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一十四章 破碎不堪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848 2017-01-05 18:17:00

  顾淇枫和孟熙秋约在了一家咖啡厅,顾淇枫这样提议的时候,孟熙秋没有说什么,左右也是早就喝不下咖啡了,再加重一重反感也无妨。讽刺的是,顾淇枫同样给孟熙秋点了一杯多加了糖的卡布奇诺,咖啡端到孟熙秋面前的时候,那个味道已经让她反胃到不行。

两个人有些安静的对坐着,都在等待对方先开口,他们各怀心事,早就没有了刚刚见面时的激动与热情。孟熙秋不自在的搅着杯子里的咖啡,她不敢抬头看顾淇枫,她怕她的眼神出卖了自己。时隔两年,她又一次要在顾淇枫面前说出伤害彼此的谎话,当年她无路可走,而且有林羽陌站在身旁的支撑,她好歹可以强装坚定。而今日,她独自一人这样静谧的与顾淇枫对坐,这样的场景她曾经在梦中期盼过无数回,她怕自己会一不小心便难以支撑,说出实情来。

“小秋,这两年,你过得好么?”顾淇枫见孟熙秋始终不抬头,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终究还是先开了口。

“挺好的。你呢?”孟熙秋放在桌下一直紧紧攥着的手心里全是汗,听到顾淇枫还是轻声细语的问了这样一句,微微有些轻松,她甚至还有些庆幸如果顾淇枫只是和自己简单的谈天,或许二人还可以对过往绝口不提,就当是普通朋友的一次简单寒暄罢了。

“不好。”顾淇枫简单的两个字,终于让孟熙秋抬起了头,眼神疑惑的看向他。

“这两年你发展的很好,刚刚看你的名片,已经是设计部总监了。至美很重用你,但是应该很累吧。你比以前瘦了。”孟熙秋仔细看着顾淇枫眉眼,眉目间的疲倦难以掩盖。

“与这些无关。”顾淇枫目不转睛的看着孟熙秋的眼睛,他想要哪怕看到孟熙秋一丝留恋的神色,可是,果然没有。

“这份事业当年是你最喜欢的,能够做的这样好,我为你高兴。”孟熙秋当然明白顾淇枫为何憔悴,当年自己那样伤害了他,认他是恨极了自己,也注定是要难受很久的。可是这些她都不能说,她也只好顾左右而言他。

“小秋,这份事业当年也是你最喜欢的,为什么没有做下去?”顾淇枫见孟熙秋说到了当年他们共同经历的梦想,便也跟着说了下来。

“咱们分开之后,我就不做这个了。当时那些底子,现在也早就丢下了。”孟熙秋面上淡淡的笑着,仿佛在云淡风轻的说着些无关紧要的过往,左手却在桌下狠狠的抓在了自己的腿上,努力的让自己挺住。

“是这样么?”顾淇枫盯着孟熙秋的眼睛,像是要确认什么一样,他记得孟熙秋很不擅长说谎,可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仿佛再也看不出孟熙秋的眼神背后藏着些什么了。

孟熙秋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没再搭话,二人之间又尴尬的安静了下来。孟熙秋也再次低下头来,继续搅着已经不怎么冒热气的咖啡。

“小秋,这两年,你想过我么?”顾淇枫知道自己问这样的问题或许会让孟熙秋为难,也会让自己难堪,尤其在看到了刚刚杜姗姗给自己看到的那些照片之后,更是觉得这样的问话平添二人之间的尴尬。但他依旧不死心的问了出来。

孟熙秋闭上眼,轻轻的摇了摇头,努力的咬住牙,将快要溢出眼睑缝隙的泪水憋回去,眼眶瞬间酸胀了起来。许久,她才敢睁开眼,再看向顾淇枫的时候才发现,他终于不再盯着自己看了。

“也好。你和林羽陌二十多年,青梅竹马,你们能够幸福,我祝福你们。”顾淇枫苦笑着,此刻的他倒是希望孟熙秋承认自己就是和林羽陌在一起,至少输给了林羽陌,他总还是心服口服的。

孟熙秋长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我和小陌哥分开了,就是前不久的事情。”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就好似两年前告诉顾淇枫自己和林羽陌在一起一样平静。说起来,编故事总是要比两人聊着各自都熟悉的日常要容易些,孟熙秋已经编过一次了,这一次虽不似上一次坚定,但是倒是有经验。“你刚才或许看到了,我现在和艺人夏可在一起。”

孟熙秋索性没有等顾淇枫继续问什么,便自顾自的一口气说完,她怕停下来之后会再也编不下去,“在学校的时候什么都学的一知半解,尤其对自己的专业更是学得不好。找工作的时候,以前做设计那些手艺也丢了,所以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好在那时候机缘巧合遇到了夏可,他正好需要人去做助理,我便去了。娱乐圈里本来就这样子,我也不是什么心思沉静的人,在圈子里混久了,又经常和小陌哥聚少离多,感情也就淡了。刚好那时候和夏可在剧组里,朝夕相处,日久生情,便在一起了。还好小陌哥这么多年一直让着我,倒是没怎么怪我,从剧组回来后,我就和小陌哥分手了。”

“小秋,你不是这样的人。”顾淇枫虽然是亲耳听孟熙秋自己讲出这样的故事,可心里依旧不肯相信孟熙秋这些话是真的,他依旧想着或许她会有什么难言之隐。

“淇枫,我是不是这样的人,两年前你已经知道了。我会厌倦了你,去和小陌哥在一起,自然也会厌倦了小陌哥,和夏可在一起。将来或许还会有别人。两年不见了,我经历了什么你不知道,我也早不是你记忆里那个一心只会喜欢你的孟熙秋了。夏可人帅,挣得又多,我和他又日日在一起,和他比起来,小陌哥自然是比不过的,你也比不过。”孟熙秋加上后面那句话的时候,心再滴血,她看得到顾淇枫听到这五个字时眼神里暗了几分,但她还是要说,只有现在伤的越恨,他才会离开的越彻底,只有这样才会对他越好。

“只是因为人帅,挣得多?我现在挣得不比他少,让你回来我身边,你肯不肯?”顾淇枫略带几分鄙夷的说了这样一句。

“其实我倒是无所谓的,就是怕你不肯。”孟熙秋还给了顾淇枫一个冷笑,一副早已看透了他的表情。

“林羽陌对你那样好,他照顾了你二十几年。”顾淇枫不明白,当年那样心思纯净的孟熙秋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究竟是自己当年看错了人?还是她经历了什么,让她变成了这个样子?

“又更好的人追求,干嘛不答应?非要守着过去来苦自己?”孟熙秋故意表现的很无所谓的样子。

“我没想到,你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几年来,终究还是我傻,竟然会一直觉得你只是一时兴起,或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说,即便你今天和我说你还和林羽陌在一起,我也不会这样对你失望,毕竟你们俩一起长大。可是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顾淇枫终于还是失望了,他原本所有的不相信,不甘心,都在刚刚孟熙秋无所谓的表情和语气中,消失殆尽。

“这个社会就这样子,尤其是我工作的环境更是,太拿感情当回事,会受伤的。”孟熙秋这句话,既是借口,也是劝说顾淇枫的话,她终究是希望顾淇枫能够别再因为他们曾经的过往辛苦着自己,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顾淇枫从口袋里掏了掏,仔细的摸出来一块四方的东西,拿在手心里,因为一直装在口袋里,所以纵然是石头却没有一丝冰凉的触感,和手心的温度一样的温热。

“亏得我这么多年一直舍不得这方印章,整日贴身带着,我还专门去找了工匠,做了金镶玉来修补上次你摔坏的这一角。在你看来,我就是个笑话吧。”顾淇枫用拇指摸索着印章上的刻字,这两年来,因为这方印章被自己拿在手里太多次,那些刻字的边缘甚至都有些光滑了,今天看来,终于不必再留了。

顾淇枫将那方印章重重的摔在地上,温润的和田玉立刻裂成了几块,散落满地,让店里的其他客人都惊呆了。顾淇枫对周围的人们轻声说了句抱歉,留下了咖啡钱便径直离开了,没再对孟熙秋说一句话,甚至没再看她一眼。

印章已碎,他们他们之间的所有东西终于全都破碎了,再没有任何一件完整的东西可以用来记住他们平静无伤的过往,只剩下了斑驳破碎的伤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