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五十八章 逐渐接近的心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710 2016-10-23 18:22:02

  酒吧的风波过了之后,回到学校顾淇枫便不再提表白的事,“逆流”的哥几个问他,他就一直说“再等等”。孟熙秋偶尔问起来那个女孩是谁,顾淇枫也只告诉她,很快就会告诉她,然后孟熙秋也就不再问了。

其实比起来那个女孩究竟是谁,孟熙秋更加关心顾淇枫的手恢复的如何,她甚至有些讨厌那个女孩,顾淇枫为她伤成这样,自己与顾淇枫朝夕相处却从未见她出现过一次,带来一点点的关心。

再深的伤口终究是些皮外伤,没有伤到筋骨,天气变冷伤口虽然恢复的慢一些,顾淇枫的手指还是慢慢的变好了。可是他就像上瘾了一般,非要孟熙秋每天给他系上四个蝴蝶结才肯罢休。

“伤口都结痂了,总用纱布这么捂着不好。”孟熙秋有些无奈的一边给顾淇枫包着纱布,一边嘴里唠叨着。

“可是我感觉还是有些疼呢。”顾淇枫每次听到孟熙秋的唠叨,便故意皱起眉头,说伤口还在疼,换来孟熙秋一个无奈的眼神,和不得不给他换纱布。

伤的毕竟是左手,倒是也不影响绘图写字,只是不方便电脑操作,不能弹琴,于是最近做比赛的时候,顾淇枫便不能像以前一样在休息的时候,弹吉他给孟熙秋听,不能噼里啪啦的敲着电脑,打出些觉得好听的旋律和孟熙秋分享。没到这个时候,孟熙秋都要后怕的唠叨几句,“你说说你怎么那么冲动,这要是伤到筋骨,以后你都再也不能弹琴了。”

“你是担心我啊,还是嫌弃我不能弹琴给你听啊。”顾淇枫自然知道孟熙秋是在关心自己,但是他就是总想恶作剧的逗逗她,看她被自己气的嘟起嘴的样子。天知道每次看到孟熙秋嘟嘴,顾淇枫是有多想一口亲上去,偏又不能。可他却又仿佛是自虐一般享受着这样单纯却又隐忍的快乐。

“你明明知道我是担心你。”孟熙秋果然又嘟起嘴,小孩子一样的表情。

“我教你弹吉他怎么样?你弹给我听。”顾淇枫站起来,想要去墙边拿吉他过来。

“不要,我不碰弦乐器,指尖长了茧再弹钢琴触感就不好了。”孟熙秋其实从小就喜欢听吉他,但是为了学钢琴,她一直都没有去碰过吉他。

“也是,这么漂亮的手,我也不希望你磨出茧子。”顾淇枫自然而然的捧起孟熙秋的手看了看,孟熙秋连忙缩回了自己的手,背在身后,脸也立刻羞红了。

“怎么,你天天摆弄我的手,又上药又包扎的,我都没说什么。怎么换了你,碰都碰不得?”明知孟熙秋害羞了,顾淇枫故意又凑近了一点儿,孟熙秋的凳子靠着墙壁,顾淇枫站在她身前,自然而然将她禁锢在了一方小小的位置上。

“你,你是伤员,我又不是。”孟熙秋语无伦次的胡乱说了一句。

顾淇枫看着面前孟熙秋羞涩的表情,粉嫩的面庞,突然就忍不住想着哪怕亲亲她的额头也好,他这样想着,便一手按向孟熙秋的肩膀想要凑上去,结果下意识按过去的是左手,孟熙秋微微向后缩了下肩膀,直接靠到了他指尖的伤口上,顾淇枫“哎呀”一声,气氛瞬间变的无比搞笑。

“你看看你,别闹了,伤口有没有裂开?”孟熙秋连忙用另一侧的手拉过顾淇枫的左手,仔细查看有没有血渗出来,顾淇枫也轻笑着摇头,对刚刚的自己表示无语。

在确认了顾淇枫的伤口没事之后,孟熙秋才仔细回想发现刚刚的一幕有多暧昧,顾淇枫是要亲自己么?那他喜欢的那个女孩怎么办?他如果不喜欢自己却这么轻佻的亲了自己,自己又如何是好?思来想去,孟熙秋终究是和顾淇枫生不起气来,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两个人这么单独的共处果然容易出事,于是便说,“淇枫,咱们出去转转吧。”

顾淇枫看着她脸上瞬息万变的表情,就知道她小脑袋瓜里七上八下的肯定转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却也顺着她答应了,“好啊。”

周末在校园里一路走,一路能碰到很多熟人,孟熙秋由于经常和林羽陌这样并肩出行,所以如今和顾淇枫一起走,也并不会觉得奇怪,但是在外人眼里,他们两个已经被很多人默认为情侣了。

秋日的校园很美,孟熙秋一路走一路开心的左看右看,顾淇枫满眼宠溺的看着孟熙秋,曾经这样的一幕,他在孟熙秋和林羽陌之间常常看到,那时候的孟熙秋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是谨小慎微的拘谨模样,而在林羽陌面前则从来都是灵动自在的笑着。如今,这样的孟熙秋,终于站在了自己的身边,自己也可以像林羽陌一样宠着她,护着她,爱着她。

路过篮球场的时候,里面有很多人在打球,由于最近很忙,顾淇枫已经很久没有打球了。加上手又受了伤,如今更是不能踏上篮球场。孟熙秋有些惋惜的看了看球场里,又回头看了看顾淇枫,“淇枫,你知道么?我对你的第一个印象,不是你弹吉他的样子,是你头上绑着绑带的样子,运动风学长的样子。”

“我知道啊,开学嘛,你跟林羽陌两个人像小学生入学一样,还手拉着手走。”顾淇枫当然记得那一幕,现在想来,从那一眼开始,自己便记住了眼前这个女孩吧。

“好久都见过你打球了。”孟熙秋感慨了一句,虽然她从来没有刻意的在篮球场看过顾淇枫打球,但是以前路过这里,还是经常能看到顾淇枫英姿飒爽的身影的。自从比赛开始后,这样的时候已经很少了。

“等我手好了,我就来打。到时候你要在场边给我拿东西,给我加油哦。”顾淇枫从前打球,从来都觉得那些带女朋友来打球的男生很装,很拽,如今看来,只是当时的自己不在人家的心境里罢了。

“切,谁稀罕。”孟熙秋自然知道在场边拿着东西看男生打球是女朋友的特权,最近顾淇枫越来越多的和自己开这样的玩笑,开始她还会在意,偶尔还会生气,慢慢的竟然变的习惯了,如今顾淇枫再说起这样的话,自己竟然还能反驳。

“稀不稀罕看我是你的事,我却只稀罕你在场边看我。”顾淇枫凑在孟熙秋耳边说了这样一句,便又故作寻常的继续向前走。

“什么?我没听到。”刚刚顾淇枫的声音太小了,吹在自己耳边全是吹气的声音,孟熙秋竟然没有听清他说了句什么,只听到了什么你的事我的事。

顾淇枫笑着向前走去,不顾孟熙秋在身后的追问。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一个沉默一个追问,顾淇枫故意大步走着,让孟熙秋在身后不停的追着自己的脚步,顾淇枫开心的觉得,仿佛就像回到了什么都不需要估计的少年时光,这一刻他突然有了自己也在陪孟熙秋一起经历年少成长的错觉。

在顾淇枫的心里,不管怎样的确信孟熙秋对自己的爱,还是会偶尔在意林羽陌和孟熙秋一同成长的18年。那个漫长的时光里,只有林羽陌,没有自己,是自己无论用多少努力都不补回来的时光,他只能靠着更浓烈的爱,慢慢的走进孟熙秋的生活,慢慢的让她走进自己的生活。

不知不觉走到了排练楼,顾淇枫停下脚步,“熙秋,去琴房弹会琴吧?”

孟熙秋想到刚刚便是由于不想单独和顾淇枫待在屋子里,所以才出来走走的,于是便正常的说出了拒绝的话,“别去了,我想在外面再走会儿。”

“可我想听你弹琴了。”只需要顾淇枫这样一句话,孟熙秋便停住了继续向前走的脚步,她从来不知道怎么拒绝眼前这个叫做顾淇枫的男孩子,从前他从不会要求自己什么,自己也只是一直用一种仰视的目光看待他。可渐渐的,孟熙秋也能感觉到自己在一点点的接近顾淇枫,由从前的仰视渐渐变成了真正的爱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