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三十八章 不过是同样的心情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527 2016-10-03 09:46:02

  台上台下安静了下来,顾淇枫的表演开始了,wings~ you are the hero。几周过去,顾淇枫已经能够熟练的掌握这首曲子,表演的游刃有余。孟熙秋就这样在他身后静静的看着他,和他一起在舞台上,便只能看到他的背影,看不到他的表情,看不到他拨弄琴弦的样子,只能看清他在灯光笼罩下闪着光晕的轮廓,这依然让孟熙秋很满足。

曲子快要结尾的时候,孟熙秋收回了目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们刚才商量过的,两个人的表演中间,只有几秒钟的间隙。

顾淇枫的表演结束了,台下的掌声响起,又随着舞台上追光的消失而渐渐落下。孟熙秋在黑暗中沉着的抬手,准确的落在琴键上,同时点亮了照射她的那一束光。顾淇枫转过身,看着一身白裙的孟熙秋演奏着,这是他第一次见孟熙秋在舞台上弹琴的样子,很美,配上肖邦幻想曲的乐声,很梦幻。

顾淇枫不由得想起了迎新晚会上他第一次见到周若岚的那一幕,他此刻有些怀疑,当初如果自己第一眼见到的是孟熙秋,那么自己究竟会爱上谁?这是他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有这样的疑问,然而此刻却是在舞台上,此情此景并不容他多想。

很快孟熙秋的表演也接近了尾声,按照下午的排练,这里两首曲子依然是直接衔接,然而此刻顾淇枫却想说些什么。

孟熙秋的表演随着灯光的暗去结束了,她在黑暗中静静的等着顾淇枫吉他声的响起,来给她开始表演的信号,然而等了几秒却始终没有等到拨动琴弦的声音,却听到了顾淇枫说话的声音。

“刚刚的表演大家还喜欢么?”顾淇枫熟络的和观众互动着,听到了台下认可的声音。

“下面一首曲子呢,是我自己写的曲子,写给我爱的一个女孩。但我第一次真正听人用钢琴弹起它,却是我教现在在舞台上这位女孩第一次弹这首曲子的时候。”顾淇枫回头看了孟熙秋一眼,发现并没有灯光给到她,他看不清孟熙秋的表情,有些失望的回过头。

“这首曲子的名字,也是台上这位女孩给起的,《初恋》献给大家。”

孟熙秋有些惊愕,有些感动,原来那个她认为是自己埋在心底的独家记忆,顾淇枫也一直记得。孟熙秋庆幸没有灯光给到自己,才没有让她在所有观众面前落泪。

顾淇枫的一番话,让台下许多的观众都误会那个顾淇枫口中他爱的女孩,就是这个弹钢琴的女孩,可惜,顾淇枫自己并没有误会,同样,孟熙秋也不会。

没有时间让孟熙秋平复,顾淇枫回头递给了孟熙秋一个示意便开始了演奏。孟熙秋有些慌,却也不得不跟着开始。干净的旋律从两个人的指尖此起彼伏的流淌出来,孟熙秋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在抖,抖得越来越厉害,直到她弹错音了,虽然只有一个音,台下的观众都没有感觉到,但顾淇枫听到了。

顾淇枫立刻回头去看孟熙秋,下午排练的时候,她对这首曲子甚至比自己还要熟悉,刚刚怎么会错音?果不其然,他看到了孟熙秋看向自己抱歉又慌张的眼神,那眼神的深处还有一层情绪,呼之欲出。

顾淇枫递给孟熙秋一个安心的眼神,用唇语告诉她“不要紧张”,接下来直到曲子结束,顾淇枫都没有转回身去,一直这样留给观众一个侧影,时不时抬头看向孟熙秋,渐渐的她指下的旋律越来越坚定,越来越流畅,顾淇枫也渐渐的放心下来。

只是,顾淇枫试图从孟熙秋的弹奏中听出些许情绪,但是没有,一点都没有,她就像封闭了自己情绪一样完美的完成着作品,却和自己没有丝毫交流,完全没有他记忆中平安夜那天的温馨。顾淇枫感觉就像每次模拟赛二人交流不畅时一样,孟熙秋丝毫不对自己敞开心扉,言语上是,言语之外也是。

表演结束,顾淇枫示意孟熙秋走上前来和他一起谢幕,他看着孟熙秋优雅的一步步走到自己身边,猝不及防的牵起了孟熙秋的手,鞠躬致意。果然一直装作镇定的孟熙秋,手心冰凉,在他握住她的那一刻,她的手在他手心里抖得离开,但是却没有挣扎,就这样颤抖着回握了他。

“刚才在台上紧张了?”走下舞台,顾淇枫在孟熙秋身后问。

“嗯,有一点儿。”孟熙秋顺着顾淇枫的猜测胡乱应着,不想多解释什么。

“怎么就紧张了呢?感觉第二首的时候还好。”顾淇枫试探的问着,他希望孟熙秋能和自己坦诚的交流。

“可能还是弹得不熟吧。”孟熙秋一本正经的胡说,顾淇枫怎么会看不破。但顾淇枫却不再问了,他知道孟熙秋不想说。

“怎么样?心情好些了吧?”顾淇枫想着自己本意就是带孟熙秋来音乐节放松放松心情,所以只要她开心了,至于其他的,他也无权过问太多。

“恩,还挺好玩。好久没上台了。”孟熙秋其实是开心的,能够和顾淇枫在台上演奏《初恋》,能够听到他在台上说那样一番话,能够在舞台上和顾淇枫牵手而立,那怕只是短短的几秒。她只是不敢在顾淇枫面前敞开心扉的表达。

回学校的路上,踩了大半天高跟鞋的孟熙秋有些累了,走的很慢。好容易坐上了公交车,孟熙秋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将头抵在车窗上,有些昏昏欲睡。

顾淇枫看得出孟熙秋累了,但是他也不好就这么让孟熙秋将头靠在自己肩上,这样太过亲昵的举动,理智告诉他不可轻易去做。而且,毕竟自己还在追求周若岚,他不想让若岚身边的人觉得自己轻浮。

顾淇枫轻轻推了推孟熙秋,“熙秋,别睡啊,这样睡着容易感冒。”然后顾淇枫从包里拿出MP3,将耳机递给孟熙秋,“来,听听我写的曲子,评价评价。”

孟熙秋借过一只耳机,将另一只留给顾淇枫,却听顾淇枫说,“都给你,要好好听哦,听完要给我评价的。”

顾淇枫其实并不是多想让孟熙秋这时候来评价自己什么曲子,他只是想让孟熙秋精神精神,别在车上睡着了着凉。虽然他内心爱着周若岚,但他对于这个任性倔强又灵动可爱的姑娘,他始终给予着比对朋友要多得多的关心和疼爱。

孟熙秋带上耳机,简单的钢琴音色,没有其他乐器,没有特效,只有简简单单的旋律,听起来满满的孤独和伤心。孟熙秋未曾想过,那样阳光的顾淇枫还会写出这样孤寂的曲子,这得是什么样的情形下写出来的呢?

“你觉得怎么样?”顾淇枫见孟熙秋摘下耳机,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满满的荒凉寂寞,这得是你在多伤心的时候写的啊?”孟熙秋说着自己的感受,同时也心疼顾淇枫有过这样伤心落寞的时候。

“对于音乐,你果然是比若岚更懂的。”说着,顾淇枫将攥在手中的MP3按亮给孟熙秋看,lonely,那首周若岚说还好的lonely,那首寂寞的冬夜写下的lonely,“冬天那次演出,我请若岚去,她没等我演完就走了。我一个人回到空空荡荡的宿舍,这就是那天写的。若岚,从未对我的音乐给过中肯的评价。”顾淇枫说完这些话,无奈的摇摇头。

“音乐哪里需要懂啊。不过是同样的心情。”孟熙秋轻声说着。

“你说什么?”

“没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