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七界无常

ZOO

七界无常 萧咏黄泉 2512 2016-04-04 10:50:18

  阳光微灼,及膝的麦苗金灿灿的,风一吹,掀起了一片金黄的浪潮。不远处有一片清澈见底的湖泊,水中鱼儿成群结队的嬉戏溅起点点水滴,太阳一晒,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四周环绕的是巍峨的群山,高耸入云。

正是在这片如仙境般美丽的景色中,却依旧让人无法忽视掉那在湖边相拥而坐的两道身影。

少年身着玄衣,双眼微闭,头枕在少女的膝盖上,呼吸匀称。一头长发披散脑后,落在地上,桀骜之势分毫毕现;精致的五官不知要让多少人为之倾倒,比女人还长的睫毛不时颤动几下,白皙的手指紧紧攥成拳头。一副玩世不恭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似是帝王般的独特气质在他睡着之后终于完全的显露了出来。暗黑色调穿在他的身上非但不显得做作诡异,还平白增添了几分神秘与空灵。

少女轻抚他的头发,血色的眸子本应有的冷漠残忍换成了眷恋与温柔。一席红衣,将她的皮肤映衬得愈发雪白,曲线勾勒的更加惹火;如墨的长发随意披散,顺着风的方向飘扬。她的美,不属于任何类型,但若真有这种类型也必定是极致。

他们,一个高傲出尘,一个杀伐血腥。两种完全不同的气息相碰撞,却是见了鬼的和谐。

“这皇位给你好了,我不稀罕。。。”少年呓语,声音慵懒并充斥着浓浓的不屑。或许在其他皇子眼中,皇位,是权力,是嚣张的资本。可在他姬辰的心里,所谓皇权,不就是一把镀金的椅子么?对他的吸引程度,还不如身边少女的一个微笑。

他很怕,很怕那个外表修饰的金碧辉煌,其内却血腥肮脏的皇宫,在那里他睡觉都要担心会不会有危险,心腹会不会背叛自己,餐饮中有没有毒药,婢女是不是杀手。分明知道他志不在江山,那些所谓的亲人又为何要执着与弄死自己,苦苦相逼?

就因为皇上宠着自己吗?那样他就会把皇位传给自己吗?

所有人都自以为把那老头唬得团团转,可又有谁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那尚还年幼的十七王爷平安成年罢了。

像狗一样疯了般打转的家伙究竟是谁?老头精着呢,自己不过是他摆上台面的一柄为十七挡剑的盾!棋盘上最微不足道的小卒。

可他不怨,怨谁?他老爹?还是十七小屁孩?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时间快点过去,不需要多久,只要十七成年老头子把皇位传给他便够了,到那时他就可以滚了。带着罗华,自由自在的滚了。不管去哪里,只要离开皇宫就行,一块地,盖个房子,和罗华相亲相爱的生活在一起。

少女看着莫名其妙笑起来的少年眼中荡起一丝柔光,她点了点少年挺俏的鼻子:“梦到什么啊,笑的够傻的。”

。。。。。。

几个人忙碌着,整理着生活用品,动作熟练整齐划一。偌大的别墅整理出来的东西居然还塞不够两个旅行箱,至于牙刷毛巾之类的东西,倒是一根没带。

叶残星推着一个与自己平齐的纸箱,与兴冲冲跑过来的徐煜擦肩而过,徐煜朝旁边空地一闪,堪堪避过,小心脏不由急剧的跳动:“靠,干什么啊!没看到这有个活的吗?!”刚刚那一下魂都快飞没了,还有没有点常识,仙人掌这东西是可以在家里高速移动的么?!

他也知道被异能者协会盯上是件很要命的事,可这种一逃出生天就卷款跑路的状态,你们是赶着去投胎吗!

房子里唯一一个坐着的,法陨晨,举起正拿着爆米花的手,向徐煜示意,然后继续看着在房间里忙碌的两人,随着他们的走动转动头颅,那架势就像欣赏一部无声的默剧。

徐煜把手上的油条丢给法陨晨,大清早给自己打电话,就是让他带早饭什么的也是够了。

法陨晨随手一扬,接住了满袋都是油的油条,目光依旧紧跟两人。

搬家的声势浩大,却不曾抖起一丝灰尘,要么是这群人勤加打扫,要么就是他们根本没有搬来多长时间;看着屋子里这几个老爷们,徐煜瞬间否定了前者。

“你们搬来应该没多久吧,现在又要搬走?”徐煜随口问道。

“嗯。”法陨晨头也不回的答到,至于油条么,消失了。

“那个协会就这么厉害?”

虽然被当做卧底用过,但徐煜一个普通的公子哥,过去是绝对不可能知道异能者这样的机密。在接到法陨晨的电话后也是长时间情绪起伏,差点疯掉的。所以对于异能者协会什么的,完全没有概念。

法陨晨往嘴里塞了一把爆米花,满脸不屑道:“那个垃圾协会根本不足为惧,要是愿意,小爷一根指头就能捅他一窝。”好歹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怎么可能屈服于一个小小的组织呢?由于工作原因,他们才不得不以极高的频率更换住处。

“那你。。。”徐煜不由的接下话茬,重要的是人家这逼装的太好,让人没法不按照他的套路走。妈的,你唐三啊,还控制自身控制敌手呢!

苦笑两声,法陨晨的表情略显尴尬,那、那个啥,咱的确不会屈服淫威,但是终于还是被人民币给脱下了水:“呃,最近资金有点亏损,欠了几个零头,所以。”说到这里,他刻意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道:“我们准备跑路。”

你跑路就跑路还整得这么正式干嘛!楼下搬家公司的车子那么明显,你他么还真以为世界上的人都是瞎子啊!徐煜承认,他被雷到了,堂堂鬼爷居然为了钱像只丧家之犬。

对此法陨晨只是轻轻瞥了瞥嘴,有势就要有钱吗?谁规定鬼爷不能一天三餐吃泡面?再者说,长安这么贵的房租,一月十几万如流水花去,俩月就能买套商品房,浪费啊~,多出来的那一部分该买多少个全家桶!对财奴的内心伤害又是都少冰淇淋能补回来的。

对,这货是个穷逼。

综合如上所述,搬家!果断搬家!老子宁愿去桥洞吹西北风,这哪是租房子,这简直就是在撒钱!

“你滚去哪都不关我事,能不能先把油条钱报销一下啊,亲。”徐煜有些咬牙切齿,按照这套路,之前那所谓的交易也就不了了之了吧,虽然很不喜欢被忽悠就是了。

像是终于想起来了什么,法陨晨停下手中的动作,为难的道:“那个啥,之前咱们不是作了个约定么,说吧,你想要什么。”这话一半是提醒,一半是转移话题,开玩笑,报销油条?要钱没有要命不给!

“要在能力范围内。”归冥冷冷的补充道。

要钱你没有,要命你不给,爷还能要你什么?要你身?呵呵,当着你小伙伴的面,咱还没活够呢。徐煜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说实话,钱这种东西他不缺,命什么的要多了也没什么用,所以。

“做我兄弟。”一语惊人。法陨晨愣住了,叶残星沉默了,归冥暴怒了。

“哈?”

“哈。”

“哈!”

几乎是同时的。年轻人,忍不住饥渴不算是好男人啊。

嘴角扬起些许的弧度,法陨晨淡淡的笑着:“终于,还是按照剧本发展下去了么。”

“那么,欢迎加入法陨晨动物保护协会,天狗。”

时钟依然滴滴答答的响着,但是在这一刻,徐煜的时间似乎凝固了,有太多属于他的东西,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