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九章 峰回路转 (五)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349 2016-10-23 07:14:02

  熹宗被救上岸,武云昌赶紧招呼御医急救。可是御医折腾半天,只见熹宗哇哇地吐了一地的湖水,仍然昏迷不醒。客巴巴拿出一瓶药水对御医讲,“皇上受惊过度,赶紧给他服用仙露饮……”

御医迟疑地,“夫人,恐怕仙露饮对皇上目前的情况也……”

魏忠贤打断他的话头,“皇上平时精神不济一服用仙露饮立刻精神百倍,赶紧给皇上服下,耽误了皇上的治疗,后果可就严重了……”

御医吓得赶紧接过药瓶,武云昌在一旁抓住他的手,“御医,这仙露饮对皇上有用吗?”

御医看着魏忠贤和客巴巴凶恶的眼神,迟疑一下说,“仙露饮是采集清晨的露水混和高山雪莲、人参、鹿茸等名贵药材精制而成,具有提气养神活血之功效……皇上一直在服用,效果不错……”

武云昌放下心来,“赶紧给皇上服下……”

熹宗服过仙露饮之后,面色似乎有了点血色,呼吸好像也强烈很多……魏忠贤看看四周,“现在皇上已有了呼吸,武将军你负责召集兵马立即在宫中警戒,不准任何闲杂人等随意走动;王公公你赶紧到太医院召太医们进宫……其他人躲远点……”说着魏忠贤抱起着熹宗在客巴巴的陪同下快步朝皇上寝宫跑去。

此时的情景让客巴巴想起六年前,先帝驾崩。郑贵妃为了控制住熹宗以达到换帝的目的,擅自将熹宗囚禁在慈宁宫。魏忠贤拼了老命冲进去,背起熹宗就往外跑,差点被追来的郑贵妃的人乱棍打死。现在的景象和当初的何其相似,只不过当初魏忠贤是真心救主而现在不过是在演戏。

他们刚刚走近皇上的寝宫,张皇后和信王、顾秉谦及文炳勋等人闻讯赶来。

魏忠贤把熹宗交给小玉和太监们,喘着气和客巴巴跪下身,“奴才参见皇后和王爷……”

小玉和太监们赶紧把熹宗抬进寝宫。

张皇后好像没看见他们一样,着急地对跪在他们身后的御医问道,“皇上的病怎么样了?”

御医毕恭毕敬地回答,“回皇后,皇上服了仙露饮之后已经有了呼吸……可是依然神志不清……”

张皇后大怒,“皇上刚刚溺过水,身子骨虚弱不堪,怎么能经得起仙露饮这样的大补?你作御医这么多年难道这种常识都不懂?”

御医吓坏了,“这个……这个……”眼睛求救似地看着魏忠贤和客巴巴。

魏忠贤擦擦额上的汗水上前,“皇后息怒,刚才实在是情况紧急皇上看上去已经命在旦夕,所以御医情急之下万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万幸的是皇上总算给救过来了……”

张皇后冷冷看着他,命令道:“从现在起,皇上的治疗和生活起居就由哀家一个人负责……王爷麻烦你和司礼监掌刑太监吴利章守在门口,谁胆敢闯进来,哀家授命你们先斩后奏!”

正说着,王太医带着太医院的太医跑过来……

王太医跪在地上,“卑职奉命前来救驾,请皇后恩准。”

张皇后点点头,“王太医,你随哀家进去……其他的人请回吧……”说着带着王太医走进皇上寝宫。

其他的御医面面相觑。信王和吴利章拔出剑立在门口,信王双眼怒视着魏忠贤,厉声地,“皇后有命,任何人不能打扰皇上……大家请回吧。”

跪在地上的太医和大臣们纷纷散去,顾秉谦看看魏忠贤的脸色欲言又止,叹口气跟在文炳勋的身后离去。魏忠贤和客巴巴望着信王和吴利章手中闪着寒光的长剑,不寒而栗。

周妃按信王的吩咐在家里设便宴为余倩儿和慕容秋、罗云鹏接风。人早到齐了,可是信王却在宫里迟迟未归。

周妃有些担心,“王爷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回来?”

余倩儿抱着盼儿安慰地,“今天案子我们大获全胜,魏忠贤他们的也翻不起多大的风浪……夫人你就放心吧。”

周妃冲钱嘉义夫妇笑笑,“你们能平安无事就好,这些日子王爷和我真是把心悬在喉咙里,王爷是整夜整夜地睡不着……现在好啦……”

钱嘉义感慨地,“多亏了纪元兄啊,只可惜他不能和我们团聚……”

大家一阵唏嘘,好像是为了呼应屋里悲凉的气氛,盼儿哇哇地哭起来。

慕容秋站起身,熟练地,“盼儿是饿了,我去喂他米汤……”

余倩儿感激地,“慕容姑娘这些日子你照顾盼儿辛苦啦,你坐下……我去给他喂奶……”

一旁侍侯的丫鬟赶紧把余倩儿领进里间。慕容秋失落地慢慢坐下身。

罗云鹏感觉到慕容秋心中的惆怅:“……夫人、钱兄,你们看……现在嫂子已经没事啦,我答应过小红一完事就去乡下拜祭我兄弟。如果没别的事,我打算明天就走……”

慕容秋抬起头,决定般,“罗大哥,我和你一起走……”

罗云鹏欣慰地点点头。

钱嘉义吃惊地,“罗兄,你的心情我理解……可是倩儿虽然没事了,可是魏忠贤还在位并且大权在握,在这个关键时刻王爷正是用人之际,你们这一走……”

慕容秋打断他的话,“师兄,我们只是行走江湖之人,对宫廷政治没兴趣……我和罗大哥这次之所以卷进来全是冲着你的面子,谁让我们两家之间感情深厚呢。至于其他的我们就很难顾及了,请师兄和夫人原谅……”

钱嘉义哑然,“……”

周妃一见打圆场地,“这事还是等王爷回来一起商量吧,我们不如先开饭……边吃边等……”

罗云鹏和慕容秋互相看了一眼,正准备说话,家将王雄涛急冲冲闯进来,“夫人不好了,王爷刚才托人从宫里传话来,说是皇上溺水生死未卜,恐怕宫中会有大事发生让我们护送夫人和家眷赶紧搬到宫里……”

众人大惊,都看着钱嘉义。钱嘉义冷静地,“夫人就照王爷说的办,我和你一起进宫……”又看着罗云鹏和慕容秋,“师妹、罗兄,倩儿和盼儿就托付给你们啦……”眼光中充满了无限的信任。

罗云鹏和慕容秋重重地点点头,“你去吧……”

武云昌领着钱嘉义来到皇上寝宫门外,信王见状忙迎上去。

武云昌禀报,“王爷,按你的吩咐,我已经把夫人和你家眷安置在宫中,请王爷放心。”

信王松口气,“这就好,嘉义皇上的事你都知道啦?”

钱嘉义沉思地,“在路上,武将军和我说了……王爷,依在下看这绝不是什么偶然事故,很可能是有人狗急跳墙了……”

武云昌赞同地,“王爷,钱大人说的没错……在下也怀疑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什么大阴谋……王爷,你要小心啊!”

信王:“……”

这时,王体乾领着客光先过来。两人跪倒在地,“属下参见王爷……”

信王和钱嘉义一愣,互相看了一眼,信王摆摆手,“平身,有事吗?”

客光先站起身,“王爷,你看这是有人刚刚送到我府上的东西,在下粗粗看了一下好像是王之采大人在狱中写下的魏忠贤十大罪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