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第十九章 绘一个凝望给自己

此去经年之故梦秋枫 流年倾斜 2449 2016-09-14 10:28:15

  盼望许久的假期真的到来的时候,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令人期待。除了和同学聚一聚,见见半年未见的好友,剩下大把的时间,也只剩下窝在家里。经过最初的几天将想家的心情消磨殆尽之后,便只剩下每天在家被妈妈无尽的嫌弃。

孟熙秋就这样每天弹弹琴,画会儿画,陪爸妈逗逗闷子,终于到了年三十。每年的年三十,孟熙秋都要去爷爷家过年,林羽陌也是,然后从大年初一开始,就是长达将近一星期的走亲访友体力消耗战,小的时候玩儿到谁家都开心,还有压岁钱可以拿,孟熙秋还是很喜欢串亲戚的,可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也没有了儿时的乐趣。

过了正月十五,繁忙的春节过完了,寒假也所剩无几。

正月十六,林羽陌和孟熙秋便搭上了回京的火车,其实离开学还有两天,但是他们只买到了今天的票。

“又要开始天天上课了。想想都累啊。”孟熙秋出神的望着窗外飞速向后划过的杨树,嘴里小声的嘟囔。

“你还来上我们班的课么?”

“当然要上啊,我将来要当大设计师!”孟熙秋说话的时候,还夸张的张开双臂比了一个大大的圈,不小心打到了旁边人的胳膊,尴尬的吐了吐舌头。“对不起啊。”

“你啊。”林羽陌拍了下孟熙秋的头,“真怀疑你是不是只有10岁,怎么还一副小孩子样。”经过这个寒假,林羽陌总算想明白一件事,自己是喜欢孟熙秋的,可是为什么面对孟熙秋想要说出喜欢,总觉得哪里怪怪的,那就是,孟熙秋每次在自己面前的样子,总还是一副小时候那种泼皮的孩子样。

“对了,你选课前想着把你们专业的排课表给我,我好错开我这边的课。”

“你说你上这么多课,不累么?你真就那么喜欢我们专业?”林羽陌微微抱着些期待,想着孟熙秋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因为自己。

“我这性格,将来肯定当不了画家。所以还不如将来跟你一起做设计师。”这样的答案,林羽陌一时间难说心中的滋味。

“对了,我听说咱学校春季学期会组织校设计竞赛,每年针对方向不同,今年应该是针对服装设计方向的。”林羽陌喜欢和人聊天,消息也自然灵通,竞赛的事在放假之前,他便有所耳闻,前两天又碰巧和一个学长在网上聊起了这件事,便打听到了一些细节。

“好事儿啊,回去打听打听,看看大一的学生能参加不?”

两个人一路越扯越远,从课程扯到比赛,从老师扯到同学。聊累了,两个人便都不再说话,两个人各自沉默在自己的世界里。两个人之间的默契就是这样,不需要时时刻刻的交流,不需要用语言填充他们所有的空间,他们之间有许多的留白,两个人谁也不会刻意去填满这些留白,因为这样的留白,让他们彼此都感觉很舒服。

经过一个寒假的沉淀,虽然两人的关系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寒假前那些莫名而来的尴尬,随着林羽陌对自己的开解,逐渐化解了开来。在林羽陌想明白孟熙秋对爱情就像一个迷茫无知的小孩之后,他暗下决心,自己会守在孟熙秋身边,等到她对爱情开窍的一天。事情想通了,自然也就不再纠结了。

“我回来啦!”孟熙秋见宿舍的门虚掩着,便风风火火的推开了宿舍门。

宿舍里只有章雅静一个人,在桌上支了一个小画板静静的画着素描,见孟熙秋走进来,慌忙盖了一张白纸在画上面。

“就你一个人在啊?他俩还没回来?”孟熙秋看到了章雅静慌乱盖住素描的动作,想是不想被她看到,她也就贴心的没有过问。

“都还没,若岚说她今晚到,凝儿应该会在家待到开学吧。”章雅静一边说话,一边手指不自在的在画板边缘摩擦着。

“哦,那你回来几天了?怎么大白天的也没出去玩儿?”孟熙秋把箱子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到床上,费劲的把箱子推到床下面,“哎呀”,起身的时候头结结实实的嗑在了床角上。

“哎,你小心点。”章雅静一脸不省心的表情看着孟熙秋,“我前天就回来了,就自己一个人,也不想出去逛。”

孟熙秋不在乎的揉了揉额角,然后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大大的饭盒,“我妈妈包的饺子,还有炸的春卷。中午咱们热一热一起吃吧。下午我陪你出去玩儿。”

“好呀。”

叮铃铃——叮铃铃——

孟熙秋从床上一堆东西的下面翻出手机,“喂,羽陌。”

章雅静立马别过了头,手指在画板边缘摩擦的动作更加明显。

“小秋,你宿舍有人回来么?你收拾完了么?”林羽陌的声音从电话听筒里传来。

“雅静回来了,我衣服还都没收,刚从箱子里拿出来。你呢?”

“我宿舍就我一人回来了,中午一起吃饭吧,我妈给我带了排骨和虾。我已经收拾完了,你那好了就叫我。”

“那和雅静一起吧,我刚和她说好了。我这有家里带来的饺子和春卷。”孟熙秋说完也没等林羽陌回应,便看向章雅静,“雅静,中午羽陌和咱一起吃饭好吧?”

“那我就别去了,你俩一起吧。”章雅静连忙道。

“一起去呗,又不是不认识。就这么定了啊。”孟熙秋自作主张的冲章雅静挑了挑下巴,然后接着和林羽陌说,“我一会儿收拾完了给你打电话啊。”

“好,不着急。”

林羽陌倒是无所谓,平日里由于经常找孟熙秋,也是常常和孟熙秋的室友一起吃饭,章雅静算是和他最不熟悉的一个,因为她话最少,也经常因为种种不知是原因还是接口而缺席。

“熙秋,你俩吃饭,我就不去了吧。”见孟熙秋挂了电话,章雅静连忙说。

“都说好了呀,下午咱不是还要一起出去玩儿么。我跟你说,他妈妈做饭特好吃,这也就是你一个人在,要是她俩也在,我还舍不得呢,几口就得给抢没了。”孟熙秋说完便转身匆匆去收拾床上堆得东西。

章雅静回到画板前,趁着孟熙秋没有注意,把画板上没有画完的素描拿了下来,踮起脚从书架最上层拿下一本临摹册,将画纸放了进去。合上册子之前,她看了一眼,虽然只是刚刚勾勒完轮廓,没有仔细的去雕琢细节,还是一眼就可以看出这张美丽与帅气并存的脸,不是别人,正是林羽陌。

作画的人,明显很用心的勾画过画中人的眼睛,眼神里的深情,望不到底。这种眼神,章雅静很熟悉,是林羽陌看孟熙秋的眼神;这种眼神,在林羽陌看其他任何人的时候,都从来没有出现过。章雅静羡慕孟熙秋,却也从未敢奢望过有那么一天,这样一双眼睛会望向自己,她只是希望能通过自己的笔,绘一个凝望的机会,给自己。

“咱们走吧。”孟熙秋很快将堆在床上的行李收好,转身叫章雅静,刚巧又看到了章雅静对着画发呆的样子。

章雅静赶忙合上册子,放回书架最上层。换好衣服临出门时,章雅静不由自主的在门旁的穿衣镜前站了一下,理了理本来并不乱的头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