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一十五章 情不自禁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428 2017-01-06 17:58:19

  “小可,孟熙秋现在还没回来呢,打她电话也不接,你知道她去做什么了么?”娟姐和孟熙秋是住在同一间房间的,夏可告诉她孟熙秋有些事情会晚些回来,但是现在已经是十点多了,依然没有见孟熙秋回来。这里毕竟不是在国内,人生地不熟的巴黎,她开始有些担心了。

“什么?她还没回来?”夏可本来已经准备睡下了,但是接到娟姐的电话,也立刻着急了起来,“娟姐你先别急,我再给她打打试试。”

夏可挂了娟姐的电话,便立刻开始给孟熙秋打电话,电话里不断的传来忙音,却始终没有人接起来。给孟熙秋发了许多条微信语音,也同样是没有动静,这下夏可更加着急了。

“娟姐,你有没有下午宇哥走秀的那个设计师的电话?小秋结束后是和他一起出去的。”夏可思来想去,也只有找顾淇枫这一条路,如果他俩在一起,那自己便放心,如果不在一起,那孟熙秋或许就是出事了。

“我只有至美公司那个负责联络的女孩的电话。”娟姐一边说一边将电话直接发给了夏可。“小可,你不要急,明天还有工作,实在不行就先报警吧。”

“工作哪有人重要?”夏可说完意识到自己不该这样大声的和娟姐说话,毕竟娟姐也是好意,“娟姐,抱歉。”

“没关系,你先打这个电话看看,我这边也再给小秋打打电话。”娟姐能够理解夏可,夏可是性情中人,对朋友从来都很义气,从前对韩宇是,如今对孟熙秋也是。

夏可按照娟姐给的电话打过去,对方并没有人接听,此时韩宇从娟姐处得到了消息,敲门来到了夏可的房间。

“小可,咱们出去找找吧。实在找不到,娟姐说的对,早些报警总是好的。”韩宇毕竟比夏可要大一些,做事比他要稳重许多。

“会不会是和她那个朋友在一起,他俩过去是恋人。”夏可把自己的猜测说给韩宇。

“熙秋跟你这么久了,就算是以前做事毛躁的时候,她让你这样操心过么?”韩宇反问夏可。

“那倒是没有,小秋有什么事从来都和我报备。”夏可听了韩宇的话,仔细回想了一下,果然孟熙秋从来没有过私自离开的时候。想到这里,夏可背后起了一层冷汗,是自己执意要带孟熙秋来巴黎的,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便是罪魁祸首了。

夏可连忙穿好衣服,见韩宇也想跟他一起去,“宇哥,你和娟姐都别去了,你明天好几场,得早点儿休息。我一个人就行,她没带太多钱,对巴黎也不熟,不会走太远,我就找找几个我们去过的地方,实在找不到,我会报警的。”

“可你明天也有工作啊。”韩宇有些不放心这么晚了夏可一个人去找孟熙秋,如果夏可再出点什么事,更是没法向公司交代了。

“没关系,我明天的场比较晚。”夏可说了这样一句就匆匆走了。

冬季的巴黎街头,寒风刺骨,夏可一出门便被迎面吹来的冷风冻的打了个哆嗦。想着孟熙秋不定躲在什么地方打哆嗦,便忍不住加快了些脚步。

顾淇枫离开咖啡店之后,孟熙秋在众人奇怪的眼神中慢慢的捡起了满地的碎玉,一片片紧紧的攥在自己右手里。尖锐的棱角刺破了她的手心,划破了她的手指,血渐渐的从指缝淌了出来,像极了当年顾淇枫为了孟熙秋,在酒吧和阿闯PK时,被吉他划破手指的样子。只不过那时候,他伤的是左手。孟熙秋终于捡完了地上所有还能勉强捡起的碎玉,站起身,向店外走去。

夕阳西沉,暮色中的巴黎格外好看,可这样的美景在孟熙秋的眼里,都已不过是虚妄。陌生的街道,陌生的城市,她根本不知该去到哪里。孟熙秋有些后悔刚刚没有再多看顾淇枫一眼,这一次过后,只怕此生都不会再见了吧。

右手中握的,对于孟熙秋来说不是碎玉,是最后一点点她和顾淇枫的印记。已经两年过去了,刚才那样的话,纵然会伤到顾淇枫,也不会如当初一般突然分手对他的打击大吧,孟熙秋直到现在,依然在担心自己这样做,会不会让顾淇枫难受,全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因为心痛,毫不放松的紧紧握着右手,血就这样持续不断的一路随着孟熙秋的脚步滴滴答答。

毫无目的的脚步竟将孟熙秋带到了昨天夏可带她吃冰淇淋的地方,也是,这座陌生的城市,她知道的地方也不过就这么几个地方。最后一点暮色也已经褪去,孟熙秋在点点灯光中,孤独的坐在塞纳河畔,斜靠在栏杆上,静静的坐着。夜渐渐深了,很冷,可孟熙秋依旧不想起身,她以为她会重新回忆他们的过往,可残酷的是,思绪竟然连这样一丝平静都不肯留给她,还未入梦,脑海中便只剩下了刚刚顾淇枫愤然离去的样子。也对,自己这样背叛了他两次,放弃了他两次,合该被怨恨,被谴责,孟熙秋曾经还会觉得自己牺牲一切来成全顾淇枫的事业,而这一次,她连这样的安慰都找不到了,只有长长的无奈。

寒风中,身心俱疲的孟熙秋竟渐渐困倦起来,她不断提醒自己不要睡,只怕这样寒冷的冬夜在这里睡去,会冻死在街头吧。但是渐渐地,仿佛意识不受控制一般,孟熙秋也不知是晕还是困,就这样斜靠着栏杆昏睡了过去,可即使这样,右手手心里却依旧紧紧的捏着,没有丝毫放松。

夏可想到的第一个地方便是秀场附近,可他在周围可能的地方寻遍,也没有见到孟熙秋的踪迹。夏可努力的想着这两天去过的地方,于是想到来塞纳河畔碰碰运气。白天这里的喧闹繁华都已不再,只剩下了一盏清冷的街灯。路上的行人很少,更平添肃杀的气氛。夏可越来越有些害怕,他一边寻着,一边继续打着孟熙秋的电话,突然他在地上看到了一些星星点点的印记,像是血迹一样,直觉让他就这样寻着找了过去,果然在靠近河畔的时候,夏可渐渐听到了熟悉的手机铃声,那是孟熙秋的铃声,一首他从前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但因为孟熙秋整日在自己身边接无数个电话,他虽从未听过却早已烂熟于心。而这首曲子,正是当年顾淇枫刻盘送给周若岚的那首,初恋。周若岚离开北京前,孟熙秋求了周若岚很久才讨来的,周若岚当时并非舍不得,她只是不想孟熙秋一直这样自苦,可是最终还是耐不住孟熙秋的哀求。从此,孟熙秋的手机铃声便再也没有变过。

夏可看着不远处街灯下,那个娇小蜷缩的身影,她就那样毫无生气的靠着,这样吵的手机铃声都听不到。夏可赶忙放下电话向孟熙秋跑去,心里是从来没有过的恐惧,他也不知为何会这样恐惧,那不是怕因为怕她出事牵连自己的恐惧,而是怕就这样再也见不到她的恐惧。

“小秋,小秋。你怎么了?”夏可跑到孟熙秋身旁,顾不得自己气喘吁吁,不停声的叫她,手也立刻搭在孟熙秋的腕上,还好,脉搏还在。只是那手腕滚烫,她应该是在高烧。

夏可握住孟熙秋手的时候,才发现她抱在自己身前的右手一只紧紧的攥着,血迹早已被风吹干,只剩下看上去可怖的血渍,夏可连忙检查孟熙秋其他地方还有无受伤,发现所有的血都来自右手,微微松了一口气。他看不到孟熙秋的伤口,想要掰开她的右手,却发现每每触碰到她的右手,她就会更紧的握紧,几次下来,竟又有新的鲜血从指缝渗了出来。

“小秋,小秋。你醒醒啊?”街上行人很少,更是没有计程车可以打,如果想要回去,就一定要先叫醒孟熙秋,否则她现在的样子,夏可根本是背都背不起来。夏可狠了狠心,重重的晃了孟熙秋几下,终于孟熙秋微微恢复了些意识。

“淇枫,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真的错了。”孟熙秋终于不再昏睡,而是开始焦急的呓语。

“小秋,我是夏可啊。”夏可见孟熙秋依然没有清醒,继续叫她。

“夏可啊,我没有和夏可在一起,淇枫,你不要相信,好不好?”孟熙秋的胡言乱语让夏可一头雾水,什么?为什么她和顾淇枫之间,还有自己的事了?

夏可想着,与其不断的逆着孟熙秋,还不如趁着她糊涂,索性装作是顾淇枫,或许她还能安静些,先带她回去要紧。明天的工作,虽然孟熙秋是指望不上了,可是自己还是要去的,有什么事情,总要等她清醒了,等工作结束了,再一并解决。

“小秋,我是顾淇枫,乖啊,我在呢。”夏可将孟熙秋搂进怀里,手在她后背上轻轻的抚着,孟熙秋果然从焦急中渐渐平静了些。

就在夏可以为孟熙秋已经平静了的时候,突然孟熙秋又突然推开自己,“不,淇枫,我们不会再在一起了。你有你的事业,你也会遇到更好的人,我们结束了。”然后便开始慌乱的翻找着什么东西。

“小秋,我不会再遇到别人了。我只要你。”夏可有些庆幸自己是演员出身,这两年偶像剧也是演过的,这样深情的话虽说不是信手拈来,但好歹也是从剧本里学到了一些,虽然他不知道顾淇枫和孟熙秋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这样的话,总还是会给她安慰吧。

没想到孟熙秋的反应却更加激烈,连夏可也听不清她开始呓语些什么,只知道她不断推着夏可搂过来的手臂,连触碰都不愿了一般。攥紧的右手也又一次开始滴血。

夏可看着这样的孟熙秋,有些心疼,鬼使神差般,竟就这样强搂着她,吻了上去,即使在意识混乱之中,孟熙秋的泪还是流了出来,这一吻无比的长,从挣扎吻到平静,从咸涩吻到甜腥,那是孟熙秋在不停的躲闪间,咬破了夏可的舌尖。

只有夏可自己知道,这一吻有多少心疼安慰,又有多少情不自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