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五十五章 阿闯的挑战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518 2016-10-20 21:50:43

  顾淇枫刚想转身离开,就听见阿闯他们痞痞的声音,“呦,这不是逆流著名的快手顾淇枫么,听说你今晚要在这儿给你的马子演出啊,浪漫啊。不过怎么不进去就走了啊?”

阿闯站在酒吧门口,叼着烟,一脸痞像的看着顾淇枫和他身后的魏泽恺。

“泽恺,你去告诉林羽陌,让他带几个女生回去。你们都留下吧,这儿怕是一时半会走不了了。”顾淇枫悄声告诉身边的魏泽恺,他不想让孟熙秋卷进这些他以前玩乐队时遇到的破事当中,更不想她为此受到些什么不必要的伤害。

“好。”魏泽恺答应了一声便回身去找几步之外的其他人,其实阿闯的声音很大,孟熙秋她们也已经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而且孟熙秋已经朝这边走了过来。

魏泽恺迎面把孟熙秋拦了回去,“熙秋,你别管,这是我们以前演出遇到过的混子,有些过节。羽陌,你带女生先回去。佳佳,晓鹏,走吧,过去。”

孟熙秋执拗的不走,她一直看向顾淇枫,却发现顾淇枫阿闯出来之后,就再也没回头看过自己。

“顾淇枫,你马子是那边的哪一个?是不是那个一直盯着你看的?眼光不错嘛,清纯可爱型。”阿闯朝孟熙秋看过来,还下流的吹了声口哨。

顾淇枫冲着阿闯说,声音却足以让孟熙秋能够听到,“我确实今晚要向一个女生表白,但是不是那边的任何一位。她正在来的路上,不过我已经告诉她不要过来了,我不会给你们任何要挟我的机会。”

顾淇枫说这些话的时候,依然没有回头,其实他是害怕他回头一旦看见孟熙秋的眼神,便不能够装的如此坚定的说出这些话。而且,他知道孟熙秋一定不会那么听话的让她离开就离开,即使今晚自己真的要向其他女生表白,自己遇到危险她估计还是会留下来。那么她一旦要留下来,自己不能给阿闯任何机会发现孟熙秋就是自己的弱点。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只能是尽最大可能对孟熙秋无情。

顾淇枫盯着阿闯,“你说吧,咱们的事怎么解决,一次性解决完,以后谁也别再招惹谁。”

“想要解决啊,容易啊,男人之间解决问题, 无非就是打一架嘛。”阿闯敲了敲手里的酒瓶,“谁输了谁就退出在这一片的演出,永远消失。”

“我们几个都还是学生,我们不想和你打架。”顾淇枫不想让孟熙秋看到自己打架,也不想真的砸坏了华哥的酒吧,“而且,退不退出最近我们也没时间再来这演出了,你能不能回来演,是你自己的本事。”

“呦呵,学生啊,学生了不起啊?不就多读了几本破书么?”阿闯听着顾淇枫的话,更觉得他高高在上的语气让人讨厌。

“学生没什么了不起,只是我们也本无意抢你的生意,这样吧,你一直不服气无非就是我们从未正面比试过,今天我们就比一比吧。我若赢了,你就放我们一马,今后别再招惹我们了,我们以后也就偶尔来串个场,这片无论什么时候也不是我们的。”顾淇枫提出建议,他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直接走掉,而且虽然自己不承认和孟熙秋的关系,但是阿闯他们毕竟见到了孟熙秋和其他的女孩,为了她们今天也要彻底解决这件事。

“好,没问题,那就比试比试,不过规则要我们定。”阿闯拖着痞气的尾音,邪气的看着顾淇枫他们四人。

“好。那进去吧。”顾淇枫带头往酒吧里走。

“淇枫,熙秋她们一直站那呢,我看林羽陌劝不动她。”魏泽恺拽了一下顾淇枫的衣袖,悄声在他耳边说。

顾淇枫把车钥匙扔给魏泽恺,然后用足以让所有人都听见的声音说,“她们几个不走就让她们去车里等,省的一会儿过来给我碍事。我不出来,就别过来给我捣乱。”

说完这话,顾淇枫头也没回的就进了酒吧,魏泽恺拿着车钥匙来到林羽陌面前,“带熙秋她们几个去车里等吧。让熙秋放心,这几个人我们以前打过交道,不会出什么大事的。”魏泽恺直接和孟熙秋说,他怕孟熙秋会拉着自己问个不停,只好将林羽陌叫到一旁,说完之后匆匆也赶去了酒吧。

“怎么样?”孟熙秋根本顾不得刚刚顾淇枫说的什么给其他女生表白,说自己碍事、捣乱等等这些话语,她最关心的还是顾淇枫的安全。

“走吧,去车里等吧。魏学长说应该没事的。”林羽陌也并不知道事情的轻重,但是他不愿让孟熙秋着急,也就只好原样转述。

“怎么比,你们定吧。”酒吧的前厅还在营业,华哥直接把他们带到每次候场的后台。

“好,你顾淇枫出了名的快手,那就比快吧。”说着阿闯拿起两把吉他,“同一版野蜂飞舞,我上台弹一遍,然后你再上去弹一遍,谁的掌声热烈,算谁赢。不过嘛……”阿闯将其中一把吉他的一弦拧了三圈,然后抬手将那把吉他扔给顾淇枫,“你既然那么牛,你就高半个八度来吧。”

顾淇枫接过吉他,用尾指勾了一下绷的紧紧的一弦,不认同的看向阿闯。

“怎么?不同意啊?那就认输呗。”阿闯勾起一侧的嘴角,不屑的看着顾淇枫,“或者,你可以叫刚刚那个可爱的小姑娘过来助助兴,我可以考虑让你降两个音。”

“不必。”顾淇枫硬冷的看了阿闯一眼,开始调弦。阿闯玩味的笑了起来,在乎不在乎这种事,其实靠语言根本就藏不住的。

“你调弦,我先上台。”同一首曲子,后上台的人必然吃亏,纵使顾淇枫的吉他音调比他的音调高,在听众的耳朵里,确实没有本质的什么区别。

魏泽恺看着顾淇枫把一根根弦绷的越来越紧,“淇枫,这么紧的弦,很危险的,一首曲子下来,你的手会废的。”

“不会,我一会儿注意点儿就好,我的手速赢阿闯还是有信心的。”顾淇枫根本没有抬头,一直低头仔细听着每一根弦变的越来越尖细的声音。

“可是,他先上台,你要想赢,就必须用滑弦。这个琴……”

“我知道,可是你有其他办法么?”顾淇枫打断了魏泽恺的话,他知道魏泽恺是在关心自己,但是这样的关心于事无补,只能让他更不能静心,“泽恺,今天这场比试,我拼上一切也要赢。阿闯我了解,他还是讲信用的,今天我让他心服口服了,也省的他日后再找咱们麻烦。你放心,我有分寸。你要是真的关心我,就去附近药店买些纱布和药棉吧,一会儿估计能用得上。”

“好吧。”魏泽恺也果然想不出其他办法,只好作罢,向门口走去。

“从后门走,从前门走熙秋会看到。”顾淇枫依旧没有抬头,只这样说了一句,换来魏泽恺一个白眼。

魏泽恺离开后,顾淇枫抬起头,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的付嘉佳和姚晓鹏,“一会儿我上台了,你俩就去门口吧,万一熙秋过来,别让她进来。”

“她会来么?”付嘉佳并不十分清楚孟熙秋和顾淇枫之间的事情,他只知道今天顾淇枫要表白,以为孟熙秋只是像其他被追的女孩子一样。

“我倒希望她不会。”顾淇枫说完这句话,直接拿着吉他站到了台口,他看着台上表演的阿闯,变的目光坚定,心无旁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