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九章 峰回路转 (三)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1800 2016-10-21 07:08:02

  崔呈秀讥讽地,“周纪元你根本没资格站在这里……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想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大家看……”拿出一叠纸张,“这就是周纪元为了表白自己不惜对信王爷进行诬告的证据!周纪元你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些诬告信是你自己亲笔写的吧?”

周纪元脸红脖子粗地认出崔呈秀手里拿的正是自己为了取得客光先的信任胡写的,可是现在他就是有嘴也说不清。他气愤地,“这都是你们逼着我写的……”

崔呈秀冷笑,“你是堂堂督察院给事中我们凭什么能逼你?你又在信口胡说……按照你信上的指控,信王才是当年放跑姜腾鲛的罪魁祸首……”把信放在信王面前。

信王一看气得浑身发抖,“……”

魏忠贤讥笑地,“王爷,再审下去就成了闹剧了,你看……”

信王愤愤地把信纸往桌上一拍,正准备宣布结案……

周纪元绝望地喊道,“沐云州你在哪里?都到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不出来?”

公堂的士兵一阵紧张,魏忠贤大惊,“周纪元你别危言耸听,沐云州是在逃的杀手之一,他有什么胆量敢在公堂出现?”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谁说我没有胆量?”一个穿着刑部士兵服装的汉子分开人群走向前。

立刻,有士兵持剑对着他……

信王站起身,“你是什么人?胆敢扰乱公堂,好大的胆子!”

那个士兵亮出一张缉拿凶犯的画像,掀开自己脸上伪装面具,露出真面目,“在下就是许大人要抓的杀手沐云州!”

余倩儿定睛一看也认出他,“没错,他就是忠字号暗杀小组的一号杀手……”

许显屯目瞪口呆,“……”

沐云州嘲笑地,“怎么?许大人半年不见就不认识老朋友了?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魏忠贤叫着,“把他给哀家抓起来……”

沐云州没反抗,而是合作的伸出双手。刑部衙役给他带上夹具。

周纪元大声地,“沐云州可以证实忠字号暗杀小组的幕后指使人就是许显屯!”

许显屯站起身呆若木鸡……

信王兴奋地走下审判台,对着许显屯说,“许显屯,抬起头看着本王。你认罪吗?”

突然,许显屯拔出藏在衣袖内的短剑猛地刺向信王,“我杀了你!”

情况出现的十分突然,大家都来不及反应。信王身边的周纪元推了信王一把,用身体把信王护在身后。“扑”地一声,短剑刺穿了周纪元的身体。周纪元紧紧握住剑柄不放手……许显屯拔了两下拔不出来,这时,魏忠贤飞身冲来,击出一掌。一条火龙把许显屯击出一丈远。许显屯浑身上下一片火海。

许显屯嘴角流着血,指着魏忠贤,“你……”后面的话还没说完,魏忠贤又击出一掌。许显屯当即毙命。

钱嘉义愤愤地,“魏公公,你为什么不留活口?你这是想干什么?”

魏忠贤冷眼看了他一眼,谦卑地冲信王一躬身,“王爷受惊了,许显屯狗急跳墙罪有应得……”

信王和钱嘉义抱起倒在地上的周纪元,信王难过地,“纪元,纪元,你醒醒……”

周纪元睁开眼睛虚弱地,“王爷,我说过……要给你一个……交代……纪元做到了……”

信王流着泪,“纪元,你放心……从现在起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

周纪元脸上露出笑容,“谢王爷……”说完闭上眼睛。

信王和钱嘉义泪盈眼帘,悲愤莫名。

刑部衙役把沐云州押走。

魏忠贤在门口拦住他,“沐云州你老实交代,你的同伙到底在什么地方?”

沐云州仰天大笑,“哈,哈……老子既然敢来就没想着活着出去。干爹,孩儿终于为你和死去的兄弟报仇了!干爹你听到了吗?”大步走出公堂。

魏忠贤和崔呈秀没想到最后结局会是这样,面面相觑。

余倩儿被当场无罪释放,她和钱嘉义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抱回盼儿。余倩儿流着泪一遍遍亲着儿子,口水和泪水流了儿子一脸。

就在他们抱着盼儿去刑部大狱迎接慕容秋和罗云鹏出狱时,押解沐云州的囚车中途被劫了。两个蒙面人从街道边的酒楼上飞身而下,砍翻了站立在囚车上的两个士兵。接着他们一个下车和前后扑来的士兵们厮杀着,另一个则迅速劈开囚笼、砍断沐云州身上的夹具。

沐云州接过对方递给他的长剑,轻轻责备一声,“三号,怎么来得这么迟?再晚一步老子就该在大狱里过夜了……”

和士兵们厮杀的蒙面人有点抵挡不住了,忙叫喊着,“你们罗嗦什么?还不快来帮忙?”

沐云州和三号杀手挺剑杀过来,一时间十几个士兵脖子中剑飞了出去。趁着这帮士兵迟疑的功夫,沐云州带着两个同伙已经腾身上了酒楼屋顶,一眨眼不见了。

钱嘉义和慕容秋的欢笑还没持续多久,就得到了沐云州在押解途中逃跑的消息。

倩儿脸色有些不安。钱嘉义安慰她,“我们和他无怨无仇,也许现在最紧张的应该是魏忠贤。谁让他这么心狠手辣呢!”

余倩儿还是愁眉不展,不安地,“按组里的规矩,我和我的家人都应该被处死……我担心你和盼儿……”

钱嘉义正准备安慰她,就看见罗云鹏和慕容秋从刑部大狱里出来。钱嘉义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赶紧拉着倩儿迎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