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七界无常

异能者

七界无常 萧咏黄泉 2583 2016-03-19 17:24:51

  夜光灯强的让人睁不开眼睛,男孩淡定的走下飞机,两边接见的人无一不是穿着笔挺挺的西装,带着黑漆漆的墨镜,神色肃穆的弯腰九十度,给予男孩君王般的面子。

男孩晃晃脑袋,一把扯掉脖子上的蝴蝶结,这玩意勒得他脖子疼。

嗒嗒嗒的脚步声传来,男孩把玩着手上的领带,没有回头:“为什么?”

他是在问身后的人,为什么连命都不顾甘愿来做他的替身,要知道,如今海外不知有多少队佣兵团窥伺着自己的这颗脑袋。

那是一个身材与男孩神似的少年,正统的黑色西装穿在他的身上好歹有了几分味道,当然,要是排除掉那全身的颤抖。少年咽了口唾沫“为了钱。”白血病的妹妹,烟鬼的母亲,赌徒的父亲,他早已应接不暇。就凭他打工刷盘子挣得几个钱,来回来不到两个钟头就被父母以各种理由用掉,若不是医院宽宏大量,妹妹只怕早被就卷着铺盖被迫离开了。但饶是如此,医院也已经下了最后通牒。父母对他与妹妹不仁,他也绝不能不孝。

男孩舔舔嘴唇,答应下来。“了解,你若出了什么事儿,我会给你妹妹最好的治疗。”少年明显一喜。其实他也不是山穷水尽,若把老房子卖出去,不说还债,起码医药费不成问题。但那是根,要是出了什么变故,哪怕妹妹好了,她住哪儿?

“那,我父母呢?”少年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赌债毒债,加起来不会是一笔小的数字。

男孩嘴角一勾,邪魅渐渐爬上脸庞:“我会让他们幸福的,永远。”

在这世上真的能永远幸福吗?答案是肯定的,只是要有个前提。。。。。。

少年放下心来,在转身踏上劳斯莱斯时,勾着些许笑意。安心了,解脱了么?男孩嘴角的弧度大了些。这好人太老实啊,就变成愚蠢了。

这时,少年顿了顿,他转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还没等到答案,身后的保安便粗鲁的将他挤进车去,随之响起的马达声迅速淹没的男孩的话语。他拼命的扭过头去看,映入眼帘的只有开合的唇语,他不懂。

保安冷声嘲讽道:“鬼爷的名字可不是你能知道的。”

少年收回笑容,接过侍者递上的杂牌鸭舌帽,渐渐地隐没在聚光灯后的黑暗之中。

与此同时,摩天塔楼之上。

坐在真皮沙发上的几人就像是几尊会移动的大冰块,无形之中散发的寒气,让边上其他人如坐针毡。

“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身着棕色长衫的男人将手中的飞到甩出,准确无误的插在墙上的照片上。那是一张能萌化人心的面容,但在这偷拍的照片上却显得格外冷峻,当时应该正处于什么性命攸关的困境。照片旁边的墙上用油性笔写着一行小字:叶残星,十二岁;危险程度,A+;能力,不详;狩猎限制——无。

异能者狩猎协会,世界最大的异能者集中营,主要任务是狩猎与训练有着特殊能力的人类,主要用于战争。三年前,一场连绵不断的大雨持续半个多月后,便陆续有人展示出超人的能力,渐渐地引起了一些不小的骚动,虽然都被各国政府强行封锁了消息,但秘密的抓捕行动也在悄然展开。

至今,却没有任何人能够解释出现如此异变的原因。

坐在下手位的一名老者皱着眉,他着实担心,担心单单两队人马究竟能否挡下那怪物。

男人似是看出了老者的顾忌,开口解释道:“廖叔不用担心,这次的队伍是全异能者的王牌部队,就连花独展都难以轻松抗衡。”

话都到这个份上,老者也在不好说什么,只是凭着数年的交情出声提醒:“不要小看叶残星。”若是传言属实,这个危险等级几乎超过A+级别的怪物背后,还有更加恐怖的存在。

待老者离开后,男人拨通了手机中所剩不多的号码。

“老头儿不相信我们,拿点成绩出来让他闭嘴。”

吊桥铁架之上,端着来福的女人伸出长长舌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轻舔耳钉,目光紧锁桥上飞驰的劳斯莱斯,她的瞳孔是深黑的墨色,不带一点反光的那种。手中的来福枪,在手中分泌出来粘液的包裹下格外滑腻,给人的整体感觉就像一只蛰伏的蟾蜍。

能力:蟾瘴。

“放心,我超爱他的头,成绩什么的,只是消遣的玩具罢了。”在夜晚的蚊子,绝逃不过蟾蜍的狙击。

“别大意。”耳机里响起清冷的声音,少女身着泳衣,安静的漂浮在桥下水中,染成橘红色的短发湿漉漉的垂在头顶,她减缓着呼吸,与河水融为一体。能力:沸腾。

先以河水迅速沸腾产生大量蒸汽,再以蟾瘴的绝对视力加以狙击,上下夹攻,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她两个组合出手还未尝败绩,可她今天总有一种微妙的感觉,让她不由得小心。

“哟,天不怕地不怕的火尘,你莫不是怕了那小奶油吧。”奶油自然就是指叶残星。

听着同伴毫不掩饰的嘲讽,火尘不为所动:“待会若是因为大意丢了性命,我是不会帮你收尸的。”白耀月伸伸舌头沉默下来。火尘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语,作为能力者,你活着就是武器,死了就是样本,身体,尸体,都不归自己所有。

叶残星解开衬衫的第一颗纽扣,将帽檐拉低了些许,他低头瞄了一眼时间,凌晨四点四十分,还有二十分钟。

在劳斯莱斯离开地下车库不久,一辆二手宝马车随之驶出,向着劳斯莱斯相反的方向。

与车库相隔一条街的破旧货车上,显示器上的热感图呈现出两个人的轮廓,坐在驾驶座上的是个瘦弱的男人,他身上的温度远远超过了正常人所拥有的热量。但最为引人注意的却是后排那个用手撑着下巴的矮小人影,那分明是个孩子!

匕首自上而下,划破了那张热感图的传真,连着桌子都被刻出了长长的痕迹。愤怒吗?自然是愤怒,就像是花三个月做老鼠夹,可到最后人家老鼠不进套还不是白搭。替身,果然够聪明,也够冷血,若不是早有准备怕是真的着了这小子的道。

其实找替身这种事情并不罕见,毕竟越有人想杀你,你也就越想活下去,不则手段。真正让他惊讶的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竟然如此杀伐果断。

“二队,准备。一队迅速包围过来!”男人言简意赅的下着指令。

高架上的白耀月放下来福,不满地嚷嚷:“搞什么,我裤子都脱了!”火尘也是紧锁着眉头,白跑一趟?这种感觉真不爽。

宝马飞速的奔驰着,改装过的引擎瞬间可以飙升到二百来码,整副车架都做过钢铁加固。

男孩的手紧抓着把手,向着前排的男人道:“慢点,我晕。”

男人并不予理会,依旧渐渐提高着速度。

公路的尽头,戴着眼镜的男人嚼着的泡泡糖发出啪啪的声音,缓和这僵硬的气氛。在海外,集二十个佣兵团之力都没有丝毫办法的危险人物,就凭二队这区区十几人搞的定吗?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只有尽量拖延时间,等到一队的增援才有胜利的概率。

两个异能者组成的部队,三十多号人,在正常情况下若是全力发挥,成功猎捕的几率都不超过九成,眼镜看着手上的预估资料,心底暗暗打鼓。在对方的真实实力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这薄薄几张数据的可实施性,几乎为零。

叶残星低头看着表,随着时间的推移,秒针缓缓转动着。

“还剩五分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