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五十七章 唯独不能没有你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761 2016-10-22 18:20:02

  刚刚只有孟熙秋一个人来了酒吧这边,林羽陌觉得放三个女生在车里也不安全,就一直在车边陪着她们,远远的看见孟熙秋搀着顾淇枫,旁边跟着其他的三个男生一起走过来,林羽陌连忙迎了上来,“怎么样?没事吧?”

话刚问出口,林羽陌便低头看见了孟熙秋和顾淇枫捧在一起的血淋淋的手,鲜血已经将两个人的手心都模糊了,林羽陌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孟熙秋也受伤了,担心的看向孟熙秋,见她眼睛哭的红肿,便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连忙回身打开车门,“快扶枫哥进去吧。”

“我来开车,熙秋你会包扎吧?”魏泽恺绕到驾驶位门口,探过头来问孟熙秋。

“嗯,我可以的。”孟熙秋吸了吸哭的有些堵的鼻子,然后扶顾淇枫上了车,三个姑娘看见他们两个握在一起的血淋淋的手,都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你先给他弄,弄好了咱们再走,不急。”魏泽恺没有着急开车,也没有上车,而且还朝林羽陌比了个手势,让他叫其他的姑娘也都先下来。

没等林羽陌开口,周若岚就说,“熙秋,车上人太多,不方便消毒的。我们先下车,你慢慢给他弄。”说完就领着何凝和章雅静也连忙下车。

下车之后何凝凑到付嘉佳身边,“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付嘉佳一个人给三个女生和林羽陌讲事情的经过,魏泽恺和姚晓鹏躲到一边去透风了,本来很开心的一天,因为晚上这段插曲,变得如此惨烈的收场,是他们谁都没想到的。

魏泽恺从未见顾淇枫这样意气用事过,就算以前在这里演出,阿闯给他们找麻烦的时候,顾淇枫也从来都是圆滑应对,今天若不是阿闯那句让孟熙秋进来助兴的话,顾淇枫也不会突然冲动的答应下来。魏泽恺正想着,突然听到姚晓鹏在一旁叹了口气,“淇枫这次是真动了心了。”

“合着你还不信来着啊?”魏泽恺听了姚晓鹏的话,不解的问了一句。

“淇枫他昨天说要表白,我以为顶多也就像他以前追那个周若岚一样,演个出,表个白。”姚晓鹏是美术学院的,他对周若岚和孟熙秋的了解,自然要比其他人多一些,两个人在学院里都是男生公认的难追,顾淇枫接连表白两个公认最难追的美女,不禁让姚晓鹏有些怀疑顾淇枫的动机。

“那你可太不了解淇枫了,从他昨天说的时候,我就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魏泽恺看了一眼身后,确保姑娘们听不到他俩的谈话,“他以前追周若岚的时候,完全不是这种状态。其实他应该一直喜欢的都是孟熙秋,只不过以前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不会吧,他俩不是做比赛才培养的感情么?”姚晓鹏有些诧异的问魏泽恺。

“不会什么啊,他从老早之前,一说到林羽陌就酸酸的,那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他总说他嫉妒林羽陌和孟熙秋,以前我以为他嫉妒人家青梅竹马的感情,现在我可算知道他嫉妒的是什么了。”

“那你说他今天会表白么?”姚晓鹏问魏泽恺。

“不会。”魏泽恺坚定多说。

“这么肯定?”姚晓鹏不解其中缘由。

“他刚才嘱咐我了,今晚的计划,谁都不许泄露,索性就让熙秋误以为他要跟别人表白。”说到这个魏泽恺就来气,“明明两个人都相互喜欢,他非得这样吊着人家,搞什么惊喜,真是搞不懂他。”

“淇枫骨子里啊,其实还真挺浪漫的。”姚晓鹏抬头看天,有些感慨。想来自己没有遇到过孟熙秋这样热情洋溢的姑娘,也真心没有顾淇枫这样的魄力和担当。

车里面,孟熙秋和顾淇枫两个人相对而坐,孟熙秋用药棉一点一点的擦净了顾淇枫手上的血,彻底露出了四个指尖已经叠在一起的许多道血口子,过了这么久,血都没有完全止住,还在不停的渗出来。

孟熙秋看着这些伤口,一时间又心疼的涌出泪来,又怕再滴到顾淇枫的伤口上,便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好啦好啦,你一直这么盯着它们,它们也不会自动愈合,赶紧给我上药,他们还都在车下面等着呢。”顾淇枫催促着孟熙秋,不想让她一直看着自己的手,一脸心疼的样子。

孟熙秋小心的沾着碘酒给顾淇枫消毒,每一下点在伤口上,顾淇枫的手都不自觉的微微颤抖一下,孟熙秋根本无法想象,刚刚顾淇枫是怎么弹完的,“你刚才弹的时候,得有多疼啊。”孟熙秋心疼的问。

“其实,就开始那几道疼,后来指尖就麻了,反倒没什么影响了。”顾淇枫笑着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孟熙秋低垂在自己面前的发顶,“倒是出来看见你之后,就又开始疼了。”

“这么说,还怪我啦。”孟熙秋听着顾淇枫话,好似是在说自己惹得他疼一样。

“当然怪你啊,你要不答应我跟你们一起出来玩儿,就没这事了。”顾淇枫为了逗孟熙秋开心,一味的开始胡搅蛮缠。

“就算不跟我们出来玩,你今天不也是要跟人表白么。”孟熙秋嘴里虽然这样说着,手上的动作却还是放的更加轻柔了些。

“对啊,你这一说还正好提醒我了。我今天本来是要跟人表白的,就这么让阿闯给搅和了,早知道就不该这么轻饶了他。”顾淇枫佯装生气的抖了下手,钻心的疼让他立马又把手给放了下来。

“哎呀,你别乱动。”孟熙秋连忙按住顾淇枫胡乱动的手,防止他再把自己给弄伤了。

“熙秋,我跟人表白,你什么想法?”顾淇枫将脸凑到孟熙秋的跟前,盯着孟熙秋的眼睛,迫使她也看着自己。

“没什么想法,替你高兴呗。”孟熙秋此时根本无心去关心顾淇枫要跟谁表白,她更在意的是他的手。

“你不好奇她是谁么?”顾淇枫接着追问。

“好奇啊,不过不也没见着么。”孟熙秋心不在焉的回答了一句,接着开始蘸着止血的药粉涂在顾淇枫的指尖,有了刚刚碘酒的作用,撒药粉的时候,反而没有那么疼了,孟熙秋满意的发现顾淇枫的手不再一下一下的颤抖了,“她今晚还过来么?”

“我让她走,我也告诉了她不要过来。”孟熙秋没有抬头,顾淇枫就这样看着孟熙秋的发顶,“我本不想让她看到我这样的。”顾淇枫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他刚刚确实有让孟熙秋离开,让她不要过来,他也确实不想让孟熙秋看到自己受伤而伤心,但是她终究是孟熙秋,倔强又深爱着自己的孟熙秋,他早就料到,她根本不会听自己的话。

孟熙秋手里忙着,也没有在意顾淇枫说这些话时并不像在说一个始终没在现场的人,“她看到你这样,会很心疼的。你该叫她来,肯定能表白成功。”孟熙秋打趣的对顾淇枫说。

“我只会给我爱的女孩,最完美的。”顾淇枫说这话时,孟熙秋内心还是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如此幸运的女孩子,如此美好的顾淇枫。

孟熙秋终于问出了她对今晚所有事情最深的疑问,“你今晚和阿闯之间的比试,就是为了这个女孩?”

“嗯,我不会让别人有任何机会威胁到她,或者利用她要挟到我。”顾淇枫坚定的说着,同时轻轻的将手摸在孟熙秋的头上,轻轻的顺着她的头发,看着她认真给自己包扎的样子,心里是暖暖的幸福。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手废了,以后便不能弹琴了。而且,这双手还要助你当最好最好的设计师呢,你怎么舍得这样弄伤它?”孟熙秋细心的将纱布缠在他的每一个指尖,系上漂亮的蝴蝶结。

顾淇枫看着孟熙秋给自己指尖系的四个可爱的蝴蝶结,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用受伤的手,轻轻点了点孟熙秋的鼻尖,“没关系啊,故梦秋枫,你就是我的手,没有什么我都能做设计师,唯独不能没有了你。”

孟熙秋被顾淇枫这句话羞红了脸,连忙打开车门,叫他们上车。顾淇枫舒服的靠在车座靠背上,开心的笑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