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八十章 国赛决赛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3025 2016-11-23 21:08:54

  复赛的题目是夏装,顾淇枫和孟熙秋选择的是他们在长沙培训时,那场烟花带给他们彼此的心情,绚烂中带着寂寥,甜中泛着苦涩。他们没有像很多人一样,选择设计青春风格的夏装,而是将这样的心情,融进了色调更浓郁的设计风格当中;他们也没有选择大多数选手会选择的裙装,而是一系列包身的裤装配合露脐的上衣。服装的裁剪尽显身材,色调甜蜜的暖色调配上一丝丝的阴郁,搭配些许时尚热辣的元素。这样的风格在他们一年多的设计稿里面,很少出现,在比赛如此重要的环节中尝试新的风格,是他们的自信,同样也是他们的一场赌。

顾淇枫和孟熙秋当然明白,作为学生设计选手,这样的风格很难驾驭的很流畅,毕竟设计是需要生活阅历的,而他们无论从年纪到经历,都不够有足够的能力去设计这样成熟的题材。但是他们也同样知道,越是大家都不敢去驾驭的风格,这种时候做出来越会出类拔萃,他们的能力在,这时候拼的是胆量和心胸。最终,他们做到了,几乎是毫无悬念的,他们进入了决赛。

但是,这一次杜姗姗和林羽陌却不再幸运,他们的作品表现平平,晋级名单出来的时候,杜姗姗表现的异常平静。似乎一切她都早已料定,只是最终公布了这样的一个结果而已。

“小秋,恭喜你们了。”杜姗姗甚至还给孟熙秋打了个电话,祝贺她和顾淇枫的晋级。

“姗姗姐,谢谢。不过……”孟熙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作为胜利者此刻要对失败者说什么样的话,都会显得很奇怪。

“没关系,能够走到这一步,我已经很满意了。决赛加油,你们一定可以拿下冠军。”杜姗姗的语气确实没有什么失望,而且还在努力的鼓励着孟熙秋。

“好的,我们一定会努力。”孟熙秋和杜姗姗又寒暄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姗姗姐情绪到是正常,比北京赛决赛那会儿要好。”孟熙秋对一直坐在身边的顾淇枫说着,杜姗姗虽然和顾淇枫是同学,但她几乎从不给他打电话,每次有事找他们,都会打给孟熙秋。

“恩,国赛竞争太激烈,所以很多参赛选手会更注重北京赛决赛的成绩。能够进入国赛复赛的都是高手,接下来靠的都是机会和命运,杜姗姗设计手法一直不够个性,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也算是实至名归了。”顾淇枫看着晋级名单,这些名字有些在去年的长沙培训见过,有些在这一年里从各大比赛论坛里了解过,全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小秋,决赛最后一搏了。”

孟熙秋用坚定的目光看着顾淇枫,不知从何时起,孟熙秋已经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外专业小学妹,变成了可以独自撑起一片天的设计师。从跟在顾淇枫身后的怯懦的小女孩,变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强大存在。顾淇枫再也不需要给她讲该如何如何去做,而是只需要一个眼神便可以知道身边这个女孩子,可以迸发出多么大的能量,带来多么大的奇迹。有时候,顾淇枫会忍不住回想起最初他寻找队友时,只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画功不错的帮手,如果那时候他知道孟熙秋会和自己并肩站到这样高的地方,他一定不会天真的那样想。

和北京赛决赛一样,国赛的决赛同样是现场设计,48小时提交作品。但是比赛成绩将会在一周后现场公布,组委会届时会办一场盛大的服装秀,将决赛10组选手三轮的所有作品在T台上一一展示,决赛专家组会根据决赛作品的展示情况,现场评定名次直接颁奖。这就要求选手们设计的作品不再停留在图纸层面,而是要真实的考虑到衣服的材质和真实情况下剪裁的可能性。

阳光明艳的六月,这一次准备比赛的时间只有半个月,但其实对于大多数选手来说却已经绰绰有余。顾淇枫和孟熙秋是幸运的,今年的国赛决赛地点就设在北京,他们不需要旅途的劳顿,但是相比于提前一天或两天就到酒店适应场地的其他选手们来说,他俩这一次又是最后一组到达。

由于这一次有好几组都是长沙培训时相熟的朋友,见面时都相互和气的打了招呼,气氛反倒是比北京市决赛时还要和谐许多。其实大家都知道,今天在酒店大厅里的这些人,未来在设计界都将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伙伴或对手。大家很专业,做事也很讲究,谁也没有去追问其他人任何专业相关的事情,他们每个人内心的自信和傲气,也是他们能一步步走到如今的有力支柱。

决赛的题目是礼服,这个设计几乎在他们每个人的参赛历程中,都曾经涉及过,这样的题目对每个人是公平的,也更适合最后的那场大秀。以前顾淇枫和孟熙秋也设计过礼服,但是看到题目的那一刻,那些他们曾经设计过的所有样式却都被他们否决了。从组队以来,到今天已经整整一年半的时间了,他们从陌生到熟识,从相知到相爱,从迷茫到坚定,此刻的他们虽然坚定的期待他们未来的一生都要这样携手相伴,但是作为这样一个比赛的终点,他们终究还是想要留下一些有纪念意义的作品作为一个他们设计生涯的节点。

两个人从大厅走到房间的过程中,谁也没有对谁说一句话,他们牵着彼此的手,手心的温度顺着掌纹慢慢融成一样的温度。到了房间,他们对视的那一瞬间,彼此在对方眼里都看到了答案。

“红枫叶吧。”两个人同时说出了四个字,然后相视一笑。

“我就知道你肯定也这样想。”孟熙秋见二人想到了一起,开心了起来。

“但我肯定你不知道我想选择红枫叶的第二层意义。”顾淇枫和孟熙秋并肩站着开始准备绘图工具。

“除了为咱们这段旅程作纪念之外,还有什么?”孟熙秋果然想不到还有第二层含义。

“一个礼拜之后的T台秀,会请来很多业界知名人士作为评审专家和观摩团,我想借此机会将咱们的logo打出去,比赛结束我就要找工作了,我想借此宣传咱们的品牌,说不定会有公司直接看中咱们。”顾淇枫的想法总是很长远,很现实,这和他很早就出来混酒吧唱乐队有关,也是天生的商业嗅觉。

“你总是能想的这么全面,你这么优秀我可怎么办,我只会越来越爱你。”如果说从前的顾淇枫,让孟熙秋心动的是他的才华,那么随着二人搭档合作以来顾淇枫在每一次重要时刻的决定,让孟熙秋更加欣赏他机智的处事之能。这个男人在自己面前可以像个孩子一样天真,在面对外界风雨时又能像一座山峰一样可靠。这突如其来的表白,也将顾淇枫瞬间打回原形,直接扑上来,狠狠的亲了孟熙秋一口。

顾淇枫和孟熙秋最终设计的礼服是一对,只一个上午便确定了基本的剪裁方案,下午稍微调整了一下配色便开始画图。这也是他们从开始做设计以来,最快的一次设计,或许是因为这一套服装早已经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存在了许久,这个比赛只是一个契机,让他们将它呈现出来。

白色的抹胸礼服长裙,带有个性化剪裁的背后设计,而整个长裙都是有红色的枫叶点缀,但是每一片枫叶又都不同,从角度形态到色彩的明暗变化,各有不同,裙摆和腰身的位置,由于裁剪和褶皱营造出枫叶不同效果的堆叠,白色的底色配上眼里的红色,无比绚丽。为了满足最终的剪裁要求,他们还专门画了一整块布料的枫叶分布,由疏到密,深浅不一,然后勾勒出对应的剪裁位置,这样细致入微的设计,早已不是简简单单的设计师所能达到的了。

男装的礼服相对来说简单,标准西装的剪裁,只需要考虑配色和如何将枫叶元素融入进去,又不显得突兀。原本考虑到和女装礼服的配色,红色或白色的西装更像是一个系列的作品,但是考虑到T台秀的场合,最终他们还是果断决定,不去做系列作品,而是做一对真正能够并肩而立的作品。虽然,有可能会因为这样,导致他们的作品一致性不够强,但是为了作品的完美,他们最终还是做了这样的选择。深藏青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衬衫的领口,西装的一侧前摆和袖口点缀几片红色的枫叶,这个设计孟熙秋无比熟悉,在三里屯那次她画的风衣,就是如今这件衣服的雏形。和女装礼服不同,男装礼服枫叶采用刺绣工艺,金线轻轻勾勒带过,大气从容。最后礼服长裙和腰间和西装的袖扣点缀了几点相同材质的银色配饰。两件作品,看似一黑一白,却是无比的契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