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九十七章 终于破碎不堪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969 2016-12-15 17:25:11

  孟熙秋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天,才有力气下床。三天没有上课,这已经是她上大学以来最长时间的旷课了,但是今天她终于能够下床之后,她依然没有去上课,因为她还有一个事情要去做。

顾淇枫一般五点才会下班,六点才能够回到学校,孟熙秋要趁他不在学校的时候,回去一趟工作室,她要拿走她的东西,那里想来以后也不会再去了。

孟熙秋中午吃过饭便过去了工作室,还有一个漫长的下午供她在这里回忆他们的过往,她只需要在顾淇枫回学校之前离开。

外面的天阴沉沉的,孟熙秋打开灯,工作室很久没有收拾了,有些乱,孟熙秋习惯性的开始收拾,她认真的拧干抹布,开始一点一点擦拭桌子,窗台,书架,这些天她没有来这里,顾淇枫也没有想着给花浇水,已经有些蔫了,孟熙秋细心的给花浇了水。小沙发上,靠枕放在扶手旁,垫子胡乱的拧成一团,看得出顾淇枫应该来这里睡过,淇枫,在这里睡那样不舒服,你为什么要这么难为自己。孟熙秋将小沙发上的垫子整理好,把靠枕一一摆放好。

墙角的木吉他,是顾淇枫第一次在琴房给孟熙秋弹琴时的那一把,孟熙秋轻轻的拿起它,她有些后悔这么久都没有学哪怕一首简单的乐曲,琴板上落了薄薄的一层灰,孟熙秋从抽屉里拿出顾淇枫放在那里的擦琴布,像他平时一样,一点一点的仔细的帮他把琴擦干净。以后,估计再没有机会听顾淇枫给自己弹琴了,也估计再没有机会见到这把琴了,孟熙秋看着它,有些感伤,轻轻的拨动琴弦,没有曲调,没有旋律,只有琴弦发出的毫无意义的音调,听在孟熙秋耳朵里,却还是那样美妙。孟熙秋能够记得每一次顾淇枫为自己弹吉他的样子,在琴房,在舞台上,在这里,还有,去年的平安夜,在花园广场,她慢慢的回忆着这些过往,微微的笑着,这些回忆,应该能够在没有顾淇枫的日子里,支撑她度过许久吧。

孟熙秋轻柔的将吉他放回原处,走到电钢琴前面,这是一年前顾淇枫送给自己的礼物,他心疼自己每每去琴房都练不到琴,所以送给了自己这架琴。孟熙秋揭开琴布,扶上每一个琴键,不知道自己离开之后,顾淇枫会如何处理这架琴,卖了?送人?或者干脆扔掉?如果他恨极了自己,应该真的会扔掉吧。孟熙秋看看表,时间还早,插上电源,坐在钢琴前,她会弹的曲子很多,可双手不自觉的却只能弹出那首《初恋》。孟熙秋一遍又一遍的弹着,仿佛要把这一生以后所有弹这首曲子的机会一次用完,孟熙秋自嘲的笑着,以后的一生,她都再没有理由弹这首曲子了。

孟熙秋整整弹了二十遍,用各种不同的心情,各种不同的演绎,快的,慢的,激昂的,婉约的,她把所有能想到的情绪都一遍遍弹进流淌的声音里,直到她再也弹不动了,再也不想弹了。站起身,把钢琴重新盖好。只剩下墙上那幅顾淇枫亲手写的“故梦秋枫”了,孟熙秋想掸一掸上面的土,可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这幅字不会再挂很久了吧,估计等顾淇枫再过来的时候,就会把它摘下来,“故梦秋枫”已经不存在了,留着这幅字就像一个笑话一样。

孟熙秋突然想起来,她曾经趁着顾淇枫不在,偷偷的将那张顾淇枫用水彩写的“故梦秋枫”又贴在了这幅裱过的字后面,她连忙掀起那幅字,果然那张画纸还在。孟熙秋小心的掀起粘在墙上的胶带,将这张画纸小心的卷起来,这是这里唯一顾淇枫不知道的东西,她偷偷的带走珍藏,顾淇枫应该不会知道。

已经四点多了,顾淇枫再有一个多小时就会回学校,虽然他不一定会来工作室,但是孟熙秋还是要小心的避开他,她已经没有颜面面对他了。孟熙秋开始收拾书桌上和书架上属于自己的东西,大多数都是书而已,至于他们两个一起买过的那些小东西,孟熙秋想要珍藏,但是如果她真的拿去珍藏,顾淇枫会起疑吧。

所有的书都整理好了,整整两大摞,还好她拿来了小推车。她把所有书在小推车上固定好,最后从口袋里摸出来一直随身带着的那枚戒指和印章,轻轻的摆在桌上最显眼的位置,然后又从钥匙链上,拆下来工作室的钥匙,和它们摆在一起。灯光下,这三样东西摆在那里,亮的刺眼,也刺痛了孟熙秋的心。孟熙秋连忙仰起头,努力的憋回已经快要留出来的泪水,她已经哭了太久了,她不想再哭了。无比留恋的再看了一眼这间小小的工作室,孟熙秋拉开门,终于还是要离开了。

开门的那一刻,她看到顾淇枫,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和自己面对面,四目相对,不是尴尬,依旧是爱。

顾淇枫下午三点多便改完了设计图,没有心情在公司待下去,请了个假便离开了。他一路闲逛着走回了学校,到了校门口的时候,仿佛是心灵感应一般望了一眼工作室的窗口,竟然看见灯是亮着的。顾淇枫一路冲上来站在工作室的门口,他能听见孟熙秋窸窸窣窣收拾书本的声音,但他没有勇气推开门,就这样一直站着,直到孟熙秋打开门。

“你来啦。”顾淇枫见孟熙秋一直不说话,只好自己打破这可怕的安静。

“我来拿走我的东西。”孟熙秋向一旁让了一步,让顾淇枫进来。

屋里的灯还没来得及关,顾淇枫走进门第一眼便看到了桌上整整齐齐摆放的三个东西,每一件东西都是他曾经给她的一片心,如今就这样被摆在那里,像是三段笑话。

“小秋,你是爱我的,只是你更爱林羽陌对不对?”这个认知在顾淇枫的心里盘桓了整整三天,他终于还是问出了口。

“顾淇枫,我不爱你了。”孟熙秋把一只手背在身后,狠狠的攥着,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眼神不那么飘忽,林羽陌说过,顾淇枫也说过,她不适合说谎,很容易被识破的。

“小秋,如果有一天你和羽陌相处的不合适,我还会等你。这些也都是你的东西,你忘下了。”顾淇枫抓起戒指和印章,努力的塞在孟熙秋手里。

孟熙秋很想努力抓紧这两样东西,像是抓住她可怜的那份爱,但是她不能,已经到了这一步,一旦让顾淇枫察觉到自己是在骗他,那一切都功亏一篑了。“顾淇枫,你送我的东西,我都不要了。”孟熙秋张开手掌,戒指和印章一起掉在了地上,戒指咕噜噜转了几个圈停在了桌子下,而印章的一角摔破了。

顾淇枫听到印章落地的声音,终于像是被惊醒了一样,他慢慢抬起头看向孟熙秋的眼神不再温和,声音也不再轻柔,整个人变得冷冷的,刚刚那一声让他彻底明白了孟熙秋真的不再爱自己了,一丝一毫都不再。

顾淇枫打开自己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叠纸,是他们从组队以来,孟熙秋画过的所有图,有草图,有成品图。他们的每一件作品,顾淇枫都会在交作品之前,copy一份留作纪念,这是顾淇枫留给孟熙秋的惊喜,他想着等到有那么一天,他们两个能够一起翻看他们曾经走过的每一步。现在看来,都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顾淇枫就这样,拿起他们一张一张的过往,在孟熙秋面前,一张一张的撕掉,画纸撕碎的声音很刺耳,顾淇枫一直盯着孟熙秋,希望在她脸上看到哪怕一点点的后悔,惋惜,哪怕一点点,也会让他觉得有那么一丝成就感,或许他就会收手。但是直到他撕完最后一张,他们的国赛红枫叶,孟熙秋都没有打断过他一下。反而在顾淇枫撕完所有的画纸之后,孟熙秋从桌上的文件夹里抽出来那本他们熬了整整二十个晚上画完的洛可米参赛作品。

“顾淇枫,你还忘了这个。”孟熙秋把那本作品展开,亲手一页一页撕掉。她用同样的眼神盯着顾淇枫,顾淇枫一样没有打断她。

一地的碎纸,白茫茫,像极了他们惨淡收场的爱。孟熙秋没有再说一句话,拉着自己所有的书,脚步坚决的离开了工作室。

孟熙秋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转身的那一刻,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她亲手把他们二人逼到了绝境,从今天起,真的再也没有了回头的余地。

顾淇枫终于如孟熙秋所愿,彻彻底底的恨了她,再无一丝怀念。刚才他们已经撕尽了他们所有的过往,剩下的只有破碎不堪的伤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