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四十七章 一方印章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674 2016-10-12 18:59:27

  在张家界的几天,他们一行五人都玩的很开心,或许是因为漫长的一个月培训之后难得几天如此的闲暇,或许是因为回学校后马上就要面临残酷的淘汰赛,这样一个短短的假期,更显得弥足珍贵。

孟熙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一路,仿佛顾淇枫一直在自己的身旁,在自己回头就能看到的地方。百龙电梯上,当电梯行过最黑暗的一段,美景在眼前展开时,顾淇枫恰巧在自己耳畔说好美;在天波府爬几乎垂直的楼梯时,顾淇枫恰巧一直一直在自己身后,给自己最大的安心;在十里画廊,一路走一路看着造型各异的山峰,顾淇枫恰巧又一直在她身旁,和她说着每一座山峰在他看来像什么。这一路巧合的仿佛都不那么像巧合了,让孟熙秋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林羽陌确实如他答应顾淇枫的一样,一直什么都没有说,他就这样陪在他们身旁,看着孟熙秋开心的笑容,这样的笑容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终于还是又回到了小秋的脸上。

回到学校之后,林羽陌和孟熙秋只回家待了短短的四五天便准备返回学校了,虽然现在只是八月中旬,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但是设计竞赛的淘汰赛开始了。

接到比赛题目的当天,孟熙秋和林羽陌便立刻坐火车回到了学校。终于又回到了一个多月都没有见的活动室,孟熙秋以外的发现屋子里窗明几净,没有意思尘土。

回头看看跟在自己身后进来的顾淇枫,孟熙秋甜笑了一下,“你已经来过啦?”

“你怎么知道?”顾淇枫笑着反问孟熙秋。

“看你把这儿收拾的这么干净整洁,我还以为今天过来得收拾一阵儿呢。”孟熙秋放下书包,开心的在屋子里左转转右转转。

顾淇枫新买了几盆花摆在窗口,满屋子都是淡淡的花香,孟熙秋开心的凑过去细细的嗅着,那是她最喜欢的花,细小的花瓣,淡淡的清香,雅致不喧闹。

孟熙秋又在书架上看到了几本新书,有设计的专业书籍,也有许多自己喜欢类型的课外书籍,孟熙秋感兴趣的抽出来一本翻看,开心的对顾淇枫说,“好巧啊,你也喜欢这个作者的书啊?我好喜欢他的书。”

顾淇枫冲孟熙秋笑笑,没说什么,而是朝门一侧的墙上扬了扬头,孟熙秋这才发现,原本贴在墙上,用画纸写的“故梦秋枫”的位置,被换成了一个长长的装裱过的卷轴,宣纸上更加行云流水的四字行楷,还很庄重的加上了落款和印章。孟熙秋凑上前去,发现有两个印章,同样是篆刻字体,名字却不是同一个人。

“咦?这两个章不是同一个名字吧?”孟熙秋问顾淇枫。

“对啊,你自信看看后面那个是什么?”顾淇枫好像得看着孟熙秋。

“第一个字像是孟,中间这个,不太认得出,最后一个像是秋。”孟熙秋突然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名字,“呀!你干嘛弄我的名字在上面啊。”

“故梦秋枫,本来就是咱们俩啊。”顾淇枫一本正经的说,“这幅字比以前那个强多了吧?”

“好是好,不过,以前那个也不错,你给扔啦?”

顾淇枫有些郁闷,孟熙秋居然更关注以前那幅字,对这个他尽心尽力重新写的不置可否。不过他还是上前掀开这幅装裱的字,露出原来位置上用胶带贴着的画纸,“还在这贴着呢,我怕把墙皮带下来,就没有撕。”

“恩恩,这两个都放着吧,都很好的。”孟熙秋看着墙上的两幅字,傻傻的笑了起来,她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让顾淇枫有所改变的,但是她能感觉到,这次回来,她和顾淇枫之间突然变的有些甜甜的。

孟熙秋的要求不高,她也不奢求顾淇枫真的会突然站在自己面前说喜欢自己,能够这样甜甜的,她已经决定很幸运了。

“这个给你。”顾淇枫看着一个人在那傻笑的孟熙秋,伸手递给她了一个东西。

“这是……”孟熙秋低头看见顾淇枫手心里躺着一个印章,洁白的和田玉的刻料,由于已经在那幅字上盖过一次,印章上带着点点朱砂,“印章啊?给我的?”

“已经刻了你的名字了啊,我也不能留着自己用。”顾淇枫打趣的说。

“这块玉料太贵重了,你怎么也没提前告诉我一下,这我怎么当得起。”孟熙秋有些不知所措,她虽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出身,但是由于父亲的喜好,她对玉石这一类东西还是多少懂一些的,这方刻料无论从品质来讲,还是从大小来说,都绝对不是几百块钱能挡得住的。

“没关系,这方刻料已经买了许久了,当时也不是很贵。还是高中那会儿,玩乐队演出,那时候接的演出特别多,攒下了些钱,高三的时候就不怎么演了,也不想把钱留在手上,就买了两方刻料,一个当时就刻成了印章,我这几年一直在用,一个就是这个,一直留着。”顾淇枫说着将印章递到孟熙秋手上,从抽屉里拿出来他的那个印章,外形和这一方很像,除了带了些岁月的痕迹,已经不那么光洁如新以外。

“这么有纪念意义的刻料,你干嘛要送给我啊。”孟熙秋小心翼翼的从顾淇枫手中接过印章,原本冰凉的石料在他手心已被暖的温热,光滑的质感让孟熙秋不禁细细的抚摸了一番。

“因为你是我最默契的搭档啊,我总要送些东西拴住你。”顾淇枫和孟熙秋开着玩笑,心里却想到当年买这对刻料时,店里的老板告诉自己,这一对刻料是同一块玉石做成的两方刻料,顾淇枫之所以将这块刻料做成印章送给孟熙秋,也是想取个心心相印的好彩头。不过此时,他还并不想告诉孟熙秋这些事情。

“拴住我很简单啊,有故梦秋枫这四个字就够了。”孟熙秋的本意是想说将这幅字送给自己就够了,说出来之后却发现是另外的一层含义,一时间觉得自己有些失言。

“好啦,反正已经刻上你的名字了,你要与不要都只能是你的了。”顾淇枫将自己的那方印章放回抽屉,然后拿出属于孟熙秋这方印章的锦盒,将她手心里的印章小心的放入锦盒,再将锦盒放回孟熙秋的手上,“放心拿着,你当得起。”

孟熙秋羞涩的笑了笑,还是收下了印章,心里却是想着如此的重礼,自己该如何偿还。思前想后,自己目前最大的价值还是在比赛上,于是开口,“咱们,咱们还是看看这次的题目吧。”

顾淇枫被孟熙秋的样子彻底逗笑了,“小秋你呀,三句不离比赛,让我说你什么好。”顾淇枫宠溺的揉了揉孟熙秋的头发。在孟熙秋的印象里,这是林羽陌最爱做的动作,却不知为何今天顾淇枫却做得尤其顺手。

“这次是第一次淘汰赛,对于咱们也没太所谓,你不是想玩玩民族风或古风么?可以试试。”顾淇枫在纸上随手写着这次的题目——光阴的故事。

“其实这个题目用来做古风的设计,反倒觉得有些刻意贴靠主题,没有新意的。”伴随着比赛中的成长,孟熙秋也逐渐开始能够揣摩什么样的作品更能吸引眼球,更容易取得成绩了。

“看透捷径而不死守捷径,方为高手。”顾淇枫看向孟熙秋,“从前你是不懂如何能出成绩,我自然要教你出成绩的好方法。但是,现在你了解了之后,你更需要知道,设计最重要的还是设计师内心真性情的流露,不必恪守规则。你内心里最想做什么样的,去做就好。而且虽然立意不够独特,但我也觉得这个题目来做古风题材蛮合适的。”

孟熙秋有些崇拜的看着顾淇枫,敢于懂得规则而不恪守规则,如此收放自如,需得要多强的功底和多大的自信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