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七界无常

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七界无常 萧咏黄泉 2795 2016-03-20 20:17:03

  早上的空气潮湿而阴冷,哪怕是身为异能者的眼镜也不禁打了个寒颤,马达沉重的声音不绝于耳,并越来越响,以改装宝马的速度来说,十分钟到达这里,算慢。

大敌当前,一队的支援了无音讯,无线的耳机也失去了信号,他们注定要孤军奋战。

他的能力是,致盲。能让人在二十到三十分钟之内失去视力,而在这段时间,二队的其他人便一窝蜂的动手,管他是如来佛祖还是太极仙翁,接近半小时的时间处于被动挨打状态,收拾掉妥妥的。可这一次他却犯了愁,在不知道对方准确能力的时候,做得越多,往往越容易打草惊蛇。

探照灯的亮光渐渐刺眼,崭新的宝马车野狼般飞跃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弧线,在距离二队不远处停了下来,这对于极想逃命的人来说,绝不是件明智的选择,但他无法它法。若不停,就只能碾过去,这不是叶残星想要的。

高瘦男子缓步走下驾驶座,指尖轻触车门。刹那间,钢铁的盒子变成了一只双头的猛虎,其背后侧身坐着的男孩头颅高悬,满眼轻蔑,如同俯视天下的帝王。蛋黄的晨曦随之被深红的烟雾遮盖,让人宛如置身于一座巨大的迷宫之中,不敢轻易有所动作,

能力,渲染,群体幻术。

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使用异能,就连锁定对手都做不到。

“听说,你要来杀我?”男孩略带稚嫩的声音自浓雾中心响起,但此时此刻,却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挑衅他的威严。

眼镜身后的中年人低声的道:“发声点太杂,无法锁定位置。”

对于这种结果,眼镜没有惊讶。面对明显比自己强上一大截的人来说,连反抗都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与其让大家都不好过,还不如尽力为一队拖延时间。

“啊,老大是想杀了你,但是有个人让我们尽量避免与你的直接冲突,我们也知道,就凭这些斤两还奈何不了你。”眼镜答道。当然,他还抱有一丝私心,要是传说中的鬼爷能被他的铁齿铜牙所说服,那可是大功一件啊。

男孩沉默着,看得出,他对眼镜的话很感兴趣:“所以,你说的‘有个人’是想拉拢我喽。”“是这样没错。”

没过多久,男孩的声音再次从迷雾中传出:“不好意思,你的邀请我无法接受。”这句话当然不是对小眼镜说的,而是透过他衣领后的窃听器直接向‘那个人’所说。这类小兵,他从来没怎么看得上眼。

廖老将耳机放在桌上,虽然对话还没有结束,但结果却显而易见,就算是死,也不愿意背叛原来的主人。他就不明白了,那藏在背后的人究竟是谁,能让A+级的怪物如此死心塌地。不过,事到如今也就没有什么情面可讲了,既然做不成朋友,也绝对不能做敌人。

“通知第一小队,休整结束,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桥东,一旦发现叶残星极其同伙——杀无赦。”之所以让一队停下修整,只是他以为还有商量的余地。好嘛~现在谈判失败,只好用暴力解决问题喽。

微闭的眼眸小幅度颤动着,缓缓睁开,淡蓝色的荧光手表反射在眼中,成为一片黑暗中仅存的光芒。三秒钟后,光芒自动熄灭,整个空间顿时再次陷入全面的压抑。叶残星重新闭上双眼,静静地消磨着时光,这个时间,在外面潜伏的两个队伍应该都已经聚集到东桥那边了。现在他只能等,等待那个浑水摸鱼的时间。

刚刚的电波幅度,大概是类似与打印传真的机器。热感图吗?

那还真是避无可避,不管从哪里走都会被一览无余。只可惜,他这个人哪,就是不喜欢生活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不分地点,不分情况。

一颗子弹伴随着阵阵破风声冲过迷雾,没入黑暗。白耀月站起身,为来福拉上保险,她一共开了八枪,瞄准最有可能躲藏的死角,但无一枪给她带来‘击中’的感觉,能力几乎被全面压制。虽然拥有绝对的视力,但若是只能看到敌人架构的虚拟场景,再挣扎也是白搭。两个人,一辆车,在这十平方米的幻境烟雾中能躲到哪去?

场面的情况已经陷入了僵局,在无形之中似乎有着各种局限让他们不敢妄动。

其实只要冷静下来就会发现,他们的所有顾忌都是源于那个谜一般的叶残星,不祥的能力,不祥的杀伤力,唯一可靠地情报就是——他很危险这一笼统的概念。他们从未想过,如果叶残星真的强到藐视众生的话,那他何必要寻找替身?何必要让别人施展幻术来拖延时间?顺着这样的思路想,就会很轻易的得出结论。

叶残星的能力,并不具有攻击性。

眼镜不安的来回走动着,泡泡糖的咀嚼速度也越来越快,他的智商很正常,怎么看不出对方在拖延时间?他不知道叶残星到底在计划什么,但显而易见的是,他们已经中了计。他不知如何提醒队友,就算是提醒了,他们也绝对不可能短时间突破。

男人额上的青筋暴起,双手骨骼被捏的嘎嘎作响,哪怕不在现场他也能看到,虎背上的男孩狂妄的面庞,只要一想到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就似乎有掉不完的鸡皮疙瘩。巨大的愤怒让他几近失去理智:“把03派过去!”他几乎是嘶吼出来的,他不能忍受!不能忍受被一个小孩子一次次的戏耍!你狂?好,我就让你狂,03早已经饥渴难耐了。

所以,当那个小胖子以光速出现在战场上时,所有人都不可遏制的愣了下来。这,是组织新派来的肉盾?小胖子方脸大眼,不足一米四的身高让他显得格外滑稽,满头的小卷毛乱糟糟的,隐隐还散发出奶酪变质的气味。

这是打算送牙祭来了?很抱歉,我方的老虎大人突然就没有食欲了。

小胖子瞥了一眼聚集在一起的烟雾,没有理会,反而是扭过头去弹磕起自家队友:“一群没用的东西,异能在你们身上简直浪费,连个小鬼都搞不定。”

二队的其他人听到这么不讲道理的话,顿时炸了,曜月火尘急忙拦下,一队的一名男性成员向着小胖神色恭谨的点头哈腰着:“是是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这不是还要等您来救场的吗,教练。”异能狩猎者协会暴力部一队教练,邢广义。

听着一番拍马屁的话语,邢广义的态度终于缓和了些许:“让开,回头再收拾你们。”言罢,他不再理会身后的一群杂兵似的小兔崽子,目光直视着身前直径十米的烟雾。

周围的空气剧烈的摩擦着,产生出一道道风压,风压所过之处,那深红的烟雾竟被一块块的切开,是像切萝卜切土豆一样的切,烟雾竟然被当做实质的物体切开了。

浓雾渐渐变淡,高瘦男人身上的道道伤痕显得触目惊心,邢广义并不是切割的空气,而是透过迷雾直接对他的身体造成伤害。

能力,刃。

男人单膝跪地,地面的血泊还在呈圆弧扩大着。他无视邢广义的得意,只是看着虎背上吓的瑟瑟发抖的男孩。“哈哈哈!”他笑了起来,伤口痛得他全身抽搐。

“你们输了!!”他癫狂的大叫着,疯了般举高双手,邢广义暗道不妙,迈开短腿一路小跑到男孩身边,虽然这个男孩的长相也算是清秀,但五官却与叶残星有着本质的区别。

替身?是什么时候?如果这个是替身,那高架路上的那个才是真的?不,应该不可能,勘测组在一队离开后就将数据报告上去,得出的是,在劳斯莱斯上没有异能者的结论。

那么,叶残星在那里?他们究竟漏掉了什么地方?

邪魅的包子脸上扬起笑容:“3、2、1”

绚丽的蘑菇云冲天而起,染红了半壁的天空。数以百计改良火药同时爆炸的威力,足以将整座停车场夷为平地。叶残星理了理帽檐,就着爆破的冲击,百余度的温度,光明正大的从大门离开,利用瞬间拔高的温度掩饰热感器中的影像。

另一层高楼楼顶,徐煜手举着望远镜,将远处的一切尽收眼底:“小学生也搞炸弹袭击?有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