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三十章 风云再起,棋高一着 (六)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1922 2016-10-29 07:32:02

  罗云鹏和慕容秋看了她一眼,来不及多解释联手向沐云州进攻着。埋伏在外面的御林军在武云昌带领下冲了进来。

信王大喜,手一挥,“把这帮刺客给本王拿下!”

沐云州三个人被重重包围,一个杀手中剑倒下,另一个也受了重伤。沐云州拼死抵抗着,突然他大喊着,“2号,你还等什么?还不快动手!”

众人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停住手警惕地看着周围。只见信王身边的余倩儿猛地跳起身,踢出一脚,她的足尖分明是一把亮晃晃的短剑。由于余倩儿离信王实在太近,其他人来不及反应,大家暗暗叫苦。就在这时,一个人从信王身后出现,他猛地推开信王,自己却来不及躲避刺来的短剑。

余倩儿看见站在面前的分明就是钱嘉义,可是已经来不及收腿。她身子一偏足尖擦着钱嘉义的衣襟劈断了桌角。余倩儿怔怔地看着钱嘉义,“……”

沐云州大喊着,“杀掉信王,快,杀掉信王!”

余倩儿反应过来,捡起地上的长剑,刺向信王。可是已经晚了,钱嘉义手中的匕首已经刺进了倩儿的身体,一行泪从钱嘉义眼中流出。

沐云州发狂地砍倒门口的两个御林军,冲出门口。武云昌带人追去。

余倩儿抓住钱嘉义的手,血不断从肚子里流出,“……”

慕容秋撕心裂肺地喊着,“师兄,快离开……小心她的剑。”

突然,余倩儿把剑横在钱嘉义脖子上,罗云鹏和慕容秋以及信王停住脚不敢动了。

信王:“余倩儿,你放下剑,本王饶你不死!”

余倩儿笑笑,眼含热泪地盯着钱嘉义,“那杯茶,你根本没喝,你在骗我?”

钱嘉义忍着泪,“没错,罗大哥和慕容秋也是我让王雄涛追回来的……这一切都是我事先安排的。倩儿,我告诉过你危险,你为什么不听,偏要来?!”

余倩儿苦笑,“你是怎么猜到我不是余倩儿,而是2号杀手?”艰难地,“我想知道我什么地方落下破绽……”

钱嘉义难过地,“沐云州曾化妆成刑部衙役到过刑部大狱,我就想他为什么要到刑部大狱?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去见你……另外,我在客光先院子里看到一大群鸽子,他说‘一点红’很名贵,他养鸽子养了十几年只找到了四只。可是,你在一年之见竟然养了两只‘一点红’……其实你一直在用鸽子和客光先他们联系……还有,那天你磨得剑不是防身用的,而是藏在脚底的暗器……”看着她的足尖,“你说是为了防止沐云州的暗算,我当时就有了怀疑……”

余倩儿惨笑,“钱嘉义,你的确很聪明。难怪奉圣夫人说你最危险……可惜啊,刚才我竟然一念之差没有……”停住话头。

钱嘉义伤心欲绝地,“倩儿,你为什么要为客巴巴他们卖命呢?为什么?”

余倩儿流着泪,“嘉义,我不是余倩儿,真正的余倩儿和她父亲余江南早被夫人派人杀死了……我从小父母双亡,是夫人把我和云州和三弟养大。我们无以为报,只能这样……”

信王愤怒地,“这么说,是客巴巴和客光先把你们派进忠字号暗杀小组的……”

余倩儿:“没错,夫人其实对魏忠贤早就心存不满,所以把我们派进忠字号暗杀小组就是为了以后在关键时刻帮她出力。没想到在乾清宫刺杀皇上未遂,我们三个被抓进东厂诏狱,客光先当晚就派人把我们三个救出来……”

罗云鹏插话,“你们三个一直躲在奉圣夫人府上,所以东厂的暗探一直没你们的下落……”

余倩儿忍着伤痛,“没错。夫人一直把王爷和魏忠贤当成是自己的两个敌手,为了挑起魏忠贤和王爷互相争斗,好从中获利。夫人就派我上青峰山装成余倩儿,好利用余家和嘉义的关系接近王爷。雇佣铁矶堡的人行刺三位王爷、以及所中‘化血大毒’都是客光先事先安排好的……”

钱嘉义痛苦地,“这么说你是为了接近王爷才和我结婚?”

余倩儿无语,“……”

钱嘉义逼问,“那么这场官司也是客巴巴安排好的了?我说怎么一到关键时刻沐云州就会出手相救,你们是想通过王爷的手除掉魏忠贤,然后再杀掉王爷,让客巴巴坐上太后的宝座。”欲哭无泪,“这个计划真是完美……为什么不杀了我?这样你就可以杀掉王爷报答客巴巴的养育之恩了……”耳语般地,“为什么?”

余倩儿忍着泪,“……”突然,她支持不住跪倒在地,手中的剑落在地上。

慕容秋和罗云鹏想过来救他,可是钱嘉义一把抱起余倩儿,喊着:“别过来,你们都呆在原地,都别动!”

余倩儿嘴角流着血,“嘉义,我不想杀王爷,真的……夫人几次派沐云州逼我,他们抢走盼儿,还威胁要杀掉你……我不想你们受到伤害……”

钱嘉义流着泪,“我相信,我相信……你别说话,我这就去找郎中……”

余倩儿拦住他,“来不及了……嘉义,我只想问你一句话,否则我会死不瞑目的……”

钱嘉义哭着,“你问吧……”

“嘉义……你很不恨我?”

钱嘉义泣不成声地,摇摇头,“……”

余倩儿虚弱地,“那么……你有没有真心爱过我?”

钱嘉义用力点点头,“……”

余倩儿脸上浮出满足的笑容,“盼儿在青峰山,答应我好好照顾他。”

钱嘉义悲痛万分,“告诉我你的真名……”

余倩儿轻轻地,“就叫我……倩儿吧,嘉义记住在我的墓碑上用余倩儿这个名字……答应……我……”撒手而去。

钱嘉义流着泪,轻轻拭去余倩儿脸上的血迹,然后抱起倩儿走出大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