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三十章 风云再起,棋高一着 (四)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173 2016-10-27 07:26:02

  钱嘉义来到刑部大狱看望仍然关押在这里的袁大均。原来那些对他刻薄的看守,如今一个个见了他陪着笑脸一个劲地道歉。钱嘉义顾不上理这些势力的小人,径直走进袁大均的牢房。

袁大均看着他百感交集,“钱大人,谢谢你还记得我……”

钱嘉义从篮子里把酒菜摆在他面前,笑着说,“袁兄,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如果你帮我把官司打赢,你的事我一定帮忙……”

袁大均苦笑,“惭愧啊!没帮上你的忙,听说要不是最后沐云州出现,最后的胜负还很难说……”

钱嘉义心事重重地,“袁兄,说的不错。这个案子其实有很多地方连我都想不透……”叹息地,“……袁兄,这次找你来是想从你这儿找点线索……”

袁大均:“钱大人这么看得起袁某,袁某一定效劳。说吧,你想知道点什么?”

钱嘉义拿出两张画像,一张是沐云州本人的真面目,一张是他在公堂上化妆成衙役的画像。钱嘉义问,“袁兄,你见过这个人吗?”

袁大均吃惊地,“这两个人难道是同一个人……”

钱嘉义点点头,“这就是忠字号暗杀小组的1号杀手沐云州,他擅长易容术。这张是他化妆成刑部衙役的样子……”

袁大均肯定地指着衙役的画像,“这张脸我在刑部大狱见过,好像他穿着衙役的制服当过几次班……”

钱嘉义追问道,“你肯定?”

袁大均又看看,“完全肯定,这家伙肯定在刑部大狱出现过……”

钱嘉义皱眉站起身,“……袁兄,你的事我已经向信王禀告了,估计过一段时间就会解决,你再忍耐一下。有机会我再来看你……”说着走去。

袁大均看着钱嘉义急冲冲的背影,沉思道,“沐云州为什么会在大狱里出现呢?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钱嘉义出了刑部大狱有些发呆,信王府的家将王雄涛下了马车问,“钱大人,刑部的文大人刚才派人请你去商量案情……不过罗大人和慕容女侠也派人送来一封信。”说着把信交给钱嘉义。

钱嘉义急忙拆开一看,是熟悉的慕容秋的字迹。信上写着:师兄,原谅我和罗大哥不辞而别。相别半年,本来有好多话要说,可是这段生生死死的日子竟然找不到可以从容聊天的机会。这个遗憾只有下次见面再弥补了。我和罗大哥是江湖之人,对高官厚禄、名誉地位不感兴趣,只求过简简单单的平静生活,就此别过。保重!慕容秋、罗云鹏笔。

钱嘉义突然悲从中来,他快步跳上马车,对王雄涛,“快!回家……”

王雄涛迟疑地,“可是钱大人,文大人正在等着你呢?”

钱嘉义顾不上理会,拿起马鞭抽了辕马一鞭,马车急驶而去。王雄涛一见连忙腾身在空中跨出几步也跳上了马车。

回到钱府,院子里空荡荡的。钱嘉义急切地推开罗云鹏和慕容秋的房间,两个房间都是人走屋空。钱嘉义不甘心地一把推开自己的房间,满怀希望地,“师妹,罗大哥……”

房间里,妻子余倩儿正在磨石上磨一把短剑,此时她抬起头冲钱嘉义示意盼儿在睡觉,让他小声点,同时右手不经意地把剑藏在身后。

钱嘉义放低声音问,“罗大哥和师妹呢?”

余倩儿伤感地,“走啦……我一再挽留可是还是留不住他们。他们说怕和你见了面,你又要替信王挽留他们,这样大家都不好做……”

钱嘉义颇受打击地呆立着,“……”

余倩儿遗憾地,“刚才信王爷还派人送信来,说是晚上请我们和罗大哥、慕容姑娘一起去吃饭,以弥补上次没吃成的接风宴……可是,罗大哥和慕容姑娘还是走了,连王爷的盛情也留不住他们。”把请柬交给钱嘉义。

钱嘉义默默看着,好像想起什么,“倩儿,你刚才在干什么?”

余倩儿掩饰地,“没什么?剪刀锈了,顺便磨磨也好给盼儿做一件长衫……”

钱嘉义没说话,从妻子身后拿过那把磨得诤亮的短剑,看着她,“……”

余倩儿苦笑地,“嘉义,沐云州他们还在逃,我担心他们会找上门。身边备个家伙也好保护你和盼儿……”

钱嘉义内疚地把短剑还给妻子,“倩儿,你放心我会保护你和盼儿的安全……晚上我会请求王爷派御林军保护我们。倩儿你就别担心了……”

余倩儿无限信任地点点头靠在丈夫身上。

没能和罗云鹏和慕容秋当面话别让钱嘉义颇有些闷闷不乐,他坐在驶往刑部衙门的马车上一直沉思不语。半路上,钱嘉义突然对王雄涛说,“去客大人府上……”

王雄涛为难地,“钱大人,恕在下无理。文大人是刑部尚书,在东厂指证大人的案子上一直暗中帮忙不少,在下以为大人还是先见了文大人再去客大人那儿最好。”

钱嘉义淡淡地,“王将军,谢谢你的提醒。”依然主意不改地,“去客大人府上……”

王雄涛无奈地驾车驶去。

当钱嘉义在王雄涛的陪同下走进客府的院子时,客光先正在喂鸽子。看见钱嘉义他们进来,客光先把手中的谷子往天上一撒,满院的鸽子忽地一下冲上了天空。

钱嘉义打趣地,“客大人也喜欢玩鸽子?”

客光先笑笑,“就这一点喜好了,如果钱大人喜欢不如拿几只回去。我这儿可有几只上好的绝品‘一点红’,这东西可难找,我养了十几年鸽子也就弄到这么四只……”

钱嘉义愣了一下,想起什么掩饰地,“客大人,钱某这次来是为了阉党余孽的案子来的。这些都是刑部整理的一些罪证,王爷的意思是请客大人过过目,看有没有什么补充。介时客大人一定要作为证人当堂指证这些余孽,不知客大人意下如何?”

客光先客气地,“难得王爷看得起,客某一定效犬马之劳。”接过材料。

钱嘉义点点头,“那钱某就不打扰了,告辞。”

钱嘉义出了客府的大门,正好客光先的那群鸽子还没飞远,他默默地看了一会儿。王雄涛赶着马车过来,“钱大人,刚才刑部文大人又派人来催促你啦,说王爷也到了刑部,就等着你前去议事呢。”

钱嘉义点点头,在王雄涛耳边耳语几句。王雄涛会意,从马车上解下一匹骏马飞驰而去。钱嘉义看着王雄涛消失在街口,这才跳上车,深深叹口气对车夫吩咐道,“去刑部衙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