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一十章 孟熙秋的推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090 2016-12-28 18:33:58

  夏可和翁浩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快十二点钟,忙了一天很累,回了酒店便各自回房了。夏可打开房门的时候,见屋里还开着灯,以为是孟熙秋还没有收拾完行李,刚想要念叨她几句,就看到了孟熙秋坐在地上,靠着桌角睡着的样子。

夏可看着地上还没收拾完的东西,无奈的摇了摇头,还好明天是下午的飞机,便等明天上午接着整理也还来得及。夏可凑近了孟熙秋,意外的发现她竟然睡的很沉,呼吸均匀绵长。他轻声唤了孟熙秋一声,也没能唤醒她,本想要把她推醒,可想了想这些日子以来孟熙秋跟在自己身边,一直在剧组里忙,也确实很累,终究还是没有忍心。可是就这样放她在自己的房间地上睡也是不妥,夏可想了想拿起她放在自己桌上的羽绒服外衣,果然在口袋里翻到了她房间的房卡。

夏可打横抱起来孟熙秋,送她回自己的房间,孟熙秋是真的累了,夏可抱着她一路走回她自己的房间,竟也没有醒,只是不舒服的嘟囔了句什么。

“你呀你呀,谁的这样沉,被人抱走卖了都不知道。”夏可见孟熙秋睡着了竟如此没有防范,也是无语。

打开孟熙秋的房门,见她屋里收拾的整齐,夏可更是不禁感慨了一声,“好呀,敢情你自己都收拾好了才去给我整理,对工作如此不上心,我可要扣你奖金。”

夏可把孟熙秋放到床上,细心的替她脱了鞋,想着索性就直接把被子给她盖上。在抖散被子的时候,从枕头下面露出一本很大的册子,册子的皮面非常精致,从侧面看,里面的纸倒是参差不齐的,一截红线想来拴着的应该是书签。夏可没有随便翻看别人东西的习惯,想着这样大的一本册子应该不是孟熙秋的日记本,估计是工作手册之类的东西。

“这样大的一本东西,压在枕头底下竟也不觉得难受。”夏可念叨着,想着这躺着怪不舒服的,便随手把册子从枕头下抽了出来,放到了一旁的床头柜上便准备离开。

没想到孟熙秋躺倒枕头上之后反而是睡得更加不安稳了,她把手垫到枕头下面,胡乱摸索着,然后竟然说起了梦话,“不要,不要撕了它,求你了,不要。”语气是夏可从未听过的急切,又带着些悲伤。

夏可忍不住还是又凑过去看了看孟熙秋,意外的发现,她竟然在梦中眼角带泪,全然没有了刚刚安静熟睡的样子。夏可想了想,便只好轻轻扶起孟熙秋的头,将那本厚厚的册子重新塞回了枕头底下,孟熙秋这才渐渐安静了下来,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是什么怪癖?竟然喜欢睡板砖!”夏可无语的看着眼前让自己难以理解的一幕,纵然心中微微有些明白,这大约是和顾淇枫有关,却也实在想不通,她为何会反应如此强烈。再加上刚刚在杀青宴上喝了些酒,今天也确实累了,夏可懒得想这些,见孟熙秋睡的安稳了,也没再多想,锁上门离开了孟熙秋的房间。

没有洗澡,没有脱衣服,就这样睡了一夜,身上自然不会好受。加上之前坐在夏可房间的地上还睡了一两个小时,更是腰酸不已。所以第二天一早,孟熙秋醒来的时候,身上无比的酸软无力。

孟熙秋仔细回想了许久,才想明白自己为何会是眼前这幅景象,估计是夏可或是翁浩送自己回来的,自己竟然那样坐着就睡着了,想想还真是丢脸。正想着,夏可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喂,我的小姑奶奶,醒了啊?”夏可慵懒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夏可啊,昨天不好意思,收拾一半在你那睡着了。”孟熙秋连忙道歉。

“你可当然要不好意思了,昨夜抱你回去,抱的我手都酸了,你怎么那么重啊,我险些半路又把你掉下去。”夏可只管以为的胡说调笑她,其实孟熙秋很轻,这些天在剧组里累的,仿佛更瘦了些。

“对不起,对不起,你起了么?我昨天东西没收拾完,你要是起了,我接着过去收拾。”孟熙秋想着下午的飞机,这些东西许多都要在上飞机之前找好速运公司邮寄回去才好。

“我还没起,你过半小时再过来吧。”夏可说到这,突然想到了昨天孟熙秋躺在床上那一幕,“对了,我问你个事儿啊?”

“什么事?”孟熙秋以为夏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问自己。

“你为什么喜欢把本子压在枕头下面睡啊?”夏可并未提及昨天孟熙秋在本子拿出去之后说梦话的事,想来她自己也并不知道自己梦中是什么样子。

“啊?你翻我东西了?”孟熙秋听到夏可说到那个本子,立刻变得很警惕,这样的变化,让夏可有些不满,他以为他们已经是朋友了,没想到孟熙秋却会因为一个本子,这样小心翼翼。

“我没兴趣翻你东西,给你铺床的到时候,它自己掉出来的。”夏可的语气也变得硬冷了许多,他突然也不感兴趣孟熙秋为何一定要枕着本子睡了。

“哦,酒店的枕头太软,我喜欢睡硬枕头,所以垫着。”孟熙秋听夏可说没有看过,便胡乱编了个理由。

“嗯,行了,你半小时后过来收拾。我和浩哥可能还要出去一趟,下午出发去机场前,东西一定要都寄出去。”夏可交代了孟熙秋事情之后,便挂了电话,他一片真心当朋友一样待孟熙秋,换来的却是孟熙秋如此小心谨慎的相处,刚刚孟熙秋那警惕的语气,当真让他有些寒心。

挂了电话,孟熙秋从枕头下抽出这本册子,轻轻的翻开,仔细的看着。这便是她当年一点一点粘好的那本她和顾淇枫的作品集,那根红线栓的也正是顾淇枫曾经送给自己的那枚戒指,从前在学校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她不抱着这本册子都根本不能入睡,后来只得将这本册子日日放于自己的枕头下面,才能睡得安稳。就像昨日那样,虽然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开心,也会快乐,但是回到一个人的空间的时候,能够给她心灵带来慰藉的,还是只有这本册子,这本时时刻刻提醒着她,他们曾经一起度过过欢乐往昔的册子。孟熙秋并不只是对夏可警惕,她只是不希望除了何凝他们几个以外,再有任何人知道自己这段过往,那段过往知道的人越少,会打扰到顾淇枫事业的可能性也就越小。更何况,今时今日,孟熙秋已然再没有机会做设计师,她也不想别人知道自己曾经有过这样一段经历,与人述说起来,不过只是要平添伤心。

回到北京之后,由于夏可整整三个月没有出席公众活动,加上又是年底了,各种晚宴啊,录影啊本来就多,忙碌间,渐渐夏可也就忘记了那天孟熙秋对自己的疏远言行。这便是工作关系的好处,纵然是二人之间有些摩擦,也因为彼此对对方在心里并没有那样在意,而很容易将摩擦平息。

“小秋,订一下下个月去巴黎的机票,直接订四张,除了你和小可的,还有韩宇和娟姐的,证件你一会儿找娟姐拿一下。”孟熙秋这天正在电视台等夏可录影,便接到了翁浩这通电话。

“浩哥,是什么行程?你不去么?”孟熙秋一般都会提前一个月拿到夏可的行程表,前几天拿到行程表的时候,她还诧异为何下个月二十几号整整一周都没有行程安排,原来是当时并未确定下来具体行程。

“巴黎时装周,小可只有两场秀,韩宇有七场。公司想着顺便给小可放个假,你们就等韩宇的行程结束了一起回来就行。”孟熙秋听见巴黎时装周这五个字的时候,脑袋瞬间嗡的一下,她从未想过自己此生还会和这五个字能有关联,此刻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 赶快逃离。

“浩哥,你不去么?”孟熙秋想着,如果翁浩能随着夏可去,自己索性和夏可请一周假,哪怕扣工资都无所谓,她实在没有勇气面对那个自己差一点就要站上的舞台。更何况此去如果遇到了顾淇枫,她更是不知该如何面对。

“我留在公司里还有事情,这次小可的事情不多,我已经和他沟通过了,就你陪他去就行了。如果遇到什么事情,都找娟姐来解决,她经验丰富,你好好和她学习。”前两年的时装周,翁浩也一样没有陪夏可,他和韩宇关系要好,韩宇又是专业模特,即使遇到什么问题,韩宇也自会帮衬夏可。

“可是,我……”孟熙秋还想说些什么,被翁浩打断了。

“我这边还有事,先不和你说了。这次是夏可点名要你去,有什么难处你和他说。”翁浩怎么会听不出这里面的蹊跷,孟熙秋从不推脱工作,这次如此明显的在推诿。夏可也从不对工作人员挑剔,这次却专门和自己嘱咐一定要孟熙秋过去。个中原因,翁浩虽然不了解,但他相信夏可。就像当初夏可执意要孟熙秋来做助理,现在来看果然是正确的选择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