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一百零四章 孟熙秋的改变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596 2016-12-22 19:50:14

  夏可这次的录制是东方卫视最著名的“欢乐星期六”节目,这一期同几个当红小鲜肉一起,主持人是业界口碑很好,地位很高的刘普老师。夏可这两年虽然很红,但是能够接到这样的节目机会,依然实属不易。娱乐圈就是这样,一个好的机会顶的过十倍二十倍的努力;但是如果平时不够努力,机会来的时候,也同样抓不住。刘普老师的节目正是这样的机会,这一次的通告是翁浩和东方卫视谈了多次才谈下来的。

几个小鲜肉同时上节目,谁能够挣得更多的镜头当然是最重要的,这种时候,光靠帅是根本吸引不来摄像机镜头的,需要真刀真枪的有拿得出的东西才行。夏可平日里除了演戏,唱歌,跳舞,弹吉他多多少少都会一些,但是这些才能在其他的各种节目里都早已展示过许多次。为了这次的节目,他专门去拜访老师学习了魔术,苦练了许久才终于有所成效。

可是,就在下午走台的时候,孟熙秋突然发现自己将夏可晚上演出需要用到的魔术道具忘在了刚刚来时的出租车上,这套魔术道具是夏可为了今晚的表演特意制作的,临时根本买不到替换的用品。

“孟熙秋,你做事这样不带脑子,干脆不要做了。你知道为了拿下这次通告机会,我前前后后跑了多少关系么?你却在这节骨眼上出错。你究竟是怎么做助理的?”翁浩虽然平时对孟熙秋并不是非常满意,但他轻易不直接批评孟熙秋,毕竟经纪人和助理是两个工作方向,翁浩更多的负责夏可的工作,而孟熙秋则是负责生活。但是,这一次,翁浩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自己和夏可辛苦许久的准备,竟然在这种时候,在面前的这么个丫头身上出错,实在是让他气不过。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去把东西找回来,一定不耽误晚上录制。”孟熙秋这一次也意识到的问题的严重性,平日里虽然丢三落四,但并没有真的耽误过夏可的事情,而且从前都是在北京,即使出现了什么状况,也来得及补救。而现在,茫茫大上海,跑在街道上的那么多台出租车里面,她不知道哪一台是刚刚带他们过来的那一台,更没有头绪该如何去找,她有些痛恨自己的心不在焉,虽然从和顾淇枫分开之后,孟熙秋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别人,都一直是这样的心不在焉,但这一次,她是真的有些懊悔,有些对自己失望,有些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离开生活的正轨太远了。

“好啊,那你现在就去找。晚上7点开始录制,录制之前找不回来,你也不用回来了。”翁浩没好气的打发着孟熙秋,其实这基本就是驱逐令,他根本不觉得能够找回来,更不觉得她还有留下来的必要性。

孟熙秋转身就要离开,直接撞上了夏可,像是多年前和顾淇枫邂逅时的相撞一样,他们有着一样的身高,二人也是一样的不经意间,只是这一次孟熙秋根本不会动心,她的心里只有抱歉。

“怎么了浩哥?发这么大火?”夏可不在意的用手揉了揉被孟熙秋撞疼的下巴,然后看向一脸怒去的翁浩。他刚从台上走台下来,还不知道魔术道具的事情。

“孟熙秋把魔术道具搞丢了,我刚才辞退了她。”翁浩不客气的说。

夏可不满意的皱了皱眉眉头,平息了一下自己心头的火,还是耐心的看向了垂着头的孟熙秋,“怎么回事?”

“刚刚我过来的时候,拿了不止道具这一份东西,因为这个东西挺大的,我就放后备箱了。下车的时候,我只拿了这些晚上需要的服装和饰品过来,后备箱的东西我就忘记了。”孟熙秋一边说,头一边越垂越低,“夏可,你放心,我这就去打电话给交通广播,一定在你录制前把东西找回来。”

夏可沉默了一会,而没有说话,他也很生气,自己准备了那样久的道具,自己联系了那么长时间的魔术,就这样被孟熙秋给毁了。离真正录制只剩下三个多小时,这么短的时间,即使是交通广播,也根本来不及将他们的东西找回来。夏可看了看一脸怒气的翁浩,又看了看满脸抱歉的孟熙秋,他也很想发火,可是即使他现在发火,也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好了,浩哥,念在孟熙秋这也是第一次,你也消消气。我换节目好了。”夏可最终还是决定,顺利完成晚上录制才是重中之重,这种时候发火或是追究责任,都根本于事无补。而且,他也确实想再容忍孟熙秋这一次,毕竟这是她第一次真的耽误了自己的工作,他希望这样的一次经历,能够让她不再活在自己那个混混沌沌的世界里,能够重新找回自己的信念和做事的劲头。

“她这可不是第一次了,你可想好了。”翁浩知道夏可并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却没想到他竟然这一次真的就这样原谅了孟熙秋。

“嗯,没关系,这一次就算是我交代不到位。下次不会了。”夏可没时间多说什么,短短三个小时,他能拿出的节目只有吉他,“孟熙秋,你现在立刻回酒店把我的吉他拿过来,不要再出任何差错。”

“好。”孟熙秋也没有想到夏可竟然一句都没有埋怨自己,有些感动,更多的还是对自己的懊恼。

晚上的录制还算顺利,夏可虽然并没有专业学习过吉他,但是他手指修长,指法和弹奏技术都并不差,虽然只在录制之前练习了短短的一个小时,还是比较圆满的完成了整个录制过程。孟熙秋在一旁看着,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没有酿成大祸。

录制结束,夏可在后台卸妆,孟熙秋一边在一旁协助,一边问夏可想要吃些什么。录制节目之前,为了上镜好看,艺人一般都不会怎么吃饭,所以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了,但是饭还是要吃一些的。

“你别去给我买了,咱俩出去吃个饭,我有些话要和你说。”夏可卸完妆,换下节目里的衣服。本来录完节目想要大家一起吃个饭,但是由于刘普老师后面还要赶飞机,于是这个局也就没有攒成。

“啊?”孟熙秋有些愣,虽然她是夏可的助理,但是大多时候都是她去帮夏可准备饭和水果,或者去买饭,他俩还真的没有一起吃过饭,孟熙秋呆愣了有几秒,然后慢半拍的回答道,“哦,好。”

翁浩还有其他事情,已经提前离开了,孟熙秋和夏可离开演播厅的时候,已经将近深夜,根本没有多少饭店还在开着,他们一路沿街走着,白天的燥热已经散去,夜晚反而吹起了一丝惬意的风,他们沿着江走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一家KFC,这种时候,也只有这些24小时开门的快餐店还能够吃到饭。

“你吃得惯么?”夏可平日里为了工作,不怎么吃这些油炸食品,但在无奈的时候还是会吃一些。他问了问孟熙秋,怕她是女生吃不惯这些。

“还好,走吧。”孟熙秋从前不吃快餐,顾淇枫不让她吃,觉得不健康。后来分开了,孟熙秋依然保持着这个习惯,但是现在看来也只能吃这个来填饱空了一晚上的肚子了。

两个人点了简单了两个汉堡,找了个临街的位子对面坐着,其实只有这种时候,夏可觉得是惬意的,没有了熙熙攘攘的粉丝,可以安安静静的吃一顿饭,看一看久违的街景。当初拼命的想红,其实红了之后,也不过如此,只不过是有了更多的工作,失去了更多的自我,承受了更多的身不由己而已。

“孟熙秋,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夏可大口的咬着汉堡,没有去看孟熙秋。

“对不起,今天是我的错。”孟熙秋知道夏可一定要找自己谈今天这件事,毕竟这是她来到他身边之后犯过的最严重的错误,如果今天夏可有一点的不沉着不冷静,今天的节目或许真的录不成。

“就只是对不起这样简单?”夏可将目光从街景收回,看向孟熙秋,他努力的看着,想要从她躲闪的眼神中,看出她内心究竟经历了什么,让她变得这样唯唯诺诺,却又心不在焉。

“如果你觉得我不能够胜任,我可以离开。”孟熙秋说着,今天翁浩的话,一字一句她都清清楚楚的听在心里,她确实变笨了,经常会犯错误,而这些错误,没有任何人有义务来替她买单,这样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夏可有些责备的看了一下孟熙秋,“今天的事,确实都是你的错。但我既然替你担下来,就没打算让你离开。”夏可看到孟熙秋抬起头,有些诧异的看向自己,“但是,这是我第一次替你承担,也是最后一次。你虽然是我的助理,但我没有义务护你周全,我很忙,我需要的是你来协助我,照顾我,我根本没有精力不断的去教你该做什么,你需要自己去想,去体会该做什么,该怎么做。自己的事情,要理清楚,记明白,做漂亮。”

对与孟熙秋,夏可平日里除了不理她,就是在训她,要么就是变着法的折磨她,这样耐心的对她说话的时候,还真的从未有过。孟熙秋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她张了张嘴,突然不知该从何说起,她想说抱歉,她想表示谢意,但那些话现在说来,都已经显得苍白无力。

“孟熙秋,我不管你过去经历了什么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我希望你能够回到从前那样,拿出你全部的精力去做事,去生活。人,要首先对得起自己,才能够对得起别人。”夏可并没有去找人询问过孟熙秋和顾淇枫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他没有时间,也并不感兴趣,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能够将孟熙秋变成这样的人,只会是顾淇枫,没有其他人。不管故事是怎样的,那一定是一道非常深的疤痕,才会在一个人的生命里,刻下如此翻天覆地的一笔。

孟熙秋听了夏可这句话,突然意识到,夏可仿佛认识曾经的自己,“夏可,你以前认识我?”

“只是见过而已,既然你忘了,就算了。”夏可吃完最后一口汉堡,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便将目光再次投向窗外静谧的街景,不想再多说什么。

孟熙秋见夏可这样,也不再追问,但是从这天起,孟熙秋至少重新提起了做事的精神,夏可用一份承担,换回了孟熙秋的感激和责任,无论自己心头的伤有多重,她都没有资格去毁掉别人的前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