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第二十七章 火势凶猛 (五)

大明悲歌之天子劫 海上奇峰 2416 2016-10-11 07:18:02

  天快亮时,字迹鉴定的结果出来了。此时,三位主审官已经混混入睡,只有信王还在强撑着,他睡不着啊。

袁承建和另外两个专家对鉴定结果做了最后的确认后,在鉴定书上各自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袁承建三人拿着鉴定书走到四位主审官面前,袁承建禀告道,“各位大人,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请各位大人过目……”

马上魏忠贤、顾秉谦和文炳勋睁开眼,彼此互相对视着……信王慢慢地接过鉴定书一看,顿时瘫坐在椅子上。魏忠贤好像早就知道结果一样,从信王手中接过鉴定书传给顾秉谦……

信王不甘心地,“你们的鉴定结果对本案的审理关系重大,你们会不会搞错了?”

魏忠贤嘴一撇,用手止住想说话的顾秉谦,叫他相安勿燥。

袁承建不慌不忙地说,“回王爷,这两幅字我们三个人反复比对了十二遍,为了怕出错,我们三个人又讨论了近二个时辰。王爷,我们敢对我们的鉴定结果打保票。”

信王把目光又转向云鹤宣,“云先生是京城有名的书法鉴别专家,本王想听听你的见解。”

云鹤宣摸着自己发白的山羊胡,“回王爷,这两幅字初看起来很相似,就是精通书法的人初初也看不出来其中的差别……老夫一开始也不敢肯定。还是袁钦班先看出端倪……”展开两幅字迹讲解着,“各位大人请看……尽管这两幅字几乎一模一样,可是在行撇时,墨迹的浓淡略有区别……这一副是许大人的真迹,他的行撇是下浓上淡,因为许大人写字和常人不同写撇是从下往上;而这幅字正相反,行撇和常人一样是从上往下,所以是上浓下淡……”

魏忠贤点点头,“经先生这么一讲,这两幅字真的在书写习惯上大不一样……”

云鹤宣:“魏公公所言极是……应该说这幅字的伪造者十分高明,几乎做到了以假乱真。可是他只忽略了一点,就是许大人有自己独特的行书习惯。起初老夫也忽略了这点,多亏袁钦班提醒,看来老夫真是老了。”

袁承建谦逊地,“云先生过谦了,小人不过是注意到了墨迹的浓淡而已,里面的文章全靠老先生指点……”

魏忠贤一摆手,“你们都不必谦虚了。你们鉴别出这封假信对本案的下一步审理关系极大,应该记功。哀家会禀明皇上重重嘉奖你们三位……”

三人跪地行礼,“谢谢,魏公公……”

文炳勋心里乱糟糟地,挥挥手,“你们先回去吧……”

三人退出公事房。四位主审官各怀心事,一时无语。魏忠贤悠闲地喝着茶。信王则愁眉不展。

顾秉谦知道此时该他说话了,他清清嗓子,“王爷、魏公公你们看这个案子下一步该怎么审?”

魏忠贤喝着茶,装作漫不经心地,“顾大人,皇上不是已经发话要我们尽快审理吗?不过,一切还得听王爷的指示……”

顾秉谦会意地对信王,“王爷,你看这下一步……”

信王强打起精神,“就按皇上说的尽快审理……”

顾秉谦讥讽地笑笑,“王爷,既然杨临江指控钱嘉义作假证,现在又得到了证实,王爷你看还用的着再开堂吗?”

文炳勋陪着笑脸,“顾大人,按程序我们应该当堂宣判……所以无论如何还要再审一次。”

信王心事重重地,“文大人说得对,我们一切都要按程序进行……”

顾秉谦逼问道,“那王爷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开堂好呢?皇上可是希望我们越快越好……”

信王被逼得没有退路,“就……今天正午……开堂吧。大家都累了,先回去好好睡上一觉吧。”起身走去。

魏忠贤站起身叫住信王,“王爷。”

信王在门口回过头,有些恼怒地,“还有事吗?”

魏忠贤微微一笑,“既然已经证实钱嘉义有作假证诬陷朝廷命官的重大嫌疑,是不是先把他控制起来为好。否则他听到什么风声跑了,我们就不好向皇上交代了……”

信王脸色铁青,“就……交给文大人……办吧……”

魏忠贤走到他面前,卑微地:“王爷,我知道你气不顺……可是我也是为王爷着想,别忘了你可是在皇上面前为这个钱嘉义担保过的……”

信王咬着牙气冲冲离去。魏忠贤嘴角露出阴险的笑容。

客光先今晚过得格外开心。在许显屯忙于抓沐云州、魏忠贤忙于字迹的鉴定时,客光先却在奉圣夫人府上和八美人在鬼混。他们赤条条地在一张大床上,滚来滚去,客光先的躯体被温玉柔软的肉体包围着,销魂不已。享受完八美人的抚爱后,客光先闭着眼任由八美人给他按摩松着筋骨,此刻他的感觉真是好极了。老子今天也享受到皇上的待遇了,客光先不由得笑出声。在八美人芊芊小手的揉弄下,客光先感到激情又回来了,他的下身变得硬邦邦的。客光先一个翻身给他按摩的美人压在身下,这个美人咯咯地笑着,更刺激了客光先。

就在他准备再次和八美人行此好事时,门突然开了。客巴巴穿着睡袍走进来,她轻轻地咳嗽一声。马上床上的八美人赶紧穿上衣服下了床,跪在地上,“女儿,参加夫人……”一个个吓得浑身发抖。

客巴巴摆摆手,“把衣服穿好,去吧……”

八美人赶紧走出屋。

客光先也穿好衣服不知所措地站在床边,结结巴巴地,“姐……有事吗?”

客巴巴冷眼看了弟弟一眼,“瞧你那点德行?既然敢作就别害怕……”

客光先低下头,“是,姐姐……”

客巴巴摸着客光先的下巴,让他抬起头,“光先,我就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以后,姐姐就靠你啦……所以,你要出息一点,别让人家小瞧了……”

客光先怯怯地:“是,姐姐……”

客巴巴收回手,“我想了一下,铁矶堡三位老大被杀的事你还是赶紧告诉忠贤吧……”

客光先犹疑地,“可是,许大人那边……”

客巴巴打断他,“许显屯糊涂,你怎么也跟着胡涂?你不想想,这种事能瞒得过忠贤吗?你不报告,自然会有人报告……再说,目前取得忠贤的信任,对我们十分重要,你懂吗?”

客光先点点头,“我明白了……我这就去找千岁爷……”

客光先知道魏忠贤一直呆在刑部衙门,所以就驱车赶去。魏忠贤一出刑部的大门,就看见等候在外面的客光先。

客光先迎上去,“属下给千岁爷请安……”

魏忠贤打着哈欠,白了他一眼,“有事吗?”

客光先凑上去耳语地,“千岁爷,属下在京郊发现了铁矶堡三位老大的尸首,从伤口看是一号杀手沐云州干的,可是许大人……”

魏忠贤一摆手,淡淡地,“这些哀家早就知道了……”说着上了自己的马车。

客光先愣愣地站在原地,心想多亏姐姐英明,否则自己就铸成大错了。看来以后在魏忠贤面前耍小心眼,要多加小心。

魏忠贤从马车上伸出头,“派人监视许显屯,看他到底背着哀家在搞什么鬼?有情况随时向哀家报告……”说着马车向前驶去。

客光先冲着远去的马车,“放心吧,千岁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