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二十五章 熙秋病倒了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825 2016-09-20 18:00:32

  培训课开始之后,孟熙秋变的更加忙碌,白天要上两个专业的课程不说,还要另外抽出两个晚上参加培训,一时间忙得晕头转向,仿佛和宿舍的姐妹见面的时间都变得很少。

周三晚上,孟熙秋为了赶素描作业,又在画室埋头奋战到11点才回到宿舍,一脸倦容。

“熙秋,你可算回来了,又这么晚。”周若岚看着熙秋一身疲惫的样子,心疼的说,“你再这样下去会累病的。”

“没事,就是赶了一下周五要交的作业,明天周四,我不是又没有时间嘛。”孟熙秋虚弱的笑了笑,“不说了,我要困死了,我去洗漱了。”说完放下绘图箱和书包,拿起脸盆出了宿舍。

“熙秋才回来啊。”章雅静已经上床了,从床上探出头来问周若岚。

“对啊,她给自己安排太多任务了,我刚才见她进来脸色有些苍白,真有些担心她。”周若岚知道孟熙秋是一个活力四射的女孩,但从没想过她对一件事情认真起来会这么拼命。

“他们这个比赛怎么这么累啊。”章雅静一边有些担心孟熙秋辛苦,一边也是在担心林羽陌会不会也这么辛苦,但是想到林羽陌不用同时上两个专业的课程,应该会轻松些。

“哎,何凝也不回来。这俩人一个为了比赛,一个为了工作,美其名曰都是为了梦想。看来这220就咱俩梦想的力量还不够强大。”周若岚边说边准备关电脑上床睡觉。这些天还真是安静啊,连顾淇枫都不像以前那么殷勤的联系自己了。

虽然每天还是会上线和自己简单的聊几句,说几句简单的日常,关心一下自己的近况,但是不一会儿就会说要去看书了。周若岚想着,他们这个培训内容和进度应该真的是很紧张,更不由得为孟熙秋捏了把汗。

顾淇枫最近是真的很忙,虽然他不像孟熙秋那样有那么多的课要上,有那么多的作业要完成,但是他想着毕竟自己是带着一个大一新生组队,比赛的时候自己肯定要承担更多的任务,所以要想在众多的竞争者中突出重围,就必须让自己更加出众,他除了仔细去研究吃透培训课上老师讲的各种设计方法和思路,更多的时候,便是看大量的国内外设计案例和素材,拓宽视野,尽早形成自己的设计理念。

顾淇枫会把自己看完的每一本书都拿给孟熙秋,他知道孟熙秋同时上两个专业的课很辛苦,便嘱咐她不用每本书都仔细的研究,尤其是设计案例和素材,领会一下精要就好。他这样做,主要是想通过看同样内容的书和孟熙秋建立同样的知识体系和设计理念,培养默契。起初他并不了解孟熙秋对设计的热情和她在这方面的天赋,可渐渐的,孟熙秋会就书上的内容和他探讨,她对许多问题的认识个性独到,顾淇枫发现,自己挖到了宝。

顾淇枫同样会把自己的资料分享给肖奕,就像肖奕也这样做一样,但是他们二人却很少交流设计理念和思想,不是彼此保守,而是他们不想在自己学习设计之初,还没有形成自己固定的风格时,接受太多外界的干扰。但是对孟熙秋和林羽陌,顾淇枫并没有这样的要求,他也自知,这样去要求一对从穿开裆裤就在一起的人,是不可能的。

第二天一早,孟熙秋的闹铃整整响了三遍,她还是没有起床,却把周若岚给叫醒了。

“熙秋,熙秋。”周若岚从床上坐起来,隔着床头叫孟熙秋,“起来啦,你闹铃都响了好几遍了。你今早不还有设计专业的课么?”

“啊,好。”孟熙秋嘴里应着,却只是翻了个身又睡了。

“熙秋,听话,起来了啊。就算不起,你一会儿也把闹铃关了,要不然还得响。”周若岚说完,发现孟熙秋没有应声,便伸手推了推孟熙秋的肩,却摸到一手滚烫。

“熙秋,熙秋?你发烧啦?而且怎么烧的这么厉害?”周若岚立马清醒了,声音也焦急了起来,吵醒了章雅静和何凝。

“这是怎么了,大早晨的。”何凝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她昨晚快12点才忙完回来,加上起床气本身就重,口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不好意思啊,吵到你了,熙秋她发烧了,而且烧的好严重。”周若岚连忙下床,摸了摸孟熙秋的额头,然后翻找着体温计。“凝儿你再睡会吧,昨天回来那么晚,我尽量轻点儿,不吵你。”

“你先给她量量体温吧,要是烧的严重,我陪你送她去医务室。”何凝听到孟熙秋发烧了,声音里多了几分耐心。

“凝儿你睡吧,我陪若岚去,反正我也醒了。”章雅静说着便从床上坐起来,准备下床洗漱收拾。

39度,一早就烧到39度,不知昨晚孟熙秋是不是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发烧,而且一般发烧晚上都会更重,如果是从昨晚烧起来的应该会更严重吧。周若岚想到这里,担心的给孟熙秋掖了掖被角。

“给羽陌打个电话吧,她这样子只怕自己是不能走的,咱俩怎么弄过去啊。”周若岚心疼的看着孟熙秋,想到的第一个人自然是林羽陌。

“啊?咱两个应该也可以吧,扶她坐自行车上,咱推她过去。”章雅静又想了想,“而且男生不能进女生宿舍的,就算羽陌来,也得咱俩扶熙秋先下楼啊。”

章雅静尽量让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是在很平静,很理性的在分析,可她还是不自主的右手在背后微微捏紧,她并不是不担心孟熙秋,可她就是嫉妒她,想到要林羽陌背孟熙秋去医务室,便不自主的想要去阻止。章雅静从前也喜欢林羽陌,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份喜欢变的越来越浓烈,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随之她对孟熙秋的嫉妒也越来越强烈。

“事出从权,和楼管阿姨好好说一说,肯定能让羽陌上来。熙秋这随时都有烧晕过去的可能,她这么高个,咱俩怎么弄的动她。”周若岚边说边从孟熙秋枕边翻找出她的手机,然而却没有解锁密码。

“熙秋,你手机密码多少?我给羽陌打电话。”周若岚焦急的叫着孟熙秋,然而却没有任何回应。

在周若岚问了好几次之后,章雅静终于咬了咬牙,“若岚,别问她了,我有林羽陌电话。”

林羽陌接到章雅静的电话,就立马从教室赶了过来。寒假回来之后,在孟熙秋的强烈要求下,林羽陌省去了每日早上叫孟熙秋起床和准备早餐,所以如果不是章雅静打来电话,他并没有意识到孟熙秋快上课了还没到教室有什么问题,以为她只是又起床晚了。

林羽陌来到孟熙秋床前,见到孟熙秋烧的红扑扑的脸,眼里是掩藏不住的心疼和自责,他凑到孟熙秋耳边轻声唤着她,“小秋,起来啦,我是小陌。”

也许是因为林羽陌熟悉的气息,也许是从儿时便铭刻于心的称呼,孟熙秋清醒了一些。

“小秋,你发烧了,你舍友叫我过来带你去医院。”林羽陌边说边扶起虚弱的孟熙秋,并不避讳她穿着一身睡衣,蓬头垢面的样子,而是随手拿起她的外衣外裤,准备帮她穿上。

“那个,还是我们来吧。”章雅静连忙上前,她没想到林羽陌竟然想要亲自帮孟熙秋换衣服。

“没事,我给她穿吧。睡衣直接套里面,还暖和点。”林羽陌说着,熟练的帮孟熙秋套上毛衣,外衣,穿裤子的时候,还细心的从几条裤子里挑了没有拉锁直接松紧带的裤腰的,轻松的避免了尴尬,动作一气呵成,期间孟熙秋也没有任何反驳,头一直靠在林羽陌胸前 ,无比的安静配合。反倒是周若岚和章雅静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

林羽陌在抱起孟熙秋的时候,看到了身旁尴尬的两人,笑了笑,“没什么的。上幼儿园那会儿,我就比她早学会穿衣服,她小时候笨笨的,我从小就帮她穿,你们不用多想。”

周若岚瞬间从林羽陌的笑里读出了那一丝苦涩的味道,确实是不用多想,如果二人之间有哪怕一丝暧昧,怎么会那么自然。正是这纯洁的不能再纯洁的自然,平添了林羽陌的苦涩吧。

而章雅静的心里,则慢慢的全是苦涩的味道,不,是酸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