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三十章 风云再起,棋高一着 (五)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1961 2016-10-28 07:30:02

  客巴巴看着客光先走进客厅喝了一口茶问,“那个姓钱的来干什么?”

客光先把手中的材料丢在桌上,“还不是老一套,让我出堂指证崔呈秀他们……”

客巴巴看看站在身边的沐云州和另外两个杀手,“这个姓钱的很危险,必须要先干掉他……”

沐云州不苟言笑地说,“已经安排好了2号会在晚上信王的便宴之前干掉他。”

客巴巴点头,“王爷那边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沐云州回答,“王爷住在宫里有八百御林军守卫着,闲人近不了身。不过今晚他要和一些旧友为钱嘉义一家设便宴,这是个机会。而且更关键的是罗云鹏和慕容秋这两个高手已经离开京城,这样的话除了武云昌就只有一些武功平平的家将,不足为虑。圣上,只要我们能接近王爷,就一定能干掉他!”

客巴巴一挥手,客光先给三个杀手斟满酒。客巴巴看着他们,“我们客氏家族能不能一步登天就看今天晚上了。你们记住在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正统、叛逆之分,这都是骗人的鬼话。只有四个字是颠覆不破真理,这就是:胜者为王!”

客光先和三个杀手高声喊着,“胜者为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傍晚,钱嘉义回到家,一进院子,余倩儿就失魂落魄地迎上来,“盼儿被他们抢走了,盼儿被他们抢走了……”

钱嘉义大吃一惊,“倩儿,你别着急慢慢说……到底是谁干的?”

余倩儿哭着,“是沐云州带人干的,他让你把王爷约到府上,否则他就杀了盼儿。嘉义救救我们的儿子,嘉义……”

钱嘉义心烦意乱地,“先别急……让我好好想想……”

余倩儿理解地给钱嘉义到了一杯茶,“嘉义,喝口茶,你一定会想出办法的……”

钱嘉义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突然余倩儿叫了声,“小心!”

只见一把匕首从屋顶飞来,余倩儿舍身上前一脚把匕首踢飞。屋顶上的蒙面人吃了一惊愣愣地看着余倩儿,好像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会失手一样。

余倩儿怒喊着,“还我盼儿!”腾身想追过去。钱嘉义忽然身子一软跪在地上,他捂住肚子,痛苦地,“茶里有毒!”

蒙面人哈哈大笑飞身而去。余倩儿马上扶起钱嘉义,给他点穴止毒,把他背进屋里。

余倩儿拿出药箱,含着泪,“嘉义,你不会有事的,我向你保证!”给他服下药水。

这时,王雄涛风尘仆仆地从外面进来,见状大吃一惊,“钱大人,出什么事了?”

钱嘉义痛苦地,“那帮狗杂种……抢走了我儿子……还在茶杯里落毒……”疼得一皱眉。

王雄涛呆若木鸡,“……”

余倩儿抹抹泪站起身,“我去找王爷想办法……”

钱嘉义焦急地,“倩儿,沐云州在外面呢,危险,别去!”

余倩儿惨笑地,“为了你和盼儿……再危险我也要去……”

钱嘉义挣扎地下了床,一趔趄,王雄涛赶紧扶住他。钱嘉义拉着余倩儿的手,“倩儿,求求你留下来,别去找王爷……倩儿,答应我。”泪眼盈盈地看着余倩儿。

余倩儿,“……”一行泪从她脸上流下,她无声地推开钱嘉义的手,对王雄涛说,“照顾好大人,拜托了。”一转身毅然地走出房门。

钱嘉义在后面喊着,“倩儿,回来,你给我回来……”

余倩儿任由眼泪哗哗地流着,但她始终没有回头。

余倩儿拿着信王的请柬从紫禁城东门一路顺畅地来到后宫信王的临时住处。一路上御林军的士兵不断在巡逻,离信王住处越近,兵马越多,简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在门厅,余倩儿把请柬交给司礼监掌 刑太监吴利章,“请通报王爷,钱嘉义夫人余倩儿有要事要见王爷。”

吴利章客气地,“我马上派人通报,不过为了王爷的安全,请夫人委屈一下接受检查……”手一指,示意余倩儿进侧房。

余倩儿欠欠身走进侧房,两个丫鬟上前,“对不起夫人,得罪了……”仔细对余倩儿搜着身,连鞋底和头发都不放过。

搜过身之后,两个丫鬟躬身说,“夫人,王爷在客厅等着你呢。夫人请……”

余倩儿走去。后花园很大,不少信王府的家将在守候着。丫鬟把倩儿领进客厅。

信王一见倩儿马上迎上去,“钱大人怎么没来?到底出什么事啦?”

余倩儿眼圈红了,“王爷,沐云州把盼儿抢走了,还在茶杯里落毒害了嘉义。我刚给嘉义吃了药,现在他暂时性命无忧,正在家里休养……”

信王吃惊地,“沐云州为什么要这么干?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王爷真想知道,不如让云州亲口告诉你……”话音未落,三个蒙面人就从对面屋顶飞进了客厅,站在信王面前。

信王身后的四个家将立刻上前拔剑挡在王爷前面。

信王面不改色地面对着沐云州的剑,“既然沐大侠敢报上姓名,何不以真面目示人啊……”

沐云州看看另外两个同伙,“既然王爷发话,我们不如遵命。反正今天我们也不打算活着出去,不过王爷你也活不过今天。”

信王朗声大笑,“沐大侠绑架盼儿就是为了要本王的命。既然如此,何必费这么大的周折。本王就站在你们面前,有种的就来吧!”

沐云州咬咬牙,“王爷,我佩服你是条好汉。来世云州再和你交朋友吧,得罪了。上!”三个人挺剑飞出去。前面四个家将两个人倒下,另外两个在和两个杀手纠缠。

沐云州的剑闪电般到了信王的胸口,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两把剑飞来挡开了沐云州的剑。沐云州猝不及防,身上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呆在信王身边的余倩儿失声地,“罗云鹏、慕容秋,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