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五十六章 野蜂飞舞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742 2016-10-21 18:19:13

  野蜂飞舞毕竟是首名曲,又尤其以快著称。阿闯电吉他声一响,酒吧里很多喝酒的人便凑到台前看了过来,他一曲完毕台下更是掌声不断。阿闯下台的时候,在台口挑衅的看了顾淇枫一眼,顾淇枫却根本没有看他。

“各位,我是顾淇枫,曾经是这里驻场乐队的吉他手,接下来,请静静聆听。”顾淇枫只说了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便一个长音开始了演奏。

听了几句之后,台下的人发现了居然是同一首曲子,便开始各自摇摇头,嘴里嘟囔着些无理的埋怨,准备各自走开。他们自然不会注意到,顾淇枫演奏的比刚刚要整整高出半个八度,也不会注意到顾淇枫比刚刚的演奏里面多了很多细小的伴音,他们只能感受到这个自称是前驻场的吉他手,没有任何新奇的弹了一首刚刚别人弹过的曲子,没有人喝倒彩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顾淇枫当然能看到台下的情形,就在人们慢慢的将要散去的时候,顾淇枫逐渐加快了速度,旋律速度渐起的紧迫感,果然让准备离去的人们,又重新注意到了这个台上的演奏者。就在终于将大家的注意力又集中过来之后,顾淇枫开始了他第一个滑音,而单纯的滑音又会让这个曲子失去颗粒感,所以他既要滑音,又要用腕力在每一品上略略施力,让每一个音都既保证质感,又具有连贯性,这一处理果然赢来了台下的掌声,这样带有力度的滑音,也立刻让他的指尖被紧绷的琴弦划破。

十指连心,被锐利的琴弦硬生生割开指尖的痛楚,直接让顾淇枫胳膊都微微的酸了一下,但他立刻咬牙忍住了。如果说第一下划破,是突如其来的,那么接下来的演奏便更加难捱,因为他已经了解了什么样的力度和速度会再次割破手指,却还是要不停地这样继续演奏下去,这时候需要的就不仅仅是技术,更多的是勇气和信念。

顾淇枫想到刚刚在酒吧外,阿闯看向孟熙秋的眼神,他看得出,阿闯并不是对这样的可爱的女生多么感兴趣,但是他绝对已经察觉到自己对孟熙秋的维护,要不然也不会在后台说出那样的话。今天如果不能赢了阿闯,日后他定会再以孟熙秋为要挟找自己的麻烦,他不担心自己的麻烦,但是他担心孟熙秋。想到这些,顾淇枫继续加快了弹奏的速度,滑音的技巧也更加炫,只是指尖已经渐渐的有血流了出来,顺着琴板慢慢的向下流。

从高中开始,在不同酒吧做了许多年的驻场,顾淇枫基本的演出素质还是有的,他故意侧了侧身,让琴板避开打过来的灯光,纵然流血,他也不想让台下的观众察觉到,他更不想靠卖惨来赢了这场比试。渐渐的,指尖由于划破了太多道血口,渐渐的由钻心的疼变成了麻木,反倒能顺利的演奏完。

当他终于结束演奏的时候,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还有接连不断的叫好声,顾淇枫知道,自己赢了。他把吉他拿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上,另一只手已经抖的根本连在琴板上静静的扶着都做不到,血就这样一滴一滴从他低垂的指尖直接滴落到地面,站在最前排的观众,在昏暗的灯光下,还以为那只是他滴下来的汗水。

顾淇枫朝站在台口的阿闯一步步走过去,直接把吉他塞到阿闯手里,没有说一句话,也没多看他一眼,径直朝酒吧门口走去。他已经看到了在门口被付嘉佳和姚晓鹏拦住的孟熙秋,他听不到她一直在喊的“你们让我进去”,只能看见孟熙秋脸上焦急的面容,虽说他并不希望孟熙秋出现这里,但看到她真的在为自己担心,他还是觉得很欣慰。

此刻的顾淇枫竟然有些后悔刚刚让付嘉佳和姚晓鹏拦住她,刚才自己在舞台上一定很帅很炫,没有让孟熙秋见到,却是有些可惜了。

顾淇枫将受伤的手藏在身后,虽然一会儿孟熙秋一定会看到,他还是想让自己完美胜利者的形象多保持一会儿。快到门口的时候,顾淇枫故作轻松的说了声,“佳佳,晓鹏,走啦。”孟熙秋立刻从他俩之间挤过,朝自己冲了过来。

“淇枫,你没事吧?他们说刚才那个人要和你比赛。”孟熙秋两手都搭在顾淇枫右手手臂上,发现他手臂上一层冷汗。

“没事啊,他怎么可能比得过我。完胜。”顾淇枫露出一个开心的笑,用没受伤的右手将孟熙秋转了个身,胳膊自然而然的搭在她的肩上,搂着她向外走。

身后,阿闯看着走远的顾淇枫,背后已经被指尖滴下的血染上了一道道红色的血痕,看着他冲着孟熙秋偏头轻笑的样子,突然间觉得有些佩服。看着他身边那个浑身透着干净气息的单纯女孩,也确实配得上他如此。

孟熙秋感觉到顾淇枫靠在自己肩上的身子在微微发抖,而且他额头还一直在冒着冷汗,“淇枫,你是觉得冷么?”

“没有。”顾淇枫依然冲着孟熙秋笑着,搭在她肩上的手很用力,不让她有机会挣脱,看到自己的另一只手,直到魏泽恺拎着买来的药棉和纱布站在他们面前。

“还在硬撑?”魏泽恺看着顾淇枫搭着孟熙秋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伤了,他不明白明明两个人都喜欢对方,为什么顾淇枫非要留着这层窗户纸不去戳破。气不过,便索性将他受伤强撑一语道破,顺手把买来的东西塞给了孟熙秋。

“魏泽恺你……”顾淇枫瞪着魏泽恺,语气不怎么和善的说,“让我多装一会儿你能死啊。”

“啊?”孟熙秋看着塞在手里的药棉,加上刚刚顾淇枫一直颤抖的身体,胳膊和额头上的冷汗,付嘉佳和姚晓鹏一直拦着自己不让进去,这些事情联系起来,只有一个结论,那边是顾淇枫受伤了。

可是刚刚顾淇枫走过来的时候,明明哪里也没有伤啊?而且他们也没有打架。

孟熙秋连忙挣脱开顾淇枫搂着自己的手臂,顾淇枫也不再坚持,当孟熙秋看见顾淇枫背在背后的那只手和外套上染成的一大片的血红之后,眼泪瞬间掉了出来。

“顾淇枫!你是不是傻啊,都这样了,你还说没事!”孟熙秋边哭边吼了出来,她整个晚上都在为顾淇枫担心,却从未曾想过他会伤的这么严重,而且居然伤在他作为吉他手,作为设计师都最为宝贵的手上。

“我都伤这么重了,你还吼我。”顾淇枫故意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试图逗笑孟熙秋。

看着顾淇枫这副腻歪的样子,付嘉佳最先看不下去了,“别在这瞎折腾了,先回车上把伤包好,别一会儿再感染了。”

“最好让他得破伤风挂掉,让他逞能。”魏泽恺在一旁没好气的说,其实刚刚在酒吧里,顾淇枫根本没必要非要置气用这种方法争这个高下,阿闯纵然是个混混,却也不至于真的闹去学校附近堵孟熙秋。可是顾淇枫偏要赌上自己一直手,也要让阿闯心服口服,让他永远没有找孟熙秋麻烦的可能。偏偏这样,顾淇枫刚刚还告诉他,今天这种情况,说什么也不能表白,他要给孟熙秋一个最美的告白,不要这种血淋淋惨兮兮的,真是搞不懂他。

孟熙秋将顾淇枫的手托在自己的左手里,右手扶着顾淇枫的胳膊,往车旁边走,一边走一边哭,开始还埋怨顾淇枫几句,渐渐的便连声音都没有了,就这么默默的流泪。

“小秋,你就别哭了,我这手现在也没法给你擦眼泪,你这么一直哭也不是事啊。”沉默着走了一会儿,顾淇枫终于开口说。

“你手伤的这么严重,将来会不会不能弹琴了啊?”孟熙秋想到自己的假设,哭的更惨了。

“小秋,我真的求你了,先不要哭了好不好?”顾淇枫无奈的叹了声气,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孟熙秋,“关键,你眼泪都滴我手上了,疼的很。”

吓得孟熙秋连忙抬手抹了抹眼泪,终于不再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