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八章 拼死一搏 (三)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1944 2016-10-15 06:56:02

  小红流着泪,“盼儿,可怜的盼儿……我们怕是没法把你带回去了……”

武二进猛地拔出剑,吼着,“来吧,狗杂种!”一股鲜血冲出伤口。

林飘然恶狠狠地,“上,他们支持不了多久了……”

十几个剑客又冲上来,武大进流着泪和弟弟拼死抵抗着,身边又倒下几个剑客。大进腿上和胸口都中了剑。

武二进对小红喊着,“你带着盼儿走,快走啊!”

小红苦着,“我不走,我不离开你们……”

林飘然带着剑客又冲上来,武二进用劲最后的力气厮杀着,“快走啊,走!”

小红没理他,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剑舞动着。两个剑客倒下,武二进也中剑倒下,大进的腿一软也跪在地上。

七个剑客吼着挥剑劈来,小红几乎窒息了,“不……”

就在这时,一个蒙面人赶着马车驶来。他飞身跳下马车,手中的剑一舞,挡开了剑客劈下的剑。

蒙面人凝视着剩下的八个剑客,对小红说,“这有我呢,你们快走……”

小红马上扶起武大进,大进抱着二进艰难地朝马车走去。

林飘然急了,“别让他们跑来了,上!”

八个人冲上去。蒙面人拦住他们舞动着手中的一柄长剑,速度之快简直让人眼花缭乱,一会儿功夫两个剑客就脖子中剑倒下。其他人吓得后退了两步。

就在他们迟疑的当口,小红他们已经上了马车,疾驰而去。盼儿的哭声在疾风中远远传来……

林飘然一见小红他们跑了,大怒,“这家伙胆敢放跑东厂的要犯,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林飘然带着六个剑客又冲上来,蒙面人手中的剑轻轻一舞,三个剑客的剑就飞向了空中。这下东厂鹰爪不敢轻举妄动了,蒙面人也不恋战腾身施展轻功消失在远方。

罗云鹏和慕容秋在一家小客栈找到周纪元时,他正在睡觉。不管罗云鹏和慕容秋怎么劝解、恐吓他,周纪元就是不肯跟他们走,最后慕容秋生气了,点了周纪元的穴道,扛起他就飞出屋外。他们知道此时魏忠贤他们一定也在全城寻找周纪元的下落,本想把他藏进信王府,又怕牵连王爷。最后想想干脆带他先出城再说,反正慕容秋对小红和盼儿的安危最不放心。

他们出了城,在路上就看见小红驾着马车浑身是血地狂奔着……罗云鹏立刻掉转车头追上去。

慕容秋喊着,“小红,停车……小红……”

可是小红好像没听见一样,继续驱马狂奔。不得已,慕容秋飞身上了小红的马车,使劲勒住辕马。

小红好像才发现慕容秋一样,放声大哭着,“慕容姐,快救救二进和大进吧……慕容姐,你快救救他们吧……”

慕容秋知道他们准是刚刚经过一场生死厮杀,她冷静地,“别着急,先离开这儿在说……”说着掉转方向,冲下大道朝一片树林驶去。

罗云鹏驾车紧紧跟在后面。

在树林里,慕容秋抱着盼儿,小红则帮着罗云鹏把麒麟双鞭抬下马车。

武大进已经重伤身亡,罗云鹏悲愤不已,流着泪,“大进,大进……”

武二进一息尚存,他对罗云鹏笑笑,“大哥,我们……以后……再也……不能跟着你了……你要多……保重……”

罗云鹏:“……”

小红流着泪给他涂着金枪药……

武二进拉住她的手,“小红……没用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玉佩,“小红姑娘……这是我母亲留下的……说是要送给她未来的媳妇……可惜我没有这个福气……”

小红哭着,“二进……你会没事的……等你的伤好了以后,我们就在一起……我让慕容姐和罗大哥做我们的证婚人……二进……”

武二进脸上带着无限的遗憾,“可惜啊……”头一歪,手上的玉佩掉在地上。

小红眼里流泪,手上固执地给二进涂着金枪药……

罗云鹏拉住她,“二进……已经去了……”

小红摔开他的手,还在拼命地涂着,好像只要她努力二进就会活过来一样……罗云鹏扭过身不忍再看。

周纪元身上的穴道由于时辰到了,已经解除,他下了马车看到这一幕有些目瞪口呆。

慕容秋:“……”把盼儿交给罗云鹏,捡起地上的玉佩交给小红,“小红……二进已经死啦……大家心里都不好受,你要哭就哭出声吧……”

小红看着玉佩,泪如雨下……好半天,她抬起头,“慕容姐,请原谅我不能在你身边侍侯你了……我要把大进和二进的尸首送回他们的家乡,好好安葬!我想这是他们兄弟俩最后的愿望……”

慕容秋理解地,“好啊,到时,别忘了替我、钱大哥和罗大哥在他们的坟前磕两个响头……”

罗云鹏把盼儿还给慕容秋,无声地抱起大进和二进的尸体,把他们放进马车。

小红摸摸泪,跪在地上,“慕容姐、罗大哥,你们对小红的大恩小红永世难忘……以后你们没有大大进、二进和小红在身边,你们自己要多保重!”

罗云鹏和慕容秋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银子都找出来交给小红,连在一旁观看的周纪元也拿出所有的银票递过去。

罗云鹏扶起小红,“小红,我不能给自己的兄弟送行,他们就拜托你了……等我办完京城的事,我会立即赶去和你会合……保重!”

小红上了马车,冲他们挥挥手,疾驶而去。

周纪元感情复杂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慕容秋没好气地,“刚才在客栈你还不相信,现在看到了……魏忠贤是想在正午开堂前,把我们斩尽杀绝。你要想一个人呆着,就随你便……”说着拉着罗云鹏上了马车。

周纪元苦笑地跟在后面,也上了马车。罗云鹏抹了一把泪撇了他一眼,冷冷地,“坐好……”猛地一鞭打去,马车向前冲了一大步。周纪元坐立不稳差点掉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