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一十七章 带血的碎玉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006 2017-01-10 18:09:34

  “夏可,我已经没事了,你下午和晚上两场秀。赶紧去休息一下吧。”孟熙秋努力的想要坐起来,她还想着下午如果可能,自己依然陪夏可去秀场,纵然自己刚刚经历了身体和心灵的双重重创,但这些都是她自找的,怨不得任何人,夏可更没以为为她买单。所以,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耽误了夏可的工作,也不想拖沓了自己的工作。

“你想坐起来是么?”夏可见孟熙秋不停的用没受伤的手在床边摸索的撑着,将她扶了起来,坐起来,身上的酸软比躺着的时候还要明显,不过孟熙秋也不好意思说想再躺下去了。

“娟姐呢?去你房里睡了?”孟熙秋想着,应该只有这一种可能。

“嗯,娟姐和宇哥今天工作都很多,我让娟姐去我屋休息了。”夏可把椅子拖到离孟熙秋近了些,在床边坐下,“我刚才趴着睡了会儿,现在反倒不困了。和你聊聊天吧。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

“昨天……”孟熙秋本不想问,可一时间也不知说些什么好,只好继续说下去,“昨天你怎么找到我的?”

“还好你停在了塞纳河畔,我想着你认识的地方不多,就挨个找过来,便寻到你了。”对于顾淇枫的事情,夏可只等着孟熙秋自己和他说,如果她不想说,他也不会问。

“辛苦你了。昨天你见到我的时候,我……我有没有吵闹啊。”孟熙秋心里总还是对昨晚那些真切的梦存有疑虑,两年来,她一直都在做同样的梦,梦里顾淇枫从来没有原谅过自己,而昨晚顾淇枫的温柔,顾淇枫的吻,都太过不可思议。

“有啊,你不停的唠唠叨叨,我恨不得打晕了你。”夏可轻笑着对孟熙秋说,他不愿去提起孟熙秋昨晚都唠叨了些什么,直觉告诉他,这时候提起顾淇枫这个名字,绝对不会对气氛有任何益处。

“也是你背我回来的?”孟熙秋试探的问,如果背着她的人是夏可,那么背上她之前那些,会不会……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吻你的也是我,你还把我舌头咬破了。”夏可还故意吐出舌尖让孟熙秋看了看。

这样的大方承认,倒是让孟熙秋尴尬的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她昨晚迷糊间将夏可当成了顾淇枫,竟然和夏可接了吻,也不知有没有说其他出格的话,不过看夏可现在的神情,还好他不是很在意,“对不起。”这是孟熙秋此刻能想到的唯一的话了。

“没关系,不过你吻技好差。你一直念叨的那个人,是你前男友吧?他过去是怎么忍你的?”夏可故意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又故意说出好些调侃孟熙秋的话来,其实都是为了让孟熙秋能够此刻不那么沉重,玩笑总是能够在不经意间让人轻松下来。

“也是啊,现在他总算是不用忍我了。”孟熙秋苦笑了一下,摇摇头,不再说下去了。

“其实吧,也没有那么差,我还是蛮喜欢的。要不要趁你现在清醒了,再试试?”夏可也说不上自己有几分真几分假,竟然真的凑了上来,停在孟熙秋面前不到五公分的地方,嘴角的笑容与他是不经意的,看在孟熙秋眼里却尽是调笑。

孟熙秋别过头,脸颊和发梢还是不经意的蹭到了夏可的唇,让孟熙秋更加向后躲了躲,夏可见状也赶忙退了回来。

“抱歉。”夏可看着孟熙秋的表情,知道自己玩笑开大了,原本只是想逗她开心,没想到她却这样在意自己吻了她。

“反正我已经很像一个笑话了,没什么。”孟熙秋自暴自弃的叹了口气,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夏可你去睡会儿吧,我也累了,再睡会儿。下午的工作我不会耽误的。”

从前孟熙秋还能够在夏可面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经历了昨夜这样一场,自己全部的软弱无助都被夏可看到了,此刻她唯一还能坚持的,只有认真完成这次的工作。孟熙秋心里也渐渐起了回到北京便要辞职的念头。

孟熙秋原本以为两年前已经经历过一次和顾淇枫的分离,这一次重来一遍,不过就是将过去的心情重演,有过一次心痛的经历,早已有了抗体,却不曾想,自己竟然会比两年前更加脆弱,更加难以承受。两年前那次,她只是心痛,只是想念,却从未有过一刻像现在这样,心灰意冷,甚至没有了活下去的劲头。

“小秋,如果我冒犯到了你,我向你道歉。可是那个吻,我不后悔。你睡会儿吧,我也先去睡了。”此时的夏可并不知道孟熙秋所在意的并不是那个吻,她心中在意的只有顾淇枫的愤然离去,以及她和顾淇枫之间的再难回头。

看着孟熙秋背对着自己躺下,裹着被子蜷成小小的一团,夏可有些懊恼自己,虽然不知道孟熙秋和顾淇枫之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但一定不是小事,可自己却还那样满不在乎的轻佻言语,她又怎么承受的住。

夏可叹了口气,去卫生间洗了把脸,躺到一旁娟姐的床上,一晚上的疲累让他很快睡着了。而孟熙秋却根本没再睡着,她悄悄的用没受伤的左手,将刚刚夏可从她手心中拿出放在床头柜上的碎玉,拿在手里一点点摩挲着,孟熙秋借着窗帘缝里透进来的晨光,仔细端详着这些破碎不堪的碎片,被血染红的和田白玉,变得格外好看,却又格外刺目。

不一会儿,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孟熙秋翻过身看见是娟姐走了进来,“娟姐,你来啦。”

“恩,小可睡啦?”娟姐听见孟熙秋和自己说话,声音虽然恹恹的,但是倒还算清醒,可见是醒了一会儿了。

“刚睡没一会儿,让他在这睡吧,先别叫他了。”孟熙秋边说边努力的撑起身子坐起来,现在已经不像刚刚醒来的时候那样没有力气,勉强坐起来后,孟熙秋拍了拍床边,“娟姐,过来坐。”

娟姐坐下后,看到孟熙秋的右手已经裹上了纱布,看来夏可是给她包扎之后才去睡的,“手怎么弄的?”

“昨天跌了一跤,跌伤了。”孟熙秋尚且不想让夏可知道自己的事情,对于娟姐当然 更不想细说,“没什么事儿,已经上药了。”

“这蝴蝶结是小可的杰作吧?”娟姐见孟熙秋不愿说太多,自然也不去追问昨晚发生了什么,看那可爱的大蝴蝶结,不像是现在孟熙秋的精神状态会做出来的事情。

“恩,他一个大男生,还有这样少女心的一面,我也是没想到。”孟熙秋没精打采的用左手摆弄了一下蝴蝶结,嘴里随意的说着。

“熙秋,你不知道昨晚小可找你的时候有多着急,要是昨晚没找到你,我都不知道他会怎样。这几年来,除了对小宇,他也就对你这样上心,小可他是真拿你当朋友了。”娟姐至今也不知道当初夏可为何非要让自己把孟熙秋要过来给他当助理,但是半年了,娟姐看得到孟熙秋在夏可身边的成长,也看得出,夏可是真心的对孟熙秋好,只不过,他表现出来的永远都是一副嫌弃的样子。

“夏可人很好,这些我都知道。”孟熙秋偏过头去看了看夏可睡着的样子,她见过许多次夏可睡着的样子,尤其是在片场的时候,经常累的在候场的时候便靠在椅子上睡着了。演员这个职业,在观众眼里光鲜耀眼,可背后的辛苦也只有他们自己和身边的人才会知道,夏可其实已经算是演员里面比较谦逊和蔼的了。孟熙秋始终想不起曾经在哪里和夏可见过,既然夏可说忘了便忘了,她也没再去想过这个问题。可现在她突然有些好奇,究竟以前他们是怎样的相遇,会让夏可如此肯帮自己?

“熙秋,再难受也不要伤害自己,不要伤害真正关心你的人。过段时间就会好的。”夏可说孟熙秋是因为失恋才突然病倒,夏可本就不知道实情,娟姐自然更不知道。她只当是两个人感情不和分手了,也只能是这样来劝她。

“谢谢娟姐,我没事儿。”孟熙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也算是对娟姐的感谢。“宇哥今天有几场?”

“三场,上午还有两个项目要谈,可能一会儿我就得先走了。你一个人行吧?”娟姐见孟熙秋精神状态还好,又看看睡着的夏可,还好两个人都没出什么事,要不然,她回去公司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交代了。

“我可以的,娟姐你和宇哥先去忙吧。”娟姐不知道孟熙秋一直都是在强撑着和自己说话,见孟熙秋还能够始终嘴角挂着笑容,想来应该没什么问题。看看时间,也确实不早了。

“好,那我先走了,小可的两场虽然晚,但你们也别过去太晚。中午就让他起来吧。”娟姐嘱咐了一下孟熙秋便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