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一十一章 巴黎街头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753 2016-12-29 17:30:04

  夏可带孟熙秋去巴黎时装周并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想曾经孟熙秋毕竟是做这个的,多少算是专业的,带她去比较合适。至于会不会遇到顾淇枫这一层,夏可并未去多想。

夏可、韩宇和娟姐都不是第一次来巴黎了,只有孟熙秋在下飞机那一刻,是第一次感觉到艺术之都的风情。都说欧洲的国家,空气里都漂浮着艺术的气息,果真如此,孟熙秋一路上因为担心而低沉的情绪,渐渐的被这种氛围变得和缓了些。

到了巴黎的第二天,韩宇便有工作要做,而第三天的上午便是至美集团的秀。相比忙碌的韩宇,夏可则只有第四天有两场秀要参加,剩下全部是自由支配的时间,公司说是给夏可放个假倒也确实不是虚言。

第二天一大早,夏可便把孟熙秋叫了起来,韩宇和娟姐去工作了,陪夏可逛的重任自然落在了孟熙秋的肩上,这里不像在国内,没那么多人认识夏可,他们可以自由自在的走在街上,自由自在的逛商场,试衣服,夏可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孟熙秋虽然有心事,但被夏可的情绪感染,也还算开心。夏可也还算怜香惜玉,纵然孟熙秋是自己的助理,但到底是女生,他买的许多东西也没有叫孟熙秋帮自己提,都一应提在自己手里。

“你不买些东西么?还是比国内要便宜许多的,样式和国内的也不一样。”夏可见一上午逛下来,孟熙秋真的只是在逛,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买。

“再便宜也还是贵的,我工薪阶层,哪穿得起这些。”孟熙秋随口应着,她虽然没有买,但是前些年做设计时养成的职业习惯还是在的,没几家店走下来,今年最流行的款式风格,裁剪模式,颜色搭配便已经心里有数,更是对各个品牌的设计在心里有了一个相对客观的对比评述。

“我送你一件。”此时夏可和孟熙秋刚好在香奈儿店里,夏可说完便四下看了看,拿了一件他觉得适合孟熙秋的给她。

“我一个小助理,也用不着穿这些,我也穿不惯。”孟熙秋笑着摇了摇头,将夏可拿的衣服又放了回去,“你们做演员的,出去为的是门面,自然要注意这些。我对这些倒是无所谓的。”

“也是,你自己会做嘛。”夏可说完这句就发现自己失言了,还好他声音不大,偏巧孟熙秋没有听清。

“什么?”

“没什么,那我请你喝咖啡吧。”夏可急忙掩饰。

“我不喝咖啡,你若想去,我陪你去,给我要杯白水就行。”孟熙秋本就不怎么喝咖啡,自从那年和杜姗姗在咖啡厅谈话之后,更是难以接受咖啡的味道,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闻到咖啡的味道便会恶心到想吐。这一年来,事情渐渐久远之后,倒是不至于对咖啡闻都闻不得,但喝肯定还是喝不下的。

“你从来都不喝么?这里的咖啡味道比国内的好许多的。”夏可倒是蛮喜欢咖啡,前几次来巴黎,更是爱上了这个街角的咖啡店里咖啡的味道,每每回味起来,都恨不得直接飞过来。

“不习惯那个味道。”孟熙秋回答的轻描淡写,她从来不在夏可面前提起往事,不想也不愿。

“那估计你也闻不惯,算了,我请你吃冰淇淋吧。我猜你喜欢吃甜的。”夏可说完没再听孟熙秋的意见,直接带她去了一家他曾经去过的冰淇淋店。平日里都是孟熙秋照顾夏可的饮食起居,他从未真的去了解过孟熙秋,他真的是猜的,但他却确信自己猜的没错。这样一个内心倔强又柔软的女孩子,一定喜欢吃甜的东西。如果没有曾经杜姗姗那杯卡布奇诺,孟熙秋当真是喜欢吃甜的,但从那之后却是再不喜欢,可是自己也不好一直驳夏可的面子。

夏可和孟熙秋一直以来都是工作关系,他也从未有过一丝一毫想要去了解她内心的想法,即使现在两个人在塞纳河畔的小店里,对坐着吃着冰淇淋,他依然不想。从最初认识孟熙秋,夏可欣赏的都是她对工作的态度,和她对时尚对美的天分,当时见她没了魂一样的给人做造型助理,一时好奇便把她要到了自己身边来,两个人几个月相处下来,孟熙秋渐渐不再阴郁,他为她高兴,却依然不想打听她的故事。那是她的隐私,她想说与自己的时候,自然是拿自己当成了朋友,她不想说的时候,自己绝不会去探听。

“明天我要提前和品牌那边沟通,要去秀场。顺便去看宇哥的秀,给他探班吧。”夏可一边无聊的戳着自己面前的冰淇淋,一边对孟熙秋说着自己明天的计划。夏可不爱吃冰淇淋,只是为了不让孟熙秋觉得尴尬,才也自己买了一小杯。

“好。你后天有秀是不是不应该吃甜的啊。”孟熙秋发觉了夏可一直在戳着杯子里的冰淇淋,并未吃几口。

“是啊,刚才忘了。”夏可顺着孟熙秋的话,随便答应着。

“那我帮你吃吧,你再戳就要戳成奶昔了。”孟熙秋朝夏可伸出手,夏可楞了一下,还是把冰淇淋递给了孟熙秋。

孟熙秋倒是并未在意夏可吃过几口,只是换成自己的勺子,一点一点的继续吃着冰淇淋,她并不是多喜欢,只是她是小门小户出身,从小最见不得浪费东西而已。可这样的孟熙秋,第一次让夏可心头有过那么一丝不一样的感触。在娱乐圈里,大家面上一团和气,其实背地里勾心斗角的很厉害,即使是艺人和经纪人、助理之间,都要多少藏一些心眼,时刻防备着自己被身边的人出卖,而孟熙秋这样心思单纯的样子,甚是少见。她这样恪纯的心性,如果遇上坏人,是一定会吃亏的,还好自己还算是个好人。

夏可想到这儿,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孟熙秋见自己和夏可说了几句话夏可都没有反应,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嘿,笑什么呢?也说给我听听?”

“笑你像个馋猫一样,恨不得从别人嘴里抢食。”夏可伸出手想要拨弄一下孟熙秋的头发,孟熙秋却仿佛被这个动作吓到了一样,瞬间向后躲了躲。夏可伸出的手指有些尴尬的弯曲了一下,又收了回来。孟熙秋也意识到自己太过敏感了,从前顾淇枫最喜欢抚摸她的发顶,刚刚夏可的动作太过相似,孟熙秋难免会反应过激,表情也不似刚才那样自然了。

“明明是你不吃了,我才帮你吃的。”孟熙秋虽然表情尴尬,但该反击的话倒是一句没少,夏可见她没有太大的反应,想是不愿别人动她头发,也就没有多想。

“我是知道你馋,故意留给你的。”夏可向来对孟熙秋毒舌,这会儿又怎么会饶过她。

“切。”孟熙秋白了夏可一眼,继续恶狠狠的挖了一大口放进嘴里,故意做出吃的无比幸福的表情。

孟熙秋自己也知道,两年多来的忧郁和伤怀,随着自己来到夏可身边做助理之后,真的慢慢变好了许多。她还是想念顾淇枫,还是想念曾经的日子,但她不再惧怕与人相处,不再对生活慵慵懒懒,不再说话没精打采。夏可的挑剔,毒舌,为难,正一点点激发出孟熙秋内心那个曾经真正的自己,那个将顾淇枫剥离出生命的自己。

孟熙秋感激夏可对自己的帮助,就想她感激林羽陌多年的陪伴一样。可他们在她的心里,永远只是站在一个被感激的位置,那个写在爱字中心的名字,依然是顾淇枫,永远是顾淇枫,孟熙秋也不知为何永远都改变不了。

夏可看着孟熙秋笑闹的样子,也突然有些好奇,曾经和顾淇枫在一起时,孟熙秋究竟会是何等可爱灵动的模样。曾经的孟熙秋留给他的记忆,都是工作中干练精明的样子,可当初的她在顾淇枫的面前,一定是另外一种可人的模样。没有经历过伤怀悲凉的孟熙秋,应该会比现在的她更加单纯些,更加可爱些,只可惜,那永远都是属于无知青春的一张面孔,一旦失去,便不会再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