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能回头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239 2017-01-04 18:54:05

  夏可很贴心的留给了孟熙秋一个人的空间,早早的离开去后台找韩宇了,临走还不忘细致的帮她整了整这大半天跑下来,已经有些凌乱的头发。这样美丽的重逢,一定要美丽的去面对。

孟熙秋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台下等着,她知道顾淇枫结束后一定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但她不想离开,就想坐在这里,坐在离顾淇枫最近的地方安安静静的等待着她日思夜想了两年的重逢。孟熙秋看着周围的人们一个个起身,看着他们离开秀场,看着T台上的灯一盏一盏的暗淡下去,看着工作人员上台来收拾秀场,这些平日里她根本不回去留心的小细节,今天看在眼里都变得像是琐碎生活中的兴味一样,这样微微焦灼却又满怀期待的等待,让孟熙秋心里的痒痒的,孟熙秋一遍遍在脑海中回放刚刚见到顾淇枫的每一幕,像是又一次经历了那年平安夜,面对满地彩灯时的那个夜晚。

电话铃响起,孟熙秋见识一串陌生的号码,根本没仔细去看便急忙接起,“淇枫!”

“孟熙秋,我是杜姗姗。我们聊聊吧。”杜姗姗阴狠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瞬间击碎了刚刚孟熙秋脑海中的彩虹画面,她刚刚一遍遍回放着他们的相见,却唯独忘记了对讲机里不停传来的杜姗姗的声音。

孟熙秋握着手机的手猛地攥紧,“杜姗姗,你又想做什么?”

“孟熙秋,好久不见。”这句话孟熙秋不仅从听筒里听到了,也听见身后一个人这样说道。她猛地回头,才发现杜姗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她比从前更加会打扮,更有一个集团副总裁的气质了,眉宇间的气场,也比曾经更加凌厉,早已不是她记忆力初见时那个姗姗姐的样子。

“好久不见。”孟熙秋不知道此刻杜姗姗的出现会带来什么,但注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见到淇枫了?”杜姗姗开门见山,她的时间并不多,顾淇枫根本无心参加采访,一定会很快结束,纵使她早有准备,但两年不见孟熙秋了,不知道她还是不是如从前一般单纯,如从前一般在意顾淇枫的一切。

“你倒是直白。这次怎么不和我叙一叙当年的姐妹情深了?”孟熙秋始终记得那日杜姗姗在临向自己摊牌前,依旧一副好姐姐的样子,她那副样子至今都让她觉得恶心。

“我何必再恶心你,反正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样子的人了。”杜姗姗一脸无所谓,如果说当年她第一次算计孟熙秋的时候,对孟熙秋还曾有过那么几分不忍心,那如今在商场中打拼的两年,早已将那仅剩的一点点仁慈,也消磨光了。

“你也知道你自己恶心。”孟熙秋厌恶的重复了一句,

“孟熙秋,你不会真的以为顾淇枫现在发展的这样好,你向他说出当年之事,你们便可重归于好。然后再另谋出路,过你们逍遥自在的日子吧。”杜姗姗没有时间和孟熙秋说更多,越快激怒她,越能尽早找到破绽,从而将她今天要做的事情做到。

“没遇到你之前,我还没这样想过。不过现在,我倒是真的有几分想要这样了,淇枫一直给你这样的人打工,我实在替他委屈。”孟熙秋本不是言语恶毒的人,但是面对两年不见,见面就这样咄咄逼人的杜姗姗,她的无名火立刻被勾了出来。

“我果真没有猜错。”杜姗姗邪魅的笑了笑,“你果然还和当年一样单纯。你知道在职场最大的忌讳是什么吗?”

孟熙秋没有理杜姗姗的问句,她不想回答她的任何话,她们之间的话,早在两年前就说尽了。

“背信弃义。”杜姗姗知道孟熙秋懒得理自己,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顾淇枫从入行便在至美,行内的人都知道,至美这两年给了他多少机会,放眼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公司会给一个新人开出这样的条件。”

“淇枫也回报给你们了对等的成绩,他不欠你们任何东西。”孟熙秋不满杜姗姗一副高高在上的施舍口气,顾淇枫给至美集团,给她杜姗姗带来的成绩和价值,远不止公司培养他付出的那些。

“是啊,所以时尚界所有的品牌都知道,顾淇枫和至美是一体的。这个时候,你让他离开至美,跟你重新开始在这个行业里打拼,先不说因为我们至美的势力在,有没有公司敢要你们。就算有公司要你们,他顾淇枫背叛了一个对他倾尽一切的旧主,这样的人,还有哪个公司会重用?而且,孟熙秋,我听说你找工作的时候没少碰壁啊,我们至美的手段,我杜姗姗的手段,想必你是领教过了吧。”杜姗姗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孟熙秋也听得清清楚楚,杜姗姗说的出,也确实做得出。

“当然,你们也大离开这个行业,去过有情饮水饱的日子。我已经拿到了我该拿到的位子,他对我的意义也没那么大了。但是,我绝不会允许他为这个行业其他任何人工作,我是个商人,会抓住一切机会,也会防范一切可能的隐患,而你们就是我的隐患。”杜姗姗说这些话时的样子,陌生的让孟熙秋仿佛根本不认识她。

“你太抬举我了,我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被你踢出了这个行业,如今的我就是个默默无闻的艺人助理,那有什么能力成为你所谓的隐患。至于淇枫,我也不过是想让他不再那么恨我罢了,重归于好,连我都不敢想的事情,你竟然还会当真。”孟熙秋有些惨淡的笑了笑,刚刚她被重逢的喜悦冲昏了头,杜姗姗的话才让她认清了现实的丑陋,她根本早就没了踏足设计界的资本,更没有和顾淇枫重修旧好的勇气,再美的重逢,也不过是场甜蜜的梦。孟熙秋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把当初的真相告诉顾淇枫,即便是自己牺牲了梦想,成全了顾淇枫的梦想,在感情上总还是她伤害了他,顾淇枫能够不在意,她却又用什么样的颜面来说自己不在意?

“孟熙秋,认清事实吧,你当初放了手,便早已没有能力给顾淇枫幸福了,可你也看到了,他总还是没有忘了你。”杜姗姗说完这句话,盯着孟熙秋看了许久,她看到了孟熙秋眼眶中打转的泪水,她懂得那种无奈,而这种无奈正是她用来挟制孟熙秋的利器,“你如果真的爱他,就彻底放手吧。让他忘了你,给他自由。”

“曾经我和他分开的已经那样不堪了,你还想我怎样。杜姗姗,你是要逼死我才肯罢手么?”孟熙秋有些歇斯底里,她不明白为何杜姗姗一定要咬住自己不放,自己根本已经早已没有了威胁她的能力。

“夜市上的亲昵,雪地里的嬉闹,机场上的怜香惜玉,还同住一个小区。为了和自己朝夕相处的艺人在一起,无情无义的抛弃了和林羽陌二十多年的情谊。这样的桥段怎么样啊?”杜姗姗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孟熙秋立刻瞪大了双眼,她突然好像明白了自己和夏可那个莫名其妙的绯闻的由来。

“连那个绯闻都是你搞出来的?”

“你虽然为人处世没有什么长进,但确实变聪明了些,一点就透。不错,那便是我找人做的。”左右早已经撕破脸皮,杜姗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你算计我就够了,为何还要扯上别人?”孟熙秋实在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惹到了杜姗姗,竟让她如此不肯放手。

“因为你越放荡不堪,才会让顾淇枫对你死心。你的灵气和单纯善良,是顾淇枫最舍不下的,那么我便让他看到一个最不堪的你,只有这样,他才会对你死心。”杜姗姗说这些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样子,让孟熙秋突然意识到,原来杜姗姗不止是因为所谓的事业,她的内心应该除了利用,还有那么一丝对顾淇枫的欣赏与爱慕吧,如果不是为此,那么单纯善良何时成了顾淇枫最舍不下的东西?单纯善良是杜姗姗最缺失的那一份品格,杜姗姗得不到,才会觉得顾淇枫最舍不下的是孟熙秋的单纯善良。杜姗姗从小到大就长在精明的算计里,从来不知道,相爱原是二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牵绊,哪里是什么脾气秉性所能决定的?

孟熙秋看着这样的杜姗姗,突然想对她说些什么,但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孟熙秋盯了屏幕许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了起来,“喂,你好。”

“小秋,我是顾淇枫。”顾淇枫听到电话接通的时候,那头传来的声音,不是孟熙秋开心的唤他的名字,而是一句无关紧要的你好的时候,心头微微一凉。

“哦。我还在观众席,和……和姗姗姐在一起。”孟熙秋说出这个称呼之后,狠狠的咬了咬牙。

“好,我马上过去。我有话想要问你。”顾淇枫急匆匆的声音,让孟熙秋忍不住又落下泪来,她赶忙抬手擦去。

无论如何的不舍,她现在都只是一个没有能力没有背景的艺人助理,她没能力扳倒杜姗姗,她连最起码找到一份称心如意工作的能力都没有。曾经她还能够和顾淇枫并肩站立,而如今她连并肩而立的能力也没有了。当初放了手,她便在没有机会回头了,一旦回头,只会是比当初更加难看的结果。她不要顾淇枫为难,她要他永远站在最高的地方,光辉灿烂。

顾淇枫,护你周全,是我能给你的最后的东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