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你也喜欢小秋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131 2017-01-12 18:42:18

  夏可急切的敲着孟熙秋的房门,却始终没有人来给自己开门,夏可趴着门听,也听不到里面任何动静。夏可甚至有些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不留一把孟熙秋家的钥匙在自己这里,好歹此刻能够派上用场。

夏可还想着要不要问问孟熙秋的朋友们,可是又怕她真的在家里出了什么事,与其耽误时间还不如自己动手。

幸好租房合同还在夏可手里,他找来开锁师傅,师傅也痛快的同意给他开锁。房门打开了,夏可立刻冲了进去,屋里漆黑一片,没有开灯,也没有任何动静,可是孟熙秋的东西却都堆在门口,仿佛从回来之后便没再动过。

“小秋,小秋,你在么小秋?”夏可急切的拍着卧室的门,他还是理智的,没有直接闯进去。可是门内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夏可推开门,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的光,隐约能看见孟熙秋斜躺在床上,却没有一丝生气。夏可连忙摸索着找到房间里灯的开关,突然光亮的变化,让夏可都不禁闭了几下眼睛,可孟熙秋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小秋?”夏可来到床边,摸了摸她的额头,冰凉,呼吸很微弱,脉搏也一样微弱。不是睡着,是晕过去了。在孟熙秋的手边,摊开着一个本子,是夏可曾在孟熙秋的枕头下见过的那个本子,翻到的那页正是当时决赛的时候夏可穿过的那套红枫叶。设计图破碎不堪,被撕碎后又粘在一起的残破样子,让夏可终于意识到,孟熙秋和顾淇枫之间的分开,远不像他想的那样简单。

夏可抱起孟熙秋,根本等不及打电话叫救护车的时间,直接打车带她来到医院。夏可没有想过自己大晚上就这样穿着睡衣套着羽绒服,衣冠不整的抱着一个女孩子到医院,明天又会有多少恶意揣测的新闻爆出来,此刻他只希望这个他曾经觉得明艳聪明的女孩子的生命,不要就这样从自己的指缝间流逝掉。接诊的医生和护士,还是很有职业素养的,纵然他们都认出了夏可,还是第一时间先接过了孟熙秋去检查和抢救,作为医者的仁慈和善良,让夏可感觉到自己在生命面前的渺小。

“医生,她怎么样了?”夏可焦急的等在检查室外,虽然他拿来了孟熙秋的电话,开机之后也看到了孟熙秋父母发来的短信,可他不敢给她父母拨回去,也不敢拨给她手机里的任何一个号码,林羽陌,何凝,以及另外两个被她列在挚友分组里那些他不认识的名字,周若岚,章雅静。他不想让他们担心,更不想因为他们的到来,让自己连在孟熙秋最无助的时候,守护她的资格都没有。

夏可有些后悔,他不该自以为是的带孟熙秋去巴黎,如果她没有和顾淇枫相见,又怎么会突然崩溃到如此地步?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孟熙秋和顾淇枫之间又到底发生了什么?而那本破碎的设计图又是怎么回事?半年了,他终于好奇了孟熙秋的故事,而此刻,孟熙秋却没法给自己讲故事了。

“她是你的?”医生并不是八卦,而是要确定一下夏可有没有资格为孟熙秋的治疗做主。

“我是演员夏可,她是我助理。”夏可急切的看着医生,“孟熙秋怎么样了?”

“身体上倒是没什么大碍,就是她应该有几天没怎么吃饭了,体力不支,导致晕厥。另外就是,她手上的伤口,处理的不够彻底,外加没怎么换药,有些化脓发炎。给她消消炎,再打一针破伤风就可以了。但是……”医生有些为难的停顿了一下。

“但是怎么?她还有别处受伤?”在巴黎的时候,夏可背孟熙秋回来,只看到了她手上的伤,身上其他的地方他不方便检查,看医生为难的样子,他还以为是顾淇枫或者什么人侵犯了她。

“不是,只是她好像精神上受过很大的打击或伤害,她没有要醒来的意识。”医生叹了口气,刚刚试图唤醒这个女孩多次无果,她的精神上一直在拒绝醒来,“你不是她的亲属,没办法替她做主,我希望你能联系到她的亲人,现在的情况,我们必须要和亲属知会一下才敢进行治疗。”

“我可以替她做主,有什么事情我都承担。”夏可想到已经这样晚了,他如果再这样打一通电话给孟熙秋的父母,实在不忍,“她父母不在北京,一时间也过不来。”

“其他亲人也行,至少得是他家亲属认可的人,这个责任你承担的起,医院却承担不起。我们有我们的原则,也请你配合。”医生看得出夏可真心为孟熙秋着急,但是他不会为此放弃原则,毕竟孟熙秋现在的状况,再也醒不过来也是有可能的。

林羽陌赶到医院的时候,夏可正坐在走廊的长凳上翻着孟熙秋的那个本子。

“小秋怎么样了?”林羽陌见到夏可,焦急的问询,并挨个窗口查看,试图看到孟熙秋。

“别找了,在里面呢,这里看不到。去找医生先签字吧,我签不了。”夏可低沉的声音,声音里有失落,有懊恼,更多的是纯粹的担心。

林羽陌签完字回来,夏可依然在那里坐着,一动不动。

“怎么会突然这样?”林羽陌在夏可身边坐下,刚刚医生说了孟熙秋的精神状况,远比两年前那次孟熙秋接自己的名义,和顾淇枫提分手的时候要严重许多。

“你知道这个东西么?”夏可把手里的本子递给林羽陌,从刚刚孟熙秋推进检查室,夏可就一直在翻看这本册子,一张一张的设计图,从笔法稚嫩到娴熟,从硬冷不容的两种风格,慢慢融合成最后的红枫叶系列,夏可仿佛能够从这本册子里看到孟熙秋和顾淇枫一路从陌生到相恋的每一步,只可惜,每一张设计图都别撕的四分五裂,无论再怎么努力的粘合,都很难再将那些曾经团起来的折痕抚平。

“这是……”林羽陌翻开册子,眼睛立刻睁的老大,难以置信的看向夏可,“这是孟熙秋以前的设计图,你在哪里看到的?”连林羽陌都不知道孟熙秋有这本册子,更不知道顾淇枫曾在孟熙秋面前将这些设计稿撕碎,可是现在看到整本册子被细细黏贴起来的样子,他也能猜到几分缘由。

“如果我第一次看到这本册子的时候,肯翻开看一眼,或许我也不会带她去巴黎。”夏可有些懊恼的捂住脸,剧组杀青那天,孟熙秋在自己房间的地上睡着,他送她回去时曾见过这个本子,更是见过孟熙秋在睡梦中对这个本子有多在乎。如果那时候他多看一眼,夏可想了想,即使那样,或许自己也不会太在意吧,他从未真的觉得孟熙秋对她和顾淇枫的过往会如此心重。他原本是想要帮孟熙秋,才让娟姐把孟熙秋要来的,可笑的事,也是自己让孟熙秋走到了今天这个境地。如果她当初就那样混在晓琳姐手下做化妆助理,或许现在也过得挺开心吧。

“巴黎?”孟熙秋这次和夏可去巴黎时装周并未告诉林羽陌,因为林羽陌不喜欢夏可,可这又是孟熙秋的工作,她不想林羽陌因为自己总是担心。

“恩,巴黎时装周,我有工作,就带了小秋去。她一开始是不想去的,我也没有同意。”夏可叹了口气,“她在那遇到了顾淇枫。”

“你!”林羽陌立刻气的站了起来,他恨不得要打夏可两拳来出气,可他毕竟不知道孟熙秋和顾淇枫从前的事情,也是无辜。林羽陌只好攥了攥拳头,站了好一会儿又坐了下来。

“小秋她,她和顾淇枫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应该知道吧?”这是夏可第一次问起孟熙秋和顾淇枫的事情,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希望知道这个故事。

“我猜她不想让你知道这件事。”林羽陌没好气的说,虽然他知道夏可无辜,可他现在懒得理夏可。孟熙秋不知什么时候能够醒来,他心焦的很。

“如果你想让她好起来,最好告诉我。除了我,你们有谁让她真的开心起来过?至少我做到过。”夏可说的一本正经,他有这样的自信,是因为孟熙秋在自己身边这半年,明显已经比刚来的时候要情绪好了许多。他不敢说自己多了解孟熙秋,但他却懂得如何让孟熙秋开心和在意,他唯一差的只是他不知道她的故事。

“你喜欢小秋?”林羽陌警惕的说,他已经错过一次,让顾淇枫伤害到了孟熙秋,对于夏可,他从见他第一次就很警惕。夏可是娱乐圈里的人,一旦招惹上孟熙秋,无论是从他的职业,还是他做事的轻浮样子,对孟熙秋来说都是灾难。

“你也喜欢小秋吧。”夏可用了也字,既回答了林羽陌的问题,也准确的戳中了林羽陌的死穴。

“别招惹小秋。否则我绝不会饶你。”林羽陌偏过头瞪了夏可一眼,然后冷冷的说,“谢谢你送小秋来医院,你是艺人,在这儿待久了不方便,先回去吧,我看着小秋就好。”

“那行吧,今夜你看着吧,明早我来替你。” 夏可还想说什么,可是见林羽陌一副不再想理自己的样子,也只好作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