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七界无常

七界无常

萧咏黄泉

  • 玄幻

    类型
  • 2016-03-14上架
  • 54451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1.看不见的家伙

七界无常 萧咏黄泉 2350 2016-03-14 16:34:17

  天边的紫意渐渐退去,今天最后一抹光芒也从那张脸上静静隐没。惨白的颜色让人不由得想到服装店之中的模特,同样的僵硬怪异。

北京时间下午七点二十三分,这是男人的死亡时间,死因是头部被钝器击中导致的流血过多,嗯,至少看上去是这样。某市某个倒霉催的技术宅一不小心出门迷了路,一不小心拐七拐八凑巧失足坠崖,让那本就不具美观的脑袋碰到了石头变成了砸瘪的番茄。

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十分的符合剧情,好像不这样就逆了天一样,平凡的不能再平凡。

法陨晨站在明黄的警戒线外默默的叹了口气,他的身材修长,大概有一米七八左右,墨镜口罩是唯一能形容他外貌的词语。大热天的,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刻意的遮掩。

看来这案子要做意外处理了,只是可惜了靠左侧大树阴影下的家伙,这下死不瞑目啦。

“走吧,你已经死了。”法陨晨朝着远处说了一句,因为戴着口罩没有人听清。对,没有“人”。一阵风吹过,带起片片落叶,枯黄的树下空无一人。

过了一会他又说道,似在自言自语:“别逼我动手。”

这回他的话语清晰有力,以至于让身旁看热闹的卖菜大妈拿着异样的眼光上下对他打量,最后只能无奈的叹口气。现在的小伙生活压力太大,那黑眼圈深的都有熊猫范了,能不精神恍惚么,能理解,能理解。墨镜颜色不深,旁人自是能清楚看见其上黑了一片的眼圈。原本不小的眼睛,如今再加上眼圈的衬托显得格外诡异。

可对于这些,法陨晨却全然不知,目光只是紧紧盯着一个地方。一个悲催的男人正扶着树干满脸失望的注视前方。

他双眼深凹,平头,被洗的发白的粉色衬衫上被溅上点点血迹,格外耀眼。除了极不真实的身体以及常人无法看到的存在外,他和躺在地上的可悲番茄简直一模一样。

这家伙当然不能算是个人,子虚乌有,虚无缥缈,不显于众人面前的特性使他们无法被物质世界承认,他是个灵体。或者说,鬼。。。。。。

鬼,是人们对一切灵魂体的总称,所有人都闻而色变;但对于有些人来说,灵魂,却是自然世界繁衍传承的重要一环,就像是生态圈之中的水,蒸汽,液体,再凝固成冰,周而复始,而死亡对于每个灵魂来说只是从气体变为液体的一个过程罢了。

从肉体中升华后,每个人都会经过一个巨大程序的分配,根据上一世所行所想所做之事的不同而公平的分配人生。

这个程序名曰“轮回”。

轮回转世分为十等:

头等人,佛道做主;二等人,官封侯门;三等人,朝郎驸马;四等人,文武大臣;五等人,荣华富贵;六等人,大街叫贫;七等人,投驴变马;八等人,走兽飞禽;九等人,下世猪狗;十等人,鱼鳖虾群。

等级明确,而且非常合理,从来没有人上门投诉。因为孟婆会把一切都处理好,起码没有人会记得上一世阴间许诺了自己什么,大大避免了潜在的游街堵门风险;因此,在阴间坐板凳的家伙们忽悠了一波又一波的无知小年轻。

小番茄看了看远处被拥挤的人流冲击的毫无还手之力的法陨晨,幽幽的点点头,身影渐渐淡了去。

正当法陨晨就要因重心偏离坐倒在地时,一双手轻扶住他的背,简简单单将他支起。法陨晨不算重,相反还有些许消瘦,可饶是这样也有七十斤左右,但那只手像是感觉不到重量似得。

看清来人法陨晨笑了笑,哪怕带着口罩,但他相信对方能够看到。

“笑什么笑,刚才要不是我扶着你,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那人明显有些气节,千叮咛万嘱咐的叫他不要随便出门,可这一转眼的功夫,人又跑不见了。

“我摔在地上啊。”法陨晨理所当然的回答着。

“万一受伤了呢?万一伤口感染了呢?万一感冒发烧了呢?”

“。。。。。。归冥,你太紧张了。”

嘟嘟~,几阵低沉的电话铃声响起,随之相伴的是法陨晨上衣口袋的震动。他没有再理会归冥永无止尽的唠叨,转身拿出了电话。

电话那头是一个约有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他十分急促的说着 :“穆水华天,5541号房间,快点过来。”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让归冥一头雾水。

听着随即响起的忙音,法陨晨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二话不说拉着归冥就向机场走去,打了飞机就走。

归冥怕是还没有适应突然快起来的节奏,直到坐在飞机的座位上还在直犯迷糊,他看着手中的机票。这是一趟从重庆到山东南京的航班,今天最后一趟航班,所以人并不多。

“是谁?”他十分好奇,究竟是谁能让自家懒晨像是打了鸡血似得激动,不辞辛劳的打了飞机说走就走。

“是南宫叔。”法陨晨向空姐要了杯咖啡往嘴里灌着。

这个南宫忠是山东警视厅搜查一课的法医,平时性子温温吞吞,一副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的路人甲表情,而如今居然吓成这样,只怕不是什么好事。归冥对他不怎么感冒,或者说他对全世界警察都不怎么感冒,毕竟人家的工作见不得光,没有一个罪犯能在警察面前泰然自若。

“那个要死不死的家伙你最好别随便来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老本行。”归冥摇着头,渐渐地把头转向了机窗。

法陨晨眨眨眼睛思索着,抢劫,贩毒,倒斗,放火,到底那个是他的老本行呢?

嘭,飞机的落地声轰然响起带起了层层的气浪,虽然只有几个钟头的路程,但由于是最后的航班,法陨晨两人到时,天空也早就暗了下来。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道路两旁的灯光也变的格外刺眼。

为了不耽误时间,两人下了飞机便直接前往目的地。

此时的法陨晨已经摘下了墨镜和口罩,仔细一看,他原来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材纤细白皙的像个病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让人看了就心疼;唯独那双眸子,那是双淡紫色的眸子,高贵,似乎不屑于凡尘。

在来的路上他花了一个小时用来补觉,眼圈倒是淡了不少,不用动作,光靠那张脸都能赢得无数少女的芳心,若是气色再好一点,脸上的肉在扎实点,只怕就是极致。

“喂,这都多久了,还能赶上吗?”归冥不满的嚷嚷着“西门老鬼说让你快点过去,可这已经过了四个多小时,黄花菜都凉了,你赶过去不是找虐么。”

法陨晨擦了擦粘糊糊的手指,飞机降落时洒了一手的咖啡,微笑着道:“我们直接去停尸房。”

他不是个闲人,像这种警察来找事时,多半不会简单。

说着,他将纸巾随手丢入了垃圾箱,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某人向机场大门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