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七界无常

3.死了?但人家还在说话

七界无常 萧咏黄泉 2290 2016-03-14 16:34:17

  这是怎么了?法陨晨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了尸体之后这种不协调感愈发的强烈。死者身上的伤痕,很明显是生前受到过非人的虐待。

凶手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仅仅是抖S,在别人身上寻找性的快感?或者是有什么心理疾病?

这个解释乍一看上去非常合理,但是有一点十分奇怪。

凶器呢?造成死者身上伤痕的凶器呢?能造成那样的痕迹,一定是用某种类似于鞭子一样的软质冷兵器吧,那么,在哪?被凶手带走了吗?

“南宫叔,那小子对于凶手的判断是怎样的?”法陨晨对着一边的南宫忠问道,视线依旧停留在尸体身上。

“在明知道有监控的情况下,还能视若无睹的杀人,说明犯人有着严重的心理疾病。”

法陨晨点头,确实如此,一般人不会这么反常,毕竟那监控并不隐蔽。一边想着,他一边敲击的床沿。

这个女人很漂亮,哪怕死后脸色发青也难以掩饰住她的美,凶手的运气倒是不错,情绪失控后随便找个女人都是这种级别的。

“。。。。。。”他背后的汗毛顿时炸起。

运气?情绪失控?随便?这是巧合吗?五楼那么多住户,为什么不偏不倚的找上了死者?如果是心理疾病欲火难耐的话,那么他大可以将目标瞄准较靠近电梯的5501或者5599,为什么偏偏选中房间号接近于中间的死者?

或许,死者不是随机的,而是一开始便决定好了的。

那么凶手便不是有心理上的问题,而是刻意为之。

法陨晨呆住了,有一个词语迅速闪过脑海,被他牢牢抓住,仇杀。如果没有心理疾病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这个凶手,是死者认识的人,并且对死者怀有怨恨。

死者一人孤身在外地打工,不会有太好的朋友所以凶手一定是外人。调查工作是这样展开的。对,错了,警察一开始就搞错了。

“为什么不调查死者的亲友关系?他们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这也是那小子说的,让我们通过监控全力调查曾在五楼出现过的人。”

“结果只有那个倒霉蛋么,你说过。”眼中闪现出一抹了然,这样啊。“那么,看你这便秘的表情。让我猜猜,所谓的嫌犯大人应该被抓到了吧。”

南宫忠点点头,掏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名皮肤较黑的中年人,一米八五以上的个子“我们接到报案后,不到三个小时便落网了,现在还在核对他的身份。”法陨晨触摸着尸体上的道道痕迹,眉头再一次皱起。

对于他来说,这伤痕似乎,太浅。

看着手上的照片法陨晨打趣道,似乎是想缓和一下气氛“人都抓到了那还叫小爷来干什么?看夜景?”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握着相片的手却越来越紧。

不协调,很不协调。

听着法陨晨明显调戏的话语,南宫忠无奈的道“我其实也不想麻烦您老人家呀,只是我觉得这事有点奇怪,对于这整件事我只是感觉非常的。。。。。。”他顿了顿像是在组织语言,过了好久才再次憋出一句:“奇怪!”

法陨晨没有笑他,哪怕他着实认为南宫忠的语文水平有待提高:“带我去现场。”他认真的道。如果他的推测正确,那个东西凶手还没有时间还原。

南宫忠大喜,面前的少年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他只有将这起案件解决了才能挽回在领导面前的信用度,而在警察的立场上他也绝不希望杀人凶手逍遥法外。

就在法陨晨快要离开时,靠在一旁一直都默不作声的归冥把手攥成拳头凑到嘴前咳嗽了一声,法陨晨目光一沉,快步走到他身边“怎么了?”

“在死人的嘴巴里,有金属的味道。”

走到一半的南宫忠,回头一望,好家伙,人都没影了,只得折返回来,一边走还一边抱怨:这也太不兄弟了,都不知会我一声。

一到门口便看到了让普通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一幕,法陨晨带着橡胶手套的手正轻抚死者的脸,对着另一边什么都没有的地方礼貌的道:

“得罪了。”

一般人可能会认为人家这是停了药,但南宫忠不会。因为在他的记忆中,法陨晨已经放弃治疗了,这些就是天才们的所谓怪癖吧。

女人坐在凳子上担忧的看着法陨晨,她用她那极细极轻的声音道“没关系吗?真的不让我告诉你么?”

她满嘴鲜血,说话有点含糊不清,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少年能看见自己,但也没有多想。对于他,与其说是畏惧还不如说是亲切更多一点,哪怕状态不同,但她相信,自己与法陨晨是同类。在法陨晨进入停尸间的那一刻起,她便提出要直接说明自己的死因以及事情的原由,可都被法陨晨拒绝了。

法陨晨笑了笑,轻轻将她的嘴张开,强光灯照在金属上反射出点点锋利的亮光“在考试前就知道了答案,不就不好玩了吗?”一块刀片,这就是致死的凶器,同样也是对犯人致死的证据。

犯人自以为将现场整理的足够干净,却忽略了一点。在切开死者喉咙后的紧张,让犯人给了死者含下刀片的空档。

他对南宫忠打了个响指,示意带路。

“对了。”在离开前法陨晨又转身,向着空无一人的地方说道“不要随便说出自己的死因,这是开挂,被管理员发现了可是会很麻烦的。”

他走后,归冥斜着眼睛居高临下的瞟了一眼女人,轻哼一声“快去投胎,别增加我工作量。”言罢,一甩头又跟了上去。

归冥不高兴是情有可原的,谁让他杠上了一个曾当过上千年阴差的基友,哦不,朋友呢。法陨晨的条件反射可真真是累苦了他,毕竟一只普通的妖怪想把亡魂丢到阴间去,除了要耗费灵力外,还要避开管理员的视线。那群神经病的排查时间可不是固定的,万一被发现除了要玩命的跑,还要原路打赏其他鬼魂。

这是规矩,要人老命的规矩。

女鬼歪歪头,向他们离开的方向邪魅一笑,不知是感激还是暧昧。

酒店五楼的走廊是玫红色的地毯以及淡金色的墙壁,墙边摆放着的高档花瓶让人有一种进入皇宫的既视感。晶莹剔透的水晶吊灯发出点点清幽的光芒,可想而知,在这里的消费是多么的昂贵,像这种商务单间套房动则起码就要上千块。

在这美好的氛围中,有一样东西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监控,那个黑黝黝的大匣子,让客人的再愉快心情,也剩不下几成。

“这玩意,不会是办会员送的吧,快丑成蛤蟆样了。”归冥一看到监控便嚷嚷起来,看那样子,只怕白送给他他都不会要;脸上就写俩字,嫌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