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二十九章 我的独家记忆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606 2016-09-24 18:36:02

  孟熙秋约周若岚去看逆流乐队表演时,若岚心里是拒绝的,“熙秋,我不想去了。你知道我不喜欢音乐,而且,我也不喜欢顾淇枫,我已经和他说的很明白了。”

“若岚,你就陪我去吧,就当是去放松放松。我自己一个人去多没意思啊。”

“你叫上羽陌陪你呗。”

“我不叫他。省得他又莫名其妙的跟我吵。”孟熙秋没有和宿舍里的任何人提过她和林羽陌吵架的原因和经过,章雅静猜得到一些,何凝也八卦的问过几句,只有周若岚自始至终都很贴心的一句都没有问过。

“你真的想去?”周若岚想到了上一次她看逆流演出的那个冬天,和那个冬天她想明白的一些事情,她倒也突然有了兴趣。

“对啊,五一回来我们就要开始比赛了,逆流就没时间演出了。”孟熙秋想到这是比赛前逆流的最后一次演出,还是蛮期待的,虽然是为了完成顾淇枫的托付,但是她内心里也是很想去的。

“好,我陪你去。”连孟熙秋都没想到,周若岚居然就这么痛快的答应了。

演出那天,孟熙秋拉着周若岚早早的来到“逆流”乐队演出的酒吧,直接把若岚拉到了后台。

“淇枫,人我给你带到啦。”孟熙秋一副表功的样子,让后台所有人都哄笑起来。顿时让周若岚羞红了脸。

“熙秋,你叛徒啊。”虽然周若岚想到了孟熙秋那么热切的非要拉自己来,可能又是受人所托,但是没想到她竟然会大喇喇的在后台就这么喊起来。

“若岚,熙秋,你们来啦。”顾淇枫面对孟熙秋的时候,可以打趣开玩笑,可是面对周若岚却总是一本正经,就像现在,他连忙放下吉他走了过来,一脸温柔的笑。

“你俩聊会儿?”孟熙秋说完便开溜,蹭到魏泽恺的架子鼓旁,随手拿鼓槌这敲敲那打打,她和顾淇枫组队两个月以来,见魏泽恺的次数比见肖奕都要多,自然熟络些。

“孟熙秋,你别瞎闹。”魏泽恺嗔怪着孟熙秋,眼睛却不停的瞟向尴尬对站着的顾淇枫和周若岚,见他俩实在没什么可聊的,便推了推还在身边乱敲乱打的孟熙秋,“去吧去吧,你和周若岚去前面找个地方坐,我们再练会儿,最近顾淇枫不总跟我们排练,一会儿在周若岚面前丢人现眼就不好了。”

孟熙秋听了这话,觉得也蛮有道理,便带着周若岚出去找位子。顾淇枫很感谢魏泽恺的解围,不知为何,刚才见到周若岚,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

再一次看到舞台上闪耀的顾淇枫,孟熙秋虽然依旧春心萌动,移不开目光,但是想到坐在身边的若岚,善良的她潜意识里依旧选择忽略掉了那其实自始至终都没有消失过的爱恋。

周若岚其实更多的时候是在看孟熙秋,果然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星星般的目光,那种移不开的欣赏,熙秋她压抑得了自己的心,却遮掩不住自己的眼神,很多情绪她再忽略,也是存在的。

演出渐渐到了尾声,台上突然安静了下来,只留下了顾淇枫一人。

“这是我们逆流最近一段时间最后一次演出,那么下面,我想演奏一首曲子,是我自己写的一首曲子,它的名字叫初恋,送给台下的一位女孩。我希望她能听到我的心。”

听到“初恋”两个字的时候,孟熙秋的脑袋“嗡”的一下,伴随着并没有厚重电音的吉他声,那在她心里仿佛刻下过印记的旋律渐渐的流淌。初恋,那还是她给起的名字,原本这首曲子是没有名字的,那个平安夜属于他俩的独家记忆,就这样不经意间被翻卷了起来,瞬间击碎了她用倔强的精神力量伪装了半年的坚强。像是心脏两次被击中了同一个地方,痛的突如其来,痛的那样彻骨。

她看向台上那个耀眼的人,那个人也正看向自己的方向,她以为他看的注定不是自己,而是身边的周若岚。这首曲子,是写给周若岚的,平安夜顾淇枫教自己弹这首曲子的所有记忆,都不过是自己不小心偷来的记忆,只属于自己,顾淇枫不会记得,其他人不会知道,记住它的只有自己。

她像失神了一般的站起来,跌跌撞撞往外走,周若岚追了出来,看见孟熙秋蹲在墙边,头埋在膝间,肩膀在抽动。

看着这样的孟熙秋,周若岚也呆住了,她选择陪熙秋来看这场演出,是有一点私心想要证实自己的猜测,整场下来,孟熙秋看顾淇枫的眼神,足以出卖了她自己。但是,她却不知道为何,也没有想到,孟熙秋会突然如此的激动。

“熙秋,你在哭么?”周若岚没有话可说,她只能陪孟熙秋一起蹲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

孟熙秋没有说话,哭声却像抑制不住了一样传了出来。

看着痛苦的孟熙秋,周若岚很无奈,她能确信自己不爱顾淇枫,她也能控制自己一直很坚决的拒绝顾淇枫的追求,她能察觉到孟熙秋对顾淇枫的爱慕,也能预感到这二人的相似。但是她唯一不能控制的就是,她没有办法让顾淇枫爱上孟熙秋。

“熙秋,你和我说说话,说说话心里就舒服一些。我知道你是喜欢顾淇枫的,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周若岚的话让孟熙秋猛的抬起了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若岚,你在胡说些什么?”孟熙秋就在这种时候,还不忘顾淇枫在追求周若岚的事实,试图努力的将自己的窘态掩饰过去。

“熙秋,不要瞒我。我真的早就猜到了,而且你看,我并不喜欢他,所以你爱他根本不需要顾忌我,你只需要去打动他就行了。”周若岚轻缓的声音,试图安抚着眼前这个痛哭的女孩,“其实,这样的情况,并不算糟啊。”

“若岚,你是怎么知道的?”孟熙秋听了周若岚的话,似乎也有几分道理,心里也不再抵触若岚和自己的交流。

“其实我早就该猜到了,我很早之前就见到过你偷偷洗出来的那张他迎新晚会上演出的照片,只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他。平安夜那天回来你情绪就不太好,我问你你也不说。只是后来,我不知你是怎么做到的,把情绪突然平复的那么好,让我一度以为自己猜错了。但是刚刚整场,你看他的眼神骗不了人,你自己察觉不到,我却看得清楚。”周若岚将孟熙秋的头搂在自己怀里,“年前那次他们乐队演出,当时你已经回家了,他叫我过来,我就来了。当时看着他在台上唱海阔天空,他的样子和你在舞台上太像了,所以我才让你去做他的队友,你或许不知道,其实他不经意间和我聊起你时,还是很关心你的。”

周若岚说完这样长长的一段话,孟熙秋并没有回应,只是哭声渐渐弱了下来。

“熙秋,你为什么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了。平日里你俩应该是经常见到的,你明明能够让自己那么不在乎的。”周若岚虽然并不是八卦的人,但是她还是很担心孟熙秋突然情绪的失控。

“若岚,刚才那个曲子你还记得么?”孟熙秋见周若岚摇头,挤出一抹无奈的苦笑,“那是他写给你的,你却不记得了。那是他平安夜送给你的曲子,也是他平安夜无意间在钢琴房遇到我,教我弹的曲子。他当时并没有告诉我曲子是送你的,他教我弹时曲子也没有名字,初恋,还是我给它起的名字呢。那是我对于他最深的记忆。”

说完这番话,孟熙秋没有再痛哭,但是周若岚借着路灯的微光,看到了一滴泪从孟熙秋的眼角滑到了腮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