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二十六章 你相信直觉么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354 2016-09-21 14:50:46

  林羽陌带孟熙秋到医务室开了退烧药和感冒药,他知道孟熙秋害怕输液,所以在得到了医生对病情并不十分严重,只是普通感冒的答复后,拒绝了医生要给孟熙秋输液的要求。

“若岚,你们第一节是不是没有课?”林羽陌是一路抱孟熙秋过来的,此时回去他已经抱不动了,索性背着她。

“嗯,第二节也是毛概,不要紧。你放心吧,送她回去之后我们照顾她。”周若岚边说边把孟熙秋身上披的衣服又往她身下掖了掖。

“好,那麻烦你们了。我也不方便在你们宿舍待着,回去给她吃了药我就先走了。有什么情况再通知我。”林羽陌偏头看了看孟熙秋垂在自己肩上的脸,烧的通红的小脸,看得他心疼。林羽陌用侧脸蹭了蹭孟熙秋的发顶,然后加快了些脚步。

孟熙秋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嗓子干的要命,她看到坐在自己桌边的何凝,想要叫她却只发出了一点儿勉强的声音。

“你醒啦?要喝水么?”何凝听到孟熙秋床上的动静,回身问她,顺便摸了摸她的额头,“吃了药果然烧退了。你先喝口水,我给你拿温度计。”

“凝,几点了?”孟熙秋喝下水之后嗓子勉强可以说出话来。

“我看看啊。十一点半了,她们快下课了,你想吃什么饭?我让若岚她们带些回来,吃了饭才能吃药。”何凝边说边甩了甩体温计递给孟熙秋。

“你怎么没去上课?”

“总得留人照顾你啊,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课,她俩是乖宝宝,就让她俩去了,反正我懒得去,点名的话还能让她们帮咱俩说一声。”何凝无所谓的说着,孟熙秋却觉得很不好意思。

“谢谢你啊,凝。害得你旷课。”

“你要谢的人可多了去了,今天早起吓死个人,烧的温度老高,她俩根本叫不醒你,羽陌来了你才有点儿反应。”

“我好像有点儿印象,还以为是在做梦呢。”孟熙秋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拿出体温计自己看了看,“37。5度,基本上退了。”

“嗯,退了就好。你啊,怎么那么不知道照顾自己,这还没比赛呢,就先累病了。”何凝并没有埋怨孟熙秋忙太多事情,她俩是一类人,认准了自己的梦想,都会用尽全力咬牙坚持,孟熙秋现在的努力,何凝当然明白。

“也不是因为累,主要是前几天换季我把厚衣服都放起来了。没想到这两天又冷了,我也懒得再拿出来,想着扛两天就过去了,谁想到就扛感冒了。”

“对了,说到衣服,今天早上羽陌帮你穿的衣服,你当时知道么?”何凝特意省略掉了睡衣没有脱的那段,想看看孟熙秋的反应。

“不知道啊,我就知道他叫了我一声,剩下什么都不知道。”孟熙秋无比自然的回答,反而让何凝有些尴尬,仿佛是自己思想龌龊了一般。

“你和他还真是坦坦荡荡啊。”何凝感慨了一下,此刻连她都有些羡慕孟熙秋有这样一个哥哥了,怕是连亲哥哥都做不到如此。

孟熙秋笑了笑,却没有说什么。她和林羽陌这种关系,似乎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的人不懂,越来越多的人不信,越来越多的人不明白。明明小的时候,每个人都曾有过这样两小无猜的朋友的啊。

中午的时候,林羽陌打电话来嘱咐孟熙秋按时吃饭和吃药,得到烧已经退了一些时候,微微的放下心来。

“熙秋,晚上你就不要去上培训课了,讲了什么重点的,回头我告诉你。”

“我还是去吧,你们三个下午都有课,我得去给你们占座位。”

“坐哪都一样,不重要。你好好养病吧,别又折腾反复了。”

“那我也得去,我不想落下课。再有半个多月就要第一次模拟赛了,我心里没底。”

“当初参赛的目的不也就是为了参与么,没必要搞得这么紧张吧。”林羽陌不太明白孟熙秋从何时起,开始对这个比赛变得如此紧张。

“以前可以不重视,但是现在不是为了我一个人。我不能拖队友后腿。”孟熙秋说这句话的时候,真的只是单纯这句话的本意,也许这个队友不是顾淇枫而是别人,孟熙秋也会这样,当然这也只能是也许了。可林羽陌却因为这句话呆住了。

“所以,你宁可发着高烧也要去上课,究竟是为了上课,还是为了见到顾淇枫?”林羽陌的声音突然变得冷冷的,此刻的他不能抑制内心的情绪,气愤的,嫉妒的,无奈的,统统涌了上来,一瞬间,他有些压制不住。

“羽陌,你这话什么意思?”孟熙秋明白了林羽陌的意思,话里的,话外的,全都明白了。原来林羽陌果然知道平安夜那天自己那样的失态是因为顾淇枫,那么他竟然以为自己会为了那么一丝情愫而选择和顾淇枫合作,在林羽陌心里,自己竟是这样的人。

“没什么,就当我刚才胡乱说的吧。你好好养病,我下午再打给你。”林羽陌想着早上的时候柔柔弱弱的靠在自己肩头的孟熙秋,和现在孟熙秋电话里传来的冷冷的声音融合在一起,莫大的讽刺。他慌忙结束了谈话,他并不想和孟熙秋因为这种莫须有的事情吵起来。

“羽陌,不是你想的那样。”孟熙秋急切的说出这句话时,林羽陌已经挂了电话,孟熙秋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心情有些低落。

她一直自信的以为她无比的了解林羽陌,就像林羽陌也一直自信自己无比的了解孟熙秋一样,可是自从上了大学之后,她发现她越来越难懂林羽陌的心思,尤其是今天。她不明白林羽陌从何时起变得这么难以捉摸,她以为他会明白自己的梦想,那份和他一样的设计师的梦想,为何林羽陌会突然这样误解自己。

章雅静在一旁安静的听着孟熙秋打电话的全过程,虽然她听不到林羽陌的话,但是凭猜测也能猜出几分。她联想到前些天自己和周若岚的一番谈话,

“若岚你为什么要让熙秋和淇枫组队?熙秋明明可以和羽陌一起。”

“直觉。他俩骨子里有很多东西特别像,对音乐的理解和执着,对设计的直感和热爱,还有就是他俩之间一种说不出的吸引。熙秋和羽陌的默契都是岁月磨出来的痕迹而已,他俩不是一类人。而熙秋和淇枫,他俩之间不需要默契,从内心里就是相通的。”

“淇枫明明在追你,你也并不讨厌他。你为什么……”章雅静一直不是很理解周若岚的爱情观,只知道她一直在不断的拒绝每一个追求她的男生。

“淇枫对于熙秋,就恰恰像是我的择偶标准。我希望能找到懂我的人,所以我愿意去成全他俩,我相信我的直觉。”周若岚心思细腻沉静,对感情却最为通透。

章雅静收回思绪,看着正在气鼓鼓的孟熙秋,“熙秋,你相信直觉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