋的两年里,他很少弹吉他,因为那是孟熙秋曾经最喜欢的自己的样子,是他们一切缘分的开始,他不敢触碰,可是今天他突然好想弹,好想念还在学校时候的过往。如果没有和孟熙秋之间的缘分,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进入现在的行业,有现在这样的成绩;如果没有和孟熙秋之间的缘分,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还是曾经那个不羁的摇滚少年;如果没有和孟熙秋之间的缘分,和别人的相爱会不会像他们之间的一样让他难舍难分?

顾淇枫一遍一遍的弹着他们的《初恋》,一瓶一瓶的喝着啤酒,醉的一塌糊涂。他不想下楼去买吃的,只想不停的喝酒,醉了便睡,睡醒了便接着喝。从前还有一方印章让他来怀念过往,如今也没有了。

顾淇枫坐在地上,脑子里全是孟熙秋在咖啡店和自己说话时的样子,两年不见,她一点儿都不想自己,她是那样的轻描淡写,而自己却是痛苦的难以自拔。我们曾经的过往在你心里算什么?只是些没有意义的时光么?孟熙秋,你知道没有你在身边,我还要独自一人守着我们共同打拼起来的事业,有你在这个事业叫梦想,你不在,它只是一个噩梦而已。

顾淇枫不知道过了几天,只知道他每次醒来的时候,窗外或明或暗。再次醒来,窗外又已经黑了,顾淇枫看了看一地的酒瓶,从中间努力地想要找出还有酒的瓶子,可是所有的瓶子里都已经空空的,什么也没有。顾淇枫虽然醒着,可是几天下来酒劲并没有过,脑袋依然是懵懵的,他只想喝酒,就想着要去楼下便利店买来。

顾淇枫努力的从地上站起来,在地上坐了几天,又不停的再喝酒,手脚根本没有力气,试了几次才勉强扶靠着墙站了起来。也懒得换衣服,套上一件还算保暖的外套,就开门准备出去。

或许是听见开门的声音,一直坐在顾淇枫门口的一个女孩连忙站了起来,有些担心又有些怯生生的看着他,“顾总监,你可算出来了,你没事吧?”

她叫郑思湫,但是在公司里大多数人都只知道她的英文名字,Susie,是顾淇枫还是设计部项目负责人时候的绘图助理,现在顾淇枫当了总监,杜姗姗觉得她做事还算稳妥,就升了她当顾淇枫的秘书。虽然杜姗姗心里有那么一丝丝对顾淇枫的爱,但她事情多,不可能事事为顾淇枫亲力亲为,而Susie是顾淇枫这几年来唯一还肯接受的助理,也就只好选她。

当年顾淇枫进入至美集团,拼了命的工作,他有许多自己出图的成品设计,也有许多是自己提了元素让团队来完成的作品。每一件,他曾经都要亲手画图,不让他人插手。杜姗姗自己帮不上他的忙,却也不希望他没日没夜的辛苦,便在应聘公司设计师的毕业生里挑选了好些来给顾淇枫做助手,却都被他一一打发了,顾淇枫那时候说,他根本不需要助手,直到最终Susie来了公司,顾淇枫才勉强接受了她。

Susie并不是学设计出身,她是学画画的,有良好的画功,却并不会做设计。杜姗姗当时根本没有想到顾淇枫会接纳她,只当是顾淇枫不喜欢别人对他的设计指手画脚,而杜姗姗本身也不过是想找个人替顾淇枫在画图的时候辛苦一下而已,也就同意了。Susie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成功应聘到这份工作,只有顾淇枫知道,只是因为画图的时候,她拿笔的样子有那么几分像孟熙秋,杜姗姗硬要安排个人给自己,与其是别人,还不如是她。

“你谁啊?怎么在我门口坐着。”顾淇枫酒劲未醒,也看不清人,只知道她原本靠在自己门旁,现在站了起来。

“顾总监,我是Susie,杜总说一直联系不上你,让我过来看看。我听见了你弹吉他,知道你在,可敲了很久的门,你都不开,就只好在这儿等着。要不,我给杜总拨个电话,你和她说吧。”Susie看了看顾淇枫样子,见他眼神迷离,估计打给杜姗姗也说不出个什么来,刚掏出手机又放了回去,“算了,我先扶你进去吧。你要做什么?我替你出去办。”

Susie的长相和孟熙秋并不像,但也是瘦高的身形,加上偶尔一些动作确实和孟熙秋有那么几分神似,这几份神似在顾淇枫清醒的时候,是一种安慰,而此刻则是诱发他情绪崩溃的导火索。

Susie扶顾淇枫进屋,就被一地的酒瓶吓到了,她知道顾淇枫喝了酒,却没想到仅仅三天他竟然喝了这样多。她扶顾淇枫坐到沙发上,转身去收拾一地的酒瓶,忙碌的背影看在顾淇枫的眼里,更像是从前他和孟熙秋在那间小小工作室的时候,孟熙秋收拾屋子的样子。在Susie终于把所有酒瓶都弯腰放到墙角,站起身的时候,突然听见顾淇枫站在身后说了声,“小秋,你来啦,我就知道你会来的。”Susie从未听顾淇枫用这样温柔的声音对谁说过话,更没听他叫过自己小湫,她给他做助理一年多了,他很有才华,很有魅力,她一直很仰慕他,却从未敢想过其他,可现在,他就这样站在自己身后叫自己小湫,虽然知道他醉了,却还是难免有些心动。

“顾总监,你怎么知道我的中文名字?”郑思湫转过身,看向顾淇枫,他正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向自己,也仿佛根本没有听到自己在说什么。

“小秋,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我爱你啊。你怎么会舍得抛下我,我爱你啊,爱你啊。”顾淇枫低声呢喃着,一手撑在郑思湫背后的墙上,一手突然搂住郑思湫的腰。郑思湫倒不是没有恋爱经验,只是她前不久刚和男朋友分手,现在仰慕已久的顾总监就在自己面前说着让她根本就不敢相信的情话,让郑思湫有些喜出望外,也有些不知所措。

“顾总监,我不知道,不知道你居然也……”郑思湫磕磕巴巴,紧张的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小秋,你怎么不叫我淇枫了?叫我淇枫啊!小秋,小秋,小秋……”顾淇枫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郑思湫吻了下去,唇齿间都是酒的苦涩味道,郑思湫起初还有些躲闪,可她越是躲闪,顾淇枫越是更加急切的吻过来。郑思湫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所有的感官都只有这个吻,或许是酒精的刺激,郑思湫也渐渐情迷,抱住顾淇枫回吻着他,双手还在顾淇枫的身上不住的磨蹭着,想要索取更多。

“小秋,别乱动!”顾淇枫微微拉开一段距离,停下来微微喘着气,离开孟熙秋的两年,他过着苦行僧办的禁欲生活,此刻一个吻足以让他意乱情迷,可他还是努力的停了下来。

“淇枫,你不想么?”郑思湫在美国的时间不短,也早已不是处女,对于男女之事,倒是颇有外国人的风格,很放得开。

“小秋,我说的话从来做数,娶你之前,我不会的。”顾淇枫冲郑思湫笑着,笑的无比灿烂,郑思湫在顾淇枫身边这么久以来,从未见过他那样幸福的笑容,他诺言一般的话语,更是让她有些感动,贞洁这个东西虽然她并不珍视,但顾淇枫肯如此顾忌她,她当然感动。

郑思湫本想在和顾淇枫说些话,却发现顾淇枫就这样伏在自己的肩上睡着了,睡梦中嘴角都带着满足的笑,看的郑思湫也跟着微笑了起来。

“别在这儿,去卧室睡吧。”郑思湫努力的扶住顾淇枫,带他往卧室走去。

顾淇枫并没有睡沉,很配合的由着她扶着自己往卧室走,嘴里幸福的呢喃着,“小秋,你在我身边真好。你会不会永远都在?”

“我会的。”郑思湫轻声在顾淇枫的耳边回答着,看见他像个孩子拿到糖果一样,即便是在梦中,依然咧嘴笑的明艳可爱。郑思湫满心都是幸福的味道,她从未敢奢望过能够得到顾淇枫的倾慕,却不曾想,他给了自己如此大的惊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